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球,任何國家都有因歷史和風俗自然衍生的傳統節日,此外,受到文化交流的影響,人們也會慶祝一些起源於外國,但意義非凡的節日。對狄希斯.伊羅卡這位來自魔法大陸的古老神靈而言,過節的意象被簡化很多,有些能放長假、有些要吃傳統糕點、有些會舉行特殊活動;其中,最重要的,莫過於二月十四日的情人節。

  一百歲的某天,狄希斯告訴冒險小隊的伙伴,說他遲早會遇見喜歡的人。然而,真正和那樣的人相遇時,他已經二千四百多歲了。幾乎用盡一生,才等到一位宛如靈魂另一半的對象。這樣的他,在得知地球有個專門向情人承諾愛和永恆的日子的那刻,心想的是該如何準備,以便和對方歡喜共度。

  一月下旬,早晨,葛霖出門上班,嘉弗艾在寢室睡回籠覺,家裡安寧靜謐。狄希斯獨自佇立書房,盯著牆上的月曆,內心迷惘——

  即將到來的情人節,究竟要送葛霖什麼禮物?

  第一年的情人節,家裡全靠葛霖賺錢,開銷不小,於是狄希斯參考食譜,用微波爐作了布朗尼巧克力蛋糕,灑上糖粉放進紙盒,連卡片一同送給葛霖。想不到葛霖的贈禮也是巧克力——一盒金莎。

  初次送給情人和情人初次送給自己的禮物相似,是件令人莞爾的事。那晚,他們一人一口將蛋糕分著吃完,氣氛美好。

  第二年,狄希斯開始工作,經濟寬裕起來,便想送情人較昂貴的禮物。認真上網搜尋幾天,他訂了一件工藝品:鮮紅的玫瑰製成永生花,在透明玻璃罩與木質底座構成的空間中綻放,按下開關就能當作夜燈,漂亮又實用。葛霖為他挑的是一個折疊式相框,原木色的外框,內頁左邊可放照片,右邊玻璃夾層下擺滿形色不一的乾燥花。如今兩件物品都被珍重地放在寢室的床頭櫃。

  第三年,也就是今年,由於情人節的二大象徵物品全送過,狄希斯不得不認真思考禮物的準備方向。

  他知道無論送什麼葛霖都會高興,就因為如此,他更不願隨便。

  在書房踱步數圈仍無頭緒,狄希斯直接回寢室,期盼不同的環境能刺激靈感盡快產生。

  「喵?」高處傳來一聲貓叫,見主人沒反應,又再叫一次。

  慢半拍才察覺寵物出聲,狄希斯有些驚訝。本來只在床鋪跑跳睡覺的貓不知怎的溜到衣櫃頂端,坐在雜物間硬擠出來的空位,居高臨下對著自己叫。

  「嘉弗艾,那裡灰塵很多,快下來。」

  狄希斯伸手作勢要接住貓,偏偏嘉弗艾不肯往下跳。僵持半晌,狄希斯只得退讓,任貓沾得滿身灰。

  「你怎麼想上去那麼擠的地方?」

  狄希斯坐在床沿,對高處的貓自言自語,望向衣櫃的碧藍色眼睛寫著困惑。

  衣櫃……用來放衣服的傢俱……衣服!

  狄希斯心情振奮,終於想到好點子了。

  二月上旬,午後,狄希斯到鐘錶行已過半天,葛霖坐在書桌前,盯著面前寫字的紙條和原子筆,陷入猶豫不決的局面——

  今年情人節,到底該送狄希斯哪樣禮物?

  葛霖很清楚情人在地球新養成的嗜好:歌劇、交響樂、古董鐘錶。每一項都能延伸出數種產品,也不難取得,比如表演的門票、唱片、介紹相關知識的書籍。再把他從少年時期就感興趣的繪畫加進去,能選擇的範圍就更大了。

  由於什麼都能選擇,導致葛霖遲遲無法決定。

  嘆口氣,他整個身子陷入椅背,凝視頭頂的天花板出神。一道黑影俐落的跳到桌面,不知有意無意,一屁股坐上那張紙條,彷彿要強調自己的存在感。

  「喵!」嘉弗艾叫道,長而黑的尾巴輕拍桌面。

  「嗯,怎麼啦?」葛霖回神,詢問似乎有事找他的貓。

  嘉弗艾危險地瞇眼,拍桌的力道加重,一副你應該知道怎麼還反問我的神情。

  葛霖瞬間心領神會。

  「我忘了!說好今天帶你去美容院,得快出門才行。」葛霖將紙條對折塞進口袋,貓跳到地板,領他回寢室穿外套,拿錢包和鑰匙。確定外出準備完成,嘉弗艾讓葛霖抱在懷中,搭電梯下樓。

  根據觀察,寵物美容店一般在年前三週客流量會逐漸增加,除夕之前的週末到除夕當天最為繁忙。葛霖不想費時排隊,不想在放假之際加重店員們的負擔,趕在月初便提早送嘉弗艾過去。

      持續光顧店家二年的黑貓,早以它的好脾氣和優秀的表達能力成為美容院人人喜歡的寵物。葛霖推開門,相識的女助理見到他,興奮得快步跑過來——不是迎接客人,而是為了抱貓。其他人見狀紛紛湧上,爭相向嘉弗艾打招呼,一群人說說笑笑地步入工作區。

  這種類似嬪妃迎接帝王的陣仗葛霖見慣了,熟練地跟進去陪伴寵物。

  最後的剪指甲和刷牙服務結束,葛霖到櫃台結帳,摟著貓,拎著免費贈送的福袋離開。

  「這個要四十元呢。」葛霖坐進駕駛座,轉頭拿福袋讓貓檢視。「結果店員直接送你了,你的魅力可真大。」

  嘉弗艾喵一聲,尾音拖得很長,像是在說那當然。

  圓形的福袋僅有掌心大,是用紅布做的,正面貼著一串立體的七彩小鞭炮,袋口穿著同樣紅色的緞帶,方便飼主把福袋固定在寵物身上。

  漆黑的毛皮襯著艷紅的袋子想必很亮眼。葛霖試問貓的意願,嘉弗艾坐直身體,仰起下巴,讓人把福袋繫上脖頸。效果非常完美,福袋柔化了貓與生俱來的高傲,越加突顯討喜可愛的氣質。葛霖注視著大槪是有史以來首次配戴飾物的寵物,讚美的言詞尚未說出,靈感的小燈泡搶先亮起,驅散了所有的游移。

  放好貓開車回家,葛霖急忙打開電腦,在網頁輸入關鍵字。

  狄希斯和葛霖各自暗中進行籌備,眨眼間到了二月十四日。吃完晚飯,按例要互贈禮物。

  嘉弗艾懶懶地走出飯廳。今天是兩個人類慶祝的日子,與貓無關。該去抓板磨爪子,還是到飄窗前的軟墊小憩?回客廳看電視也不錯,它想,真是為難。

  「情人節快樂。」狄希斯衷心的說,將禮盒放上清空擦拭過的餐桌。

  「你也是,情人節快樂。」葛霖接著把他預備的那一份放到狄希斯的禮盒旁邊。「去年你第一個拆禮物,今年換我先。」

  語畢,他主動用手開箱。

  狄希斯送的禮盒外觀扁而寬,模樣看來很適合放置……

  「衣服?裡面裝的是衣服嗎?」

  不等情人答話,葛霖逕自加快拆封速度。果然他猜對了,盒子放了一件襯衫和西裝背心,布料和剪裁透露著高級質感,再看牌子,確實出自名牌。

  「格紋襯衫,駱色背心……正好我衣櫃沒有。」葛霖興致昂然地拿著衣服在身上比劃,又進入寢室試穿,再出現時一身光鮮,宛如雜誌模特兒。

  「好在沒買錯尺寸,跟你很配。」狄希斯微微一笑。

  「第一次有人買衣服給我,謝謝。」葛霖湊近情人,在對方頰邊落下感激的吻。「快看我給你準備了什麼。」他把自己的禮物推過去,得意的昂起胸膛。「我敢說,你一定會覺得驚喜。」

  能觸動一顆二千多歲的老心,聽起來是很厲害了。狄希斯雙眼含笑:「真讓我期待。」

  懷著愉悅的好奇,他伸手解開綁禮盒的絲帶。

  狄希斯的動作輕柔,幾乎可以用慎重來形容。拆開的包裝紙被折疊收好,和綑成束的絲帶一起放在旁邊。

  盒蓋掀開一角,露出鮮亮的小塊布料。狄希斯直覺聯想到手帕或襪子,可是不像,太花俏了,也不像貼身衣物。

  腦內無邊際的猜測亂轉將近半分鐘,狄希斯將蓋子完全移開,內容物的全貌讓他瞳孔猛然一縮。

  紅絨披風,高立領,下擺寬長,氣派華貴。三層式領圈,銀灰色鬆緊帶,搭配绣花蕾絲布,造型莊嚴典雅。皮革大衣,毛領蓬鬆濃密,散發野性的氣質,附上珍珠寶石組成的皇冠,以及有大蝴蝶結的銀鈴項圈。每件都十分精緻,但尺寸明顯不對。

  狄希斯沉默片刻,開口:「這些是嘉弗艾的?」

  「對啊,我帶它去美容,發現它挺適合穿這些,就買下來了。」葛霖興高采烈的回答。

  狄希斯皺眉:「情人節禮物,不是應該送給情人的?」

  「嘉弗艾是你的貓,你的寵物,送它禮物不就等於送你禮物?」葛霖反問。

  「…………」

太有道理了,狄希斯.伊羅卡完全無法反駁,只能抿嘴看著情人到飯廳門口呼喚寵物。

  嘉弗艾悠哉悠哉的晃進來,可能剛舔過身子,毛有點濕。葛霖抱它上餐桌,挑了個背景簡單的位置,再拿梳子幫它全身仔細整理。

  「喵喵喵?」這些東西是做什麼的?

  修到貓語四級,葛霖不用情人翻譯,邊梳邊回答:「我買了你專用的衣服和飾品,待會穿給我們看看?」

  「喵喵喵!」是貓的禮物嗎?好啊!

  葛霖捧著存好幾個月的錢買的相機,由各個角度拍攝嘉弗艾,每件衣飾分別拍完,再配成一套重新入鏡。他頻頻按快門,不停讚美貓,忙得開心充實。

  狄希斯雙手抱胸,倚著門柱,安靜而認真的思忖——

  驚喜,驚喜,交往第三年的情人節,他只有驚訝,沒有歡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ihan25 的頭像
yihan25

人生是一場美麗的幻覺

yihan2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