01

  「我討厭妳!」

  「我也是。」

竭力吼道,珠月抓著背包,頭也不回的跑出自習室。

目送那漸遠的背影,芮秋站在原地,蹙眉,瞬間懷疑自己是不是做錯了。

 

02

每週固定的班會時間,二年C班的學生在專屬教室裡三五成群,有說有笑。

芮秋與朋友坐在一起,懶洋洋地支著下巴,對著朋友應付式地微笑。

「十天後南北校的交誼賽就要開打了,妳們看好誰嬴?」

「當然是理昂!酷帥有型劍術超群,怎麼看南校都沒有能匹敵的對手。」

「凱爾和穆斯塔也酷帥有型劍術超群,妳看好理昂是因為喜歡他吧。」

「唉!妳怎麼把我的心思全說了?芮秋,妳也支持理昂嗎?畢竟是同族。」

聞言,芮秋一愣。

想到現在理昂身體裡的是珠月,忽然不知道說什麼。

好險她去特訓了,不然面對這個問題肯定很尷尬。

「芮秋、芮秋?」友人困惑的注視她,然後被推門聲吸引注意。

「歌羅德來了,有空再聊。」她回答。

僅僅片刻,教室便由喧嘩變安靜。二C的導師在黑板前站定,昂首抱胸,開始發言。

低沉平穩的嗓音在耳邊叨叨絮絮,彷彿咒語催人入夢。

聽話聽得無聊,芮秋的指尖一下一下點著桌面,眼睛亂瞄。

沙發、窗簾、這人和那人的臉,不帶感情的視線在游移至教室中央的方形空地時停滯。

時間倒退,聲音消退,恍惚間,憶起一年級初次開班會的場景。

當時布拉德利用闇血族教訓福星,事成後他抽身離開,留下福星獨自面對含怒的理昂。

珠月就站在那裡,方形空地的一角,福星身邊。明明才互報名字卻沒有藉口離開或像自己冷眼旁觀,看起來擔心害怕又像想幫忙。

勇敢的女孩。

至此,芮秋對名為珠月的人產生印象。

「芮秋,我們來做旗子好不好?芮秋……,芮秋?」

「……啊?什麼旗子?」她直覺地反問。

那一副我啥都沒在聽的表情,引起朋友質疑。

「我們在說幫校代表加油的旗子。妳今天怎麼了?一直失神。」

「沒事啦,我會有什麼事?」芮秋不著痕跡地扯開話題。「剛講到旗子,要來我房間弄嗎?」

「好啊,好啊,大家一起去吧。」

她抿嘴一笑,不再去想。

 

03

「不好意思,耽誤妳一分鐘,芮秋。」

上完社會學槪論,同班卻不相熟的雉精在她收拾包包時走近道。

「墨翎,有事嗎?」

「是這樣的,也許妳不知道,有段時間我很喜歡拍照,累積了不少照片。我想了想,打算把它們分送給關係人。這一份是妳的,請收下。」說著,墨翎遞出一個橫式信封。

「啊……」芮秋恍然。「我記得你之前常拿相機到處晃。」

「啊啊。」墨翎點頭。「裡面都是妳的照片,但不是主角,只是恰巧入鏡。」

「知道了,謝謝。」

墨翎微笑,轉身:「那我先走了,想加洗的話再來找我。」

「好。」她慎重地答道。

修同一堂課的學生趁他們說話的空檔紛紛離開,等著上下一門課的人湧進來。芮秋將包包掛到肩上,步出教室。

 西側廣場外側被圍上簡易支架,由外往內望,可看見未架好的觀眾席。每一盞路燈綁著緞帶花束,喜慶意味十足。為了學園祭,校方費了不少功夫。

邊瀏覽著近日校園的變化,芮秋走回宿舍。拿出鑰匙,開鎖,亮起的燈為房間注入人氣。

室友沒課提前回家了,從星期四晚上到星期日就她一個人。

芮秋進浴室洗澡,然後光腳盤坐床上,翻看墨翎給的照片。

大槪是整理很隨性,照片記載的事件發生順序不一,有惡靈事件後全班排隊等打針的眾生相,和萬聖節活動籌備會的分組照。芮秋凝視著照片,不自覺地笑了。

然而最後一張照片凝固了微笑。上面有她,還有珠月。兩人並無交集,一左一右朝反方向丟雪球,想不出是何時拍的。

仔細盯著人物服飾和背後建築好一會,芮秋才想起來。

一年級期末,某天,她經過宿舍廣場,發現同學在打雪仗,似乎頗有趣,就加入了。沒料到墨翎能在這麼亂的場面下捕捉她們的形像。

視線明明對著照片,思緒卻逐漸由回憶轉向別的。

照片中的珠月笑容滿面,丟擲的動作淘氣爽朗,竟讓她有種似曾相識之感。

說不出的熟悉。

芮秋的眼神一點點加深。

可是,像誰呢?

 

04

「妳覺得怎樣?」

「應該好了吧。」

「「芮秋,可以吃了嗎?」」

維恩與薇琪以眼睛散發求救訊號,緊盯唯一的依靠。

「讓我吃一口。」語畢,芮秋伸出筷子。

今晚她應雙胞胎之邀,到維恩的寢室吃火鍋。再三天便是交誼賽,雙胞胎想為北校貢獻心力,遂決定在賽後舉行火鍋聚會,請參賽選手出席品嚐,慰勞其辛苦。

可惜雙胞胎沒有烹飪經驗,連火鍋也只在福星的料理下吃過一次。芮秋就這麼被找來。作為一同吃過這道料理、不是校代表,又有大人樣的完美人選,負責試吃和給建議。

芮秋剝掉紅色的外殼,沾醬吃掉鮮蝦,啜飲一口湯。

「怎樣?好吃嗎?」

「食材煮得剛好,就是沒味道。你們用開水當湯?」芮秋擦嘴,問道。

「難道不是這樣?」維恩滿臉震驚。

芮秋回想和一下的火鍋夜有關的記憶:「我記得福星有找廚師要湯頭。」

「……我以為食物丟進去自然會煮出味道。」維恩勉強道。「怎麼辦,這鍋都不能吃了?」

「你們先熄火,把菜撈出來,我出去一下。」俐落地下令,芮秋披上外套推開門。

一刻鐘後她回來。一進門,她遞了個紙包給薇琪:「把這個丟進去。」

「這是?」

「雞湯塊,調味的好物,我去廚房拿的。」芮秋解釋,一面脫鞋,一面看雙胞胎加熱湯汁。「有蛤蜊嗎?洗一洗也加下去,記得試喝,確保不會太鹹。」

變涼的食材重新倒回鍋中,試吃的同時順便調味,折騰許久,火鍋總算到了能入口的程度。

「嗯,有像上次的味道。」維恩鬆了口氣。「芮秋,謝謝。」

「不客氣。」

「芮秋好可靠呢,和珠月一樣是大姐姐。不過有些不一樣,珠月很溫柔,芮秋比較帥氣。」薇琪笑嘻嘻地評論。

「這麼說,真是我的榮幸。」

芮秋誇張地挑眉,雙胞胎被她逗得發笑連連,接著鬧成一團搶火鍋料。

在吃到半飽的間隙,芮秋棒著碗,仰望向上蒸騰的熱氣。

薇琪無意間的話觸動她的心弦。

是大姐姐,由此可證,珠月給人的好形象是既定的。

勇敢、淘氣爽朗、再加上溫柔。

集吸引人的特質於一身。

——自己怎麼會跟這樣的人起衝突?

 

05

「我想出去散步。」送走來房間製作加油道具的朋友們,芮秋告訴室友。

「現在?都快十二點了,妳確定?」

「別忘記我是夜行種族。」芮秋咧嘴笑道。「我有帶鑰匙,累了就先睡吧。」

「好。」對闇血族而言晚上才是活動的時間,於是室友點頭說再見。

簡單地回道晚安,芮秋關好房門。

出了宿舍,迎面襲來一陣風,吹得臉微涼。

或許是處於比賽前夕,空氣間隱含一股緊張和熱烈的期待,無聲蘊釀,預備爆發。

這種狀似平靜實則洶湧的氣氛不是她需要的。略加思索,芮秋改踏至通往校園後方高地的步道。

高地中央有座涼亭,座落於一片小樹林間,亭子為綠意環繞,幽靜而隱密。

芮秋在亭中順著地勢往下看。往天邊鋪去的碧草地上杳無人煙,景色開闊,風聲呼呼,兩者作用,足以冷卻所有不平靜的心。

「如果有酒就好了。」她自言自語。

美景與美酒,多麼搭配。

就在認真盤算上哪弄酒之際,耳邊傳來激烈的聲響。

「嗯?」芮秋豎起耳朵。

那於風中顯得破碎的聲音由於距離拉近越發清晰。是一男一女,似乎起了口角。

應該閃開嗎?還來不及反應,來人已走到附近。男生是布蘭登,女生是彌生。

校內有名的花花公子和同班同學?

一時八卦心起,芮秋用柱子遮住身體。

「你根本只想玩我。別不承認,老實招吧!」

「假如我對妳無意,何必送妳手鍊?」布蘭登苦情道,試著握住彌生的手。「妳一定要相信我,千萬別亂想。」

「少來,有人跟我說了!集滿五大洲七大洋的女友,你以為在集點數?」

看見布蘭登一驚,彌生面色一沉,往他腹部揍了一拳。

「哎喲!」力道之大,連芮秋都覺得痛。

丟下不準再出現的狠話和暈倒的布蘭登,彌生氣沖沖的走人。

「……這是什麼情況啊。」芮秋感嘆。天知道來這種僻靜的地方散心還能撞見秘密。

輕哼一聲,她旋即釋然。

追尋的平靜沒了,不能說不可惜,可能目睹花花公子吃虧,也算值得。

芮秋從柱子後方現身,坐在亭中長凳,有些感嘆。

彌生知道甩掉渣男固然很好,只是,有件事她不明白。

她不想為布蘭登辯護,純粹有感而發。

就是,承認一件事,有多難。

 

06

「雖然我討厭妳的怯懦,但我欣賞妳。」

「我也是……」

比賽結束,芮秋特意找上珠月。

彷彿對她的坦白與自己的回答感到害羞,珠月加快腳步走了。

芮秋像上次一樣佇足目送,糾結的情緒隨兩人連結的重建緩緩淡去了。

她完全不擔心珠月不原諒她,因為她的確如自己所想,是個好人。

帶著笑意和如釋重負的心情,芮秋返回寢室。室友忙著出門,兩人寒暄幾句便分手。

晚上六點,天色由昏黃轉深紫再變為黑暗。芮秋拉開窗簾,沉默地站著,欣賞日夜過渡的美麗情景。

無論男宿或女宿皆有多人出入,面容含笑,許是交誼賽成績不錯所致。

趁最後一抹餘暉消失之前,她拉出脖頸上戴著的十字架。

金屬材質的鍊墜反射光線刺入眼睛,為時短暫,令人疼痛,像她上一段的愛情。

倘若那能稱為愛的話。

珠月。勇敢。淘氣爽朗。溫柔。

模糊無目的地想著,那個她透過珠月看見的人的影子和昔日經歷的場景漸漸清晰,浮升至意識的水面。

「你這傻瓜,敵人這麼強,為什麼不逃?一個志願兵還想幫人斷後?不要命了嗎?!」

「我也想逃啊,可是如果大家都逃了,會造成更多傷亡。即使受傷,我也不後悔……。啊!妳包紥輕一點嘛。」

她聽到自己氣急敗壞的聲音及他的傻笑。

「芮秋,星期日下午,要、要不要跟我去市集逛逛?」

她看見他結結巴巴地向自己邀約。

「芮秋,這個十字架送妳。抱歉,我只買得起便宜貨,等我升為正式成員,有錢了,再買更好的給妳。」

她看著他不自在地遞出禮物,臉都紅了。

「芮秋,我愛妳。」

她看見他鼓起勇氣,將嘴唇輕輕印在她額頭上。

「芮秋,芮秋……」

她記得他曾經那麼真摯的呼喚和微笑。

碰地一聲,手一鬆,一切全毀了。

芮秋往後一倒,呈大字形躺在床上。

其實她什麼都知道,關於自己為何常被珠月惹得生氣,莫名其妙的針對她,和吵開後的煩亂。

只是不想承認而已。

因為一旦承認了,就會憶起很多東西。自己的背叛,自己的失敗,自己的錯誤,以及,確實回不到過去這件事。

珠月身上的一些特質令芮秋想起斐德爾。她不想看一個像他的人委屈意願過日子。所以她銳利的跟珠月說話,希望她察覺自己的問題。

繞了一圈,她只是想透過幫助珠月來補償心中對斐德爾的虧欠。

實際上,什麼也沒有改變。

「……真是無聊啊…………,我。」

這麼說著,芮秋用手臂蓋住眼睛。脖子上掛著的十字架滑至壓著的紅色秀髮上,在室內燈照耀下散發冷冷的白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ihan25 的頭像
yihan25

人生是一場美麗的幻覺

yihan2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