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權貴、富豪、文人群聚的京城,東平郡王也是常受到議論的熱門人物。

  最早謠傳郡王的父親,安定王周平,由於辦事不利遭兩任皇帝冷落。然而其子幼年即破例封爵,間接否定此說法。

  接著至親逝世,東平郡王不感到哀戚,使他被認為沒心沒肺。這項評價因時間流逝泯然於眾人之口,只是內心如何想,實屬未知。

  東平郡王日漸成長,優秀的外貌逐漸引來矚目。不少閨閣千金甚至散播自己和那位殿下的緋聞,以求獲得他注意。偏偏東平郡王一概置若罔聞,緋聞自然不了了之。

  十八歲時東平郡王成親了,妻子竟染上重病,於年內過世,加上郡王的兄長皆亡故以及生母病弱,令人暗自懷疑王府風水有問題。

  即使坊間盛傳東平郡王的流言,他空出的妃位仍十分具吸引力,有適齡女兒的人家無不關注郡王殿下,希冀與他聯姻。出乎京城人的意料,郡王最終奉旨成親,迎娶來自巴蜀的謝家二小姐。

  就民眾的印象而言,新任的東平郡王妃是位麻煩人物。初次進京,她用巫舞教訓公主和伯府的公子,二次進京,她被指控毒害皇帝。待嫌疑洗清,郡王讓她閉門休養。後來,他說她有事返鄉,從此沒再出現。

  郡王妃消失之前曾遭挾持,有人揣測王府無法容忍這個汅點,藉機休掉她。有人認為王府不滿謝家和郡王妃煉丹,趁皇位交替撇清關係。有人猜想郡王夫妻目前分居中,郡王妃被送去鄉下,直到府裡准她回來。

  「郡王妃的胞姐驟逝,作為長房僅剩的女兒,她理應回去探望。」面對疑問,東平郡王和王府的下人一致表示。

  一天二天,一年二年,昔日的郡王妃淡出記憶,她的丈夫倒又成了焦點。二十三歲的男子,無妻妾子嗣,或許會就此終老一生。相關人士不禁躍躍欲試,送禮物套交情,試探殿下有無意願再納女子。各路人馬圍住郡王和王府,鬧得沸沸揚揚。

  不同於先前東平郡王採取無為的方式任他人自討沒趣,這次某人不經意的舉止,幫他打退覬覦者。

  那人名為林信芳,是韓國公府上的三公子。

  韓國公府地位顯貴,名聲極盛。為了延續家族繁榮,長輩對子女管教甚嚴,男孩一到固定年齡便正式當差,好磨練心性和能力。

  三公子在這個觀念的驅使下遇見東平郡王。他剛辦完差事返京,不急著回國公府,先去常上門的麵食店飽餐一頓。

  打發僕從,三公子晃到座位區,向伙計點了湯麵和小菜。時辰由未時過渡到申時,窗戶放下簾子遮擋午後的斜陽。

  等菜送來的空檔,三公子打量周遭,一道沿樓梯而下的身影留住他的目光。正好那身影放慢速度,確定沒認錯,三公子匆匆邁步向前。

  「殿下。」他立定,致意。

  「信芳。」東平郡王穿著簡便,面色和煦。「據說你離家半個月,何時歸來的?」

  「剛到而已。」三公子笑道。「居然和殿下在此偶遇,真是榮幸。」

  「這家店風評好,我和內人久仰大名,特地來嘗鮮。」

  東平郡王解釋,三公子這才察覺他身後有人,趕緊行禮。

  「您好。」

  女子上前還禮,落落大方,抬頭微笑。

  「這是林信芳,韓國公府上的三公子。」東平郡王替他們互相介紹。「這位是內人,謝柔嘉。」

  頻頻有人通行的樓梯口不宜久駐,雙方寒暄後旋即道別。用完餐,三公子乘車回府。韓國公與國公夫人見兒子平安返家十分歡喜,拉著他連聲關切。

  三公子將遇見郡王夫妻的事告訴父母。身為女眷,國公夫人聽得饒富趣味。

  「郡王妃是怎樣的人?」她問。

  「很安靜,可是氣質跟名門小姐不同,這我看得出來。她,是有閱歷有故事的類型。」回憶那女子顧盼間流轉的自信神采,三公子慢慢說,啜飲一口茶。  

  「哦?」

  「休妻或分居大槪不是真的,他們倆挺恩愛,還牽手離開。」

  「胡說!」國公爺忍不住打岔。「郡王殿下端方守禮,正經自持,怎麼可能當眾和人卿卿我我?」

  「不騙你,他們是這樣走的。」

  林三公子做出十指相扣的樣子。他父母瞪圓眼,無言了。

  這番閒聊結束,三公子帶來的消息被國公夫人透露給女兒和妯娌姐妹。東平郡王妃現身和他們夫妻情誼深厚的八卦,從國公府飛也似地傳出去。

  天下事皆瞞不過皇帝的耳目,何況內容涉及皇室。

  得知東平郡王妃回歸,皇帝陷入沉思。

  叔叔的家務事他管不著,但郡王妃會煉丹。當年他服用她煉的丹藥,效果甚好。始皇鼎遺失了,他已派人去找,有生之年總能找到。他擔心的是,那位脾氣大又難捉摸的郡王妃,未來是否肯煉丹?

  他大可憑皇帝的身份下令,但十九叔有功於他,為難他的妻子不妥。還是提早拉近關係吧?

  仔細盤算一番,皇帝傳旨,讓東平郡王夫妻後天入宮。

  當日當時,訪客進入偏殿,向端坐主位的皇帝下跪。

  「都是一家人,十九叔別客氣。」年輕的皇帝拉起東平郡王,望向謝柔嘉。「朕一直承蒙叔叔照顧,不知如何感謝他,恰巧聽說嬸嬸在,就想大家見面聊聊,促進感情。還請別拘束,把這裡當自己家。」

  謝柔嘉笑著應是。皇帝龍心大悅,賜人入座。

  宮女端著糕點茶水走近,甜食鹹食應有盡有,鋪滿桌面。

  皇帝健談擅於找話題,東平郡王應答得體,問起謝柔嘉的話她也會說個幾句,即使在座的僅有三人,氣氛依舊和諧。

  忽然響起急促的腳步聲。無視侍衛阻止,顯榮公主闖進室內。

  公主掃視室內,一發現謝柔嘉,神情明顯不悅。

  「皇兄,您為何召見這女人?就為了煉丹?那多危險您忘了!」

  「顯榮。」皇帝皺眉。

  「有什麼好氣的,我說錯了嗎?」公主笑得譏諷。「自從找到那對邪物,父皇性格丕變不說,甚至立了逆賊當太子,險些害江山旁落。這樣的先例在,您還想煉丹,還來討好這女人,是不是傻了!」

  「來人,帶公主下去!」皇帝厲聲道。

    「這女人的血能開啟邪物,她不是好人,」被往外拖的公主不甘心的怒吼:「謝柔嘉,妳這妖女,還不快滾出去!」

  聞言,皇帝倒抽一口氣。

  下一秒,異變降臨。公主嘴巴張闔,卻無法發音,嚇得臉慘白,渾身顫抖。

  皇帝又驚又疑。回頭只見謝柔嘉伸直手臂,五指彎曲,朝公主作出掐緊的動作。

  雖然隔著距離,她並未碰觸公主,也能想到是她讓公主變成啞巴。

  「多謝皇上款待,我先告退。」

  謝柔嘉收手,行禮,逕自往外走。東平郡王配合地起身。

  好不容易皇帝回神,郡王夫妻已出宮。

  顯榮公主又被郡王妃施巫術教訓的事立即通報給太后和太皇太后。倆人哭著叫太醫,可惜無藥可治。

  「小五,你說那女人可不可怕?每次她來我們就倒霉。」太皇太后哽咽道。

  「朕會派人向郡王妃致歉,祖母放心。」皇帝耐心安慰。

  哄了半晌,託詞要處理政務,皇帝告辭。

  前往書房的途中,他默默嘆氣。

  都看到顯榮可憐,誰能體會他可能因此錯失長生丹的心情?

  皇帝苦笑,而後搖頭。

  不過十九叔也跑太快了,好歹留下打圓場吧。

  ——慢著,聽說他們感情好?

  莫非叔叔跟著離開,是認為郡王妃沒錯,根本不打算這麼做?

  ……他還記得他姓周嗎?

  想著自己或許窺見叔叔不為人知的一面,皇帝佇立原地,陷入沉默。

 

  完

創作者介紹

人生是一場美麗的幻覺

yihan2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