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高懸天空,白雲隨風飄流,由巨型青銅城門和粉藍拱頂建築組成的聖佩羅安,今天也如同往常般美麗熱鬧。盤踞在這座宏偉城市東北角的皇宮,攜帶佩劍的衛兵們站在各處,定點守護屬於皇帝的一切。一輛馬車緩緩駛向灰石堆砌的拱門。核對完身份,來訪者被允許入內,車輪骨碌碌地向前,載著車廂滾遠了。

與此同時,佈置典雅的書房裡,嘉德皇帝弗朗斯十一世和他的護衛官隔了一張小方桌相對而坐。桌上擺了一盤棋,黑子白子混雜而立。皇帝陛下雙手抱胸、眼神平靜中帶著一絲得意。大鬍子的護衛官則低頭苦思,為難寫在臉上,孰優孰劣一目瞭然。

  思索了半天找不到出路,護衛官雙手一攤,認命的嘆道:「陛下,屬下認輸。」

  「哦?這麼快放棄太可惜了吧,再挑戰一次怎樣?」皇帝陛下回答,帶著意猶未盡的笑容。

  「抱歉,屬下想起有公務要處理,就不奉陪了。」不想再被殺得落花流水,護衛官正經八百的回答,恭敬的低下頭,企圖起身閃人。

  「你是朕的護衛,沒有事比留在朕身邊重要。再下一盤、一盤就好。」兀自決定好的皇帝說著主動清空棋盤,將白子黑子一一挑起、分為兩列排好。「這次朕讓你三子,不錯吧?你也有動力再來了吧?」

  「陛下……」大鬍子悲憤的抱頭大叫:「您分明知道屬下不擅長下棋啊!」

   聞言,弗朗斯陛下望向遠方,目光黯然而哀傷:「你跟在朕身邊這麼久,知道朕就這麼一個興趣。念在朕平時致力國事的份上,就行行好,陪朕放鬆娛樂一下吧。」他特意放輕聲音,語氣和表情搭配得宜,富有渲染力。

  ——有內閣攬去八成國事,你在裝什麼可憐啊!!護衛官內心大喊,沒給皇帝騙過去。可是想歸想,對方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他自然不敢拒絕(也沒膽反駁),只好拾起棋子,深呼吸鎮定情緒,做好再被痛宰的準備。

  也許護衛官的無奈被光明女神聽見了,下一秒,外面傳進一陣著急的敲門聲,將他從水深火熱的處境中拯救出來。

  「怎麼了,誰啊?」皇帝陛下扭頭過去問。這種敲門的方式不符合宮廷禮節。

因為門關著,他的音量有點大,懸在空中執棋的手遲疑的放到桌面,落在棋盤旁邊。

  來人似乎興奮過頭了,竟然沒報上身份,逕自放聲大喊:「陛下,方才我們收到了一個重要消息——血族親王寄來一封信,指名要給您!」

  由對方說話的嗓音辨識出其身份,護衛官微微睜大眼,頗為驚訝。站在門外的是菲澤爾.費查,保守派的代表,嘉德帝國首席外交大臣,負責替皇帝跟大陸上另外六個國家以及三群非人種族打交道。印象中是個溫和穩重的人才對?

  「什麼,是血族親王?!快,拿來我看看。」弗朗斯十一世一聽猛的站起身,棋也不下了,竟然自己走過去想開門。眼見皇帝的注意力全被吸引過去,護衛官敏感的意識到不妥,於是快步跟上,不著痕跡地擋在弗朗斯面前,像尊雕像一樣擋在門口由上而下省視菲澤爾。

  護衛官戒備的眼神好似冷水當頭澆下,本來情緒高昂的菲澤爾頓時冷靜下來。他輕咳一聲,拿出外交官的風範,以手扶胸,向弗朗斯行了個無懈可擊的禮。

「陛下,日安。在下一時心急忘了請侍臣通報,請原諒我的失禮。」

「朕恕你無罪,快交出信來!」弗朗斯大手一揮免去其餘的客套語言。此刻他一臉急切,和下棋時的平靜樣差了十萬八千里。護衛官甚至懷疑,要是菲澤爾再說下去,皇帝隨時會衝過去搖他的肩膀。

「是的,陛下。親王閣下的信函在此,請您收下。」

  放眼整個嘉德帝國,能與皇帝當面說話的人不少,但知道他和血族親王淵源的人,僅一隻手就數得出來。護衛官在弗朗斯十一世身邊待了十三年,各方面的事多少聽過一些,隱約知道陛下的祖先和血族有關係。至於菲澤爾,則因為負責對外交際,自然瞭解皇帝看重血族,但若是要他解釋原因,也說不出個所以然。

血族親王的信裝在黑底封套中,上面有著銀色線條交織組成的繁雜花紋,整個看起來冷艷又華麗。呈上信件,簡單的交代信送來的過程,菲澤爾鞠躬退下,預備回辦公室等候皇帝的差遣。他一離開,房間隨即陷入一根針掉下來都聽得見的安靜狀態。

目送外交大臣的背影消失在長廊盡頭,護衛官關好門,轉身凝視弗朗斯陛下閱讀信件,腦中回憶他記得的關於血族親王的訊息。

  現任血族親王名為安斯艾爾.卡珀爾恩,據說為黑暗之神親手創造,誕生於比眾神隕歿更早的年代。就這點而言,他的年齡比嘉德建國至今的歷史還悠久。不難想像,在他擁有的智慧與見識面前,任何一位學者長老都會情不禁地下跪。

血族跟任何一個國家都不算特別要好,不過在各國和其他種族的領地皆設有駐點作為彼此的連絡窗口,必要時,他們也會針對需要的族人提供幫助。安斯艾爾不愛管事,他將執行細節等具體事務交給部屬規劃,自己只負責指出一族發展的原則和大方向。某層面來說,血族親王算是對權力不熱衷的類型。

另外,親王閣下為人低調、形象神秘一事,也值得一提。

以人類為主體的諸國在教皇希爾一世邀請龍族、精靈、血族出席加冕典禮和殲滅魔物後立下了各種族共同參與大陸事務的典範。上述三個非人類的種族裡,以精靈和人類的互動最為頻繁,血族居中、龍族最少。各國在君王登基、皇族慶生,以及特殊紀念日等重要場合皆會邀請非人種族列席,反過來說亦是如此。無論是梅克倫、康沃爾之類的小公國,或是薩拉特、嘉德這樣強大的帝國,每年民眾都有機會瞻仰非人種族內高層領導者的英姿。

——唯一的例外,便是血族。

血族親王幾乎不在大眾面前亮相,即使受邀,也多派代表出席,或單純致上賀禮。根據歷史文獻記載,距離親王閣下上一次公開露面已過了二百年,未來他何時會出現實屬未知。血族親王的這個特性被很多人私下詬病過,甚至傳出他其實身患重症或相貌醜陋羞於見人之類的流言,偏偏親王閣下毫不在意,關起門來照樣我行我素的生活。

奇怪的是弗朗斯陛下對這位親王的冷淡並不放在心上,逢年過節寫信問候不說,在處理和血族有關的議題上更是盡可能抱持友好和善意,令人摸不著頭緒。所幸這種情況不影響帝國和血族互動,大家也懶得追究。

護衛官的腦袋飛快運轉之際,弗朗斯十一世已經讀完內容。不知道是因為信上寫的字少或陛下的閱讀速度過人,一封信花不到一分鐘就全部看完。

弗朗斯把信放到桌上,接著坐進椅子,深深地低下頭,臉埋進掌心。

擔心信裡寫了壞消息,護衛官猶豫是否該上前勸慰,只不過接下來發生的事超乎他的想像——皇帝陛下竟然笑了。

皇帝的喉嚨爆出一陣笑聲,起先斷斷續續的,而後迅速轉為不可抑制的肆意和洪亮,在書房間迴盪,久久不散。有了那陣笑聲的烘托,被窗外陽光照射的室內似乎顯得更加明亮。那種笑源於真正的喜悅,純粹、真摯、不摻有一絲雜質,在成人世界中很少見了。護衛官覺得很驚訝,不知作何反應。等弗朗斯笑完,本著無法掩飾的好奇,他壯起膽子弱弱問了一句:

「……陛下,請問是發生好事了嗎?」

「哈哈哈哈,說得沒錯,確實是好事!!!」好不容易閤起笑到快裂的嘴,弗朗斯十一世把護衛官留在原地,收起信快活地往外走,沒回頭給予任何解釋。

 

萬物休眠的深夜,聖佩羅安的燈火幾乎全數熄滅,唯有城門和皇宮等幾處重要地點仍保有光線,宣誓人類的活動不因畫夜交替而改變。在一片深沈無邊的黑暗中,一個平時罕有人造訪的角落難得亮著光。

那個角落名為皇室寢墓,是一棟漆成純白的樓房,裡面陳列著裝有歷代嘉德皇帝遺體的石棺。棺材上方設置了玻璃櫃展示他們生前使用的物品,後方的牆壁則掛著皇帝們生前的肖像畫,有的選擇用青銅仿照真人塑成雕像,活靈活現的表達出威嚴或溫和等不同氣質。

弗朗斯十一世隨意坐在皇室陵墓二樓中庭的走道上。皎潔的月光像瀑布似的由琉璃製成的天井採光罩傾洩而下,他抬頭凝視著柔和冷清的光輝,感到前所未有的美好。

弗朗斯是從一樓走上來的。陵墓只有三層高,每層面積倒不小。每經過一位皇帝的石棺,他便舉起酒杯,朝躺在裡面,已經沒有知覺、更不會說話的祖先一一致敬。從一世到十世共敬了十杯酒,他累了,就在二樓找地方坐著休息。

皇宮裡瞞不住半點秘密,今晚過後,也許僕役或大臣間會流傳起『陛下喝醉發瘋、跑到墳墓鬧事』的八卦消息吧。可是他不在乎。祖先們心心念念的願望在今天終於實現——應該說,離實現邁出了第一步。這對等待許久的他們來說,是莫大的慰藉。

就像過去教廷存在著教皇之間才知曉的秘辛,嘉德皇帝也背負代代相傳、非完成不可的任務。

眾所皆知,嘉德帝國在弗朗斯二世執政時已是大陸第二強國,但奠定它繁榮基礎的並非一世到十世之中任何一位皇帝,而是在三世唐恩成年前負責統理國事的攝政王——愛德華.克里斯.斯弗萊特.嘉頻林。

攝政王擁有許多頭銜,後世習慣以「史上最偉大的魔法師」稱呼之。不過弗朗斯十一世習慣叫他為克里斯,因為攝政王早年遊走四方時,使用的就是這個名字。

單就執政的時間來看,克里斯只有十八年,是所有皇帝中最短的,放在嘉德長達一千七百五十二年的歷史來看根本微不足道,然而他留下了寶貴的遺產,足以讓所有在他之後接下大位的皇帝感動到痛哭流涕。

克里斯大刀闊斧地改革長老院,將權力分給新興貴族和市民代表,帝國各階層的意見得以發表,社會運作也趨向穩定。他建立內閣處理各種事務,雖然無形中縮滅了皇權,卻也在很大程度上減輕皇帝的負擔。他配合教廷開辦學校教授識字和思考,加上圖書館的普及,嘉德成為奧林大陸思想啟蒙的搖籃,最讓人想移民進來的國家。克里斯閣下把國家的文明往上提升了一個層次,每個人都感謝他的貢獻,並且驚艷於他的創見。

因此,克里斯閣下在日後繼任的所有皇帝心中意義非凡,特別是對曾受過他指導的弗朗斯三世和四世而言,克里斯是他們的楷模,亦是他們的驕傲。克里斯在弗朗斯四世執政第四十八年的春天過世,帝國上下為之哀慟,皇帝決定成立紀念館、蒐集屬於克里斯的物品,供民眾緬懷這位偉人。與克里斯交情甚篤、早先回歸女神懷抱的教皇希爾一世在帝都居住的寓所,也被列入蒐羅清單。

希爾一世於睡夢中靜靜的離開人世,生前沒立下遺囑,亦無血親存世。考慮到教皇陛下和克里斯閣下的良好關係以及他為大陸所做的貢獻,弗朗斯四世有意收購那棟暱稱為薔薇小屋的房子,看要獨自再成立一個紀念館,還是與克里斯閣下的合併都好。

哪知道在弗朗斯四世展開行動的前一夜,血族親王直接派部下搬走小屋。四世撲了個空,氣得咬牙切齒。

當時皇帝對血族親王未先知會就擅自動手的行徑表示強烈不滿。他召來血族駐嘉德的代表親自質問,偏偏對方早收到上級指示,對此事同樣立場堅定。血族的代表回答,自家親王作為希爾教皇僅存的要好朋友,負責照看教皇生前居住的小屋真是再適合也沒有了。至於皇帝陛下嘛,相較於親王閣下,跟已故教皇的情誼過於淡薄,可能不適合擔起此重責。最後雙方不歡而散,弗朗斯四世拂袖而去,差點把血族通通驅逐出境。

可惜想歸想,皇帝陛下不至於如此莽撞。他深知一旦趕走血族就是開戰的訊號,即使帝國接替衰弱的查理曼成為最強大的國家,弗朗斯四世也做不到為了一棟房子就和整個血族為敵。因此他強迫自己按捺怒氣,計畫日後將小屋要回來。

弗朗斯四世這一忍就忍到自己臨終。血族親王軟硬不吃,賄賂、威脅、請求,任何想得到的手段完全對他起不了作用。皇帝陛下不甘願的撒手而去,臨走前對將要即位的五世千叮嚀萬交代,絕對要讓薔薇小屋回到嘉德。

他大約沒想到,弗朗斯五世仍無法說服血族親王。於是這個艱鉅的任務交付給了六世,在接下來的日子裡隨著歲月變遷逐漸成為皇帝們的執念。

弗朗斯十一世踱著極為緩慢的步子走過前幾任皇帝安息的石棺。他啜飲一口美酒,嘴角微揚。

「父親,祖父,曾祖父…………今天我總算達成了我們的承諾,高興吧。」語畢,他由寬袖長擺外套的上層口袋取出大臣送來的信。打從弗朗斯四世和安斯艾爾為了小屋的歸屬產生爭執後,血族親王首次針對皇帝的要求做出拒絕以外的答覆。

光滑的信紙上率性狂放地寫著六個字:

『等我死了再說!』

這句話看似敷衍,又像充滿惡意的玩笑。實際上十一世知道,血族親王是說真的,他是認真在回覆自己的請求。這封信富含深意,必須經過深思方能理解原旨。

沒有什麼能夠永恆,等安斯艾爾去世,血族和希爾一世剩下的一點連結就會斷絕。失去親王看顧,小屋可能遭到荒廢,最後在陽光底下腐朽崩塌,化為地上的一堆泥。相反的,嘉德帝國可能持續存在,王位上端坐的人跟克里斯擁有血緣關係,會努力維護和他相關的東西。

哪怕自己等不到也無妨。未來小屋被歸還時,也會有另一位皇帝像今天的他一樣來探望祖先,告知他們「那個願望實現了」。

屆時,若是死後有知,他一定會像現在這樣,盡情飲酒微笑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ihan25 的頭像
yihan25

人生是一場美麗的幻覺

yihan2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