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所謂的不幸啦,悲劇還是惡耗什麼的,我想,它們找上門的時間或許很重要。不幸本身具備使人難耐的痛苦,一旦臨降的時機不對,往往會在人心裡造成二度傷害。東平郡王聽見謝柔嘉被山石埋住的敘述給我這種感覺。大槪是他在吃早飯的時候得知這件事吧。就我而言,早晨象徵了新的開始、陽光、希望、美好,我們預期世界的運轉一如往常,我們以為和喜歡的人會有未來;然而,這麼微小的願望,其實也是難以保有的。看到這裡挺同情東平郡王,他的一天就這麼被輕易地毀了。讀者肯定謝柔嘉不會有事,與她同為書中人物的郡王則不然,非到作者讓他知道她脫困的那一刻,他不會從打擊中走出來。

  東平郡王和謝柔嘉在京城的碼頭分別到現在大約過了一年,算算這些日子,謝柔嘉在鬼門關前走過兩次。一次是在青山礦場獻祭,郡王收到調查結果時事情已經結束一陣子、一次是被家族追殺,郡王雖然晚到,卻成功阻止大夫人和謝柔惠下毒手。至於這次是第三次,發生得猝不及防,他預料不到,想幫忙也晚了。

  多虧過去十年累積的冒險經驗,鍛鍊出東平郡王過人的心理素質。分明被打擊得失去表情,說不出話吃不下飯,卻沒為此失控到無法自制,還能分出注意力聽文士報告藉由各種管道收集來的彭水的情報。真想感嘆郡王好堅強,可是也讓我好心疼……

  分析當時在場人士的作為釐清出來龍去脈,想著東平郡王一定很難過,文士安慰殿下,希望他別因為沒到場而自責。他說完,郡王詢問要黃主簿每天呈報的信來了沒?他說他只想知道謝柔嘉是否活著,其餘一切——包含他們父子尋找多年的始皇鼎——都不重要。文士回答信最快要今晚或明天清晨才會送達。明瞭除了等之外無事可做,郡王讓文士退下,自己像先前一樣悶在房間。那時應該正值下午,婢女送來食盒,可郡王依然沒吃,坐在原位動也不動。

  幸好這壓抑的等待沒有延續到第二天,晚上傳來彭水的最新情況。文士興沖沖地告訴郡王找到謝柔嘉,她受了不少傷,昏迷不醒。郡王拔下頭上的髮簪命令文士把這個交給她,同時叫人問她一句話。謝柔嘉魂魄受損,常規的藥物治療無法喚醒她,必須透過巫的輔助。太陽神鳥作為古巫王的遺物,在此刻無疑是最佳配備。這時作者點明郡王當初落水的原因,並非遭到政敵暗算,而是生病!文句顯示他的心疾和拔下髮簪有關,證明此病起因不尋常,可能是過去找鼎挖掘太多墳墓或闖入太多遺跡被詛咒。東平郡王寧可冒著自己病發的風險也要救謝柔嘉,他心意堅決,文士唯有從命,將簪子和問話送往彭水。

  接下來的劇情驗證了一句古老名言,叫做「薑是老的辣」,看完讓我一掃先前苦悶笑到拍桌流淚。有這麼誇張嗎?就是這麼誇張。為了救謝柔嘉,一個又一個大夫前來診治,可惜都沒派上用場,周成貞乾脆叫跟班阿土過來,好歹他也是巫不是嗎。老巫師驚訝地發覺面前的女孩沒有魂魄是個死人。這個結論說出口,阿土立刻遭到本來就不信這一套如今聽了這話更火大的周成貞打罵。室內的吵鬧讓眾人忽視黃主簿正在門外。背負東平郡王命令的他,顯然暗中謀劃著某事。

  黃主簿向周成貞表示郡王殿下知道謝柔嘉處境堪憂,提議周成貞帶著她的貼身物品到出事地點招魂。周成貞對於東平郡王的人品評價差,認為他裝模作樣沒心沒肺是老不羞,但對於郡王的學識涵養,周成貞是信服的,因而採納建議,叫阿土拿謝柔嘉的衣服到郁山招魂。

  這個主意當然是主簿胡扯的。有太陽神鳥在,去山上招魂做啥?目的是調開周成貞,避免他破壞殿下的好事。黃主簿把髮簪別到謝柔嘉頭上唸了兩次魂兮醒來。微風吹過,簾子微抖,謝柔嘉悠悠轉醒——不愧是古巫王的遺物,這麼威這麼好用,外行人隨便都能上手。儘管周成貞走了,謝柔嘉的親友團仍在,讓他們看見小女孩和大叔獨處總是不妥。黃主簿把握時機問謝柔嘉想不想離開家?又誘哄似的告訴她,如果想走有辦法喔。

  謝柔嘉被說動了,點頭說想。下一秒,邵銘清和驚覺自己上當的周成貞一前一後衝進來質疑主簿想幹嘛?!黃主簿不回答,歡喜的說小姐醒了,倆人馬上把疑問拋到腦後,撲上前圍著謝柔嘉亂吼亂叫。

  黃主簿安靜的走出房間。他該做的事做到了,接著把得到的答案送給郡王。

  N天過後彭水地震和謝家發現的事傳到京城。皇宮裡,皇帝和東平郡王談論他對此事的心得。皇室找了好幾代的據說能使人長生不老的鼎爐確定現世,皇帝心情大好。聊了一會,他忽地生起疑念,問郡王來有什麼事?郡王說他想和謝家二小姐成親,請皇帝賜婚。

  請皇帝賜婚。請皇帝賜婚。請皇帝賜婚。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誅砂在連載期間通常是一天兩更,寫這章的時候因為字數多只有一更,可是內容也足夠精彩令人不停回味了,尤其我身為郡王的支持者,看了最後一句話,高興的作夢也會笑。周成貞和邵銘清這兩個毛頭小子出於把妹和情敵之間的競爭意識繞著小女生團團轉,非但沒提高好感度,反而壞了人家的事,毀了她重要的山,害她被活埋險些變成植物人,思慮不周禍害之深讓人嘆息。至於郡王呢,遠在京城默默收集情報,存在感趨近零,然而到了他覺得該出手的時候一下放出大絕招,瞬間踢掉兩個情敵和女主角定下名份,這般謀略這種決斷,不禁讓人想跪下來膜拜!!!

  東平郡王語音落,皇帝被驚得噴茶,完全想不透郡王突然找他賜婚的緣由,甚至懷疑前陣子他和謝柔惠的緋聞為真。郡王解釋給皇帝聽,說謝家唯有和皇族聯姻才會歸附,說謝家稱為祥瑞的始皇鼎是從鎮北王府拿來的,說周成貞目前正在彭水。皇帝聽完怒極翻桌,嚇得侍從跪倒一片。郡王透露了幾項訊息,一是鎮北王府心懷不軌、二是周成貞白養了、三是謝家和鎮北王府有勾結,謝家有錢無權,王府有兵無錢,他們在一起會怎麼樣有頭腦的人都猜得出來。

  於是皇帝即刻下旨讓東平郡王和謝家二小姐成親,郡王靠著一張嘴巴成為謝柔嘉的丈夫。他想的有那麼簡單嗎?答案是沒有,此行入宮另有深意。郡王提出藉著他的婚事拉攏謝家,這是在向皇帝表忠心。放眼古今,和上位者打好關係的重要性顯而易見,何況原作背景設定在皇權至上的年代。可以說,東平郡王完成自己的算盤,順便強化自己和家族在皇帝心中可靠可信的好形象。再來,郡王透過告狀宣洩憤怒。謝柔嘉會跳郁山起因於她媽她姐發瘋去挖經書,而周成貞搞不清楚情況拉著邵銘清成為幫凶。上次謝家追殺謝柔嘉,郡王沒跟他們計較,靠捏玉佩捏茶杯出氣,不過這次做得實在太過分,他不想忍了,把謝家、周成貞和鎮北王府不欲人知的一面揭示給皇帝看,讓天下最有權勢的男人去教訓這些混蛋。

   皇帝讓人用最快的速度把聖旨送到彭水,東平郡王回府向文士講述經過。郡王認為謝家勢力龐大,僅憑謝柔嘉和幾個沒份量的親友想改革太難,加上又有人會扯後腿,不如借助他的身份和他能提供的力量,以便更快速平和地完成她的理想。文士附和他家殿下的說法,只是納悶郡王和謝柔嘉成親,有沒有男女之情的成份在?這點作者很壞心的賣關子沒寫出來。部王好像沒聽懂文士的問題,催促他快去整理行李,隨後匆匆往彭水出發。

  二小姐要與皇室聯姻,家族招惹皇帝不悅,這些天大的消息由於距離遙遠傳遞費時尚未送抵彭水。在謝家,信念和利益分歧導致的衝突餘波盪漾。謝柔嘉重傷,身體沒痊癒,便因毀掉經石惹火大夫人被關進地下室,丹女大比無限延期,短時間內似乎沒有再舉辦的跡象。邵銘清和周成貞不接受這蠻橫的作法,找上大夫人,要她放出謝柔嘉。大夫人拒絕,三人爭執中,忽然收到皇帝的暗詔!

  皇帝在詔書裡依序針對周成貞邵銘清大夫人三人提出質問,大夫人終於後知後覺地察覺到,始皇鼎的來歷有問題!她原先企圖利用它為謝家增光,想不到,想不到,鼎爐竟然是從皇帝防範猜忌的鎮北王府運來的!這下自己也跟著被皇帝看不順眼了,怎麼辦?!

  這邊大夫人心急如焚,那邊邵銘清和周成貞看完暗詔,一秒猜出皇帝怎麼知道這些事。是東平郡王。先不管皇帝那邊要如何因應,邵銘清和周成貞把話題繞回謝柔嘉身上。他倆同聲要求大夫人釋放謝柔嘉,否則要把始皇鼎和謝家綁在一塊,大家拼個魚死網破!

  大夫人強行冷靜下來,大老爺替她和兩個死小孩溝通。驀地,她想到謝家歷代傳承的禁制散了,在家裡已經可以用巫術,謝柔嘉恐怕有危險!四人著急的跑到關人的地下室,結果不出大夫人所料,謝柔惠帶著蟲蠱站在樓梯底層,她要拷問謝柔嘉,逼她說出經文

  大夫人氣得叫人把謝柔惠關起來,謝柔惠囂張得很,當面反嗆回去,根本不理她,現場叫聲四起,混亂不堪。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終結這躁動場面的竟然是外面傳來的呼喊,有詔書到!這一次,來的是皇帝給東平郡王和謝家小姐賜婚的聖旨!!

  有一句諺語叫作「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換成謝柔嘉的話,可以改成「人被關閉禁,婚事天上來」。我們的女主角莫名其妙的被結婚了,真是不可思議。聽邵銘清轉告自己要跟東平郡王成親,謝柔嘉的反應是驚訝,排斥,不高興!假設賜婚的是謝柔惠,肯定早就樂的大笑,叫人備好嫁妝僕婦等郡王來迎娶了。偏偏這次對象是和她性格相反的謝柔嘉,她改革家族的重任進行得如火如荼,成親做什麼?

  倘若不被心裡的執念蒙蔽,邵銘清是個本質聰慧善良的少年。看出謝柔嘉留下來與大夫人和謝柔惠無止境的對立下去只會浪費她的人生。他遊說她換個角度解決問題。聽聞聖旨內容的那刻,邵銘清蠻悵然的,稍早他曾想和謝柔嘉結婚,用他和皇帝以及龍虎山的關係保護她,結果被東平郡王先行想到,並且做成了。在這裡他展現了無私偉大的一面,隱瞞自己的感情,告訴謝柔嘉東平郡王是為她好。謝柔嘉不予置評,她認為自己是英雄,不需要別人插手,郡王的行為冒犯到她啦。

  謝柔嘉意志堅決,但是僕人跟邵銘清打小報告,說周成貞和謝柔惠也決定成親。思忖周成貞留在謝家謝柔嘉未來會更艱難,邵銘清鄭重告知謝柔嘉一定要走。他勸她好好跟郡王溝通,傾聽他的想法,別固執不講理。坦率真誠的交流完畢,邵銘清暫時和謝柔嘉話別,騎小紅馬回京城面對皇帝。

  基本上誅砂中後段的劇情挺糾結,有毅力每天追文的讀者要不是心胸寬廣,就是真愛作者。謝柔嘉想做的事一直做不成,挫折頻頻看得人心疼、周成貞言行下流戲份又多,想一掌拍死他無奈做不到、大夫人體會到謝柔惠無能無良無恥,卻礙於她是長女拿她沒輒,也沒解開對謝柔嘉的誤會。用幾句話槪括,叫作主角陷入瓶頸難以施展、反派被打臉可還能作怪、讀者受劇情影響心裡跟著七上八下,大家都很痛苦。 

  有鑑於此,作者讓東平郡王重返故事主軸。他作為一個突破點,和謝柔嘉展開有愛又萌的對手戲。即使他們的戲份短少僅有一章、即使他們從分開到重逢間隔146章、即使他們再見面這一幕讓我足足等了73天,郡王照樣魅力不減,談笑間彷彿清風徐徐而來,將煩悶和焦灼吹拂一空!!

  賜婚的聖旨發佈下來,考慮到安撫皇帝和穩定謝家,大老爺大夫人打定主意老實的奉旨行事,讓謝柔嘉乖乖嫁出去。因為能替家族謀利,謝柔嘉的待遇隨之改善,離開地下室搬進老夫人生前的住所,只是仍由侍衛看守,踏不出門口一步。邵銘清去京城快半個月,沒人來看她,獨自待著挺無趣。計算日程,東平郡王差不多該來了,謝柔嘉請郡王的護衛代她傳話,回頭繼續被軟禁的生活。

  在這種沉悶到時間近乎凝滯的狀態中,東平郡王悄然出現。他登場的方式可能經過設計,不是直接面對謝柔嘉,而是由背面轉正面,營造一種令人驚訝驚艷的效果。許久未連絡,然而經由通信和幫助建立的情誼仍在,他倆都有話跟對方說,又得避著人,於是走進屋子坐下來聊。

  沒有認識的人之間慣常的慰問或寒暄,謝柔嘉徑自向東平郡王開炮,表示對賜婚的不滿。把她的情緒看得一清二楚,郡王笑笑,試著講道理。怎料謝柔嘉聽不下去,一口反駁,氣氛尷尬了。分開那麼久好不容易再見,郡王當然不會這樣任場子冷掉。他提及謝柔嘉之前拯救他的事,給她台階下,也將談話的主控權掌握到自己手上。

   曉得原來那時救的人是面前這位,謝柔嘉想通他為什麼老是幫她。眼見彼此的交流有了善意的基礎,東平郡王闡明賜婚的用途,在於保護她不被拷問逼供。郡王說他純粹想報恩,為擅自介入她的事道歉。郡王說他知道她憑自己就能把事情做好,像當初救祖母一樣。郡王說她的事她自己去做,他不會插手。郡王說他們成親是讓謝柔嘉實現理想,之後她可以跟他分手。看完這麼一大段,再次驗證一件事——東平郡王的口才實在太好了!!他明白自己的目標,能侃侃而談並緊扣主題;他擅於察言觀色,能不痕跡的抬舉對方,或切入對方內心的需求,增加說服成功的機率。這個設定,更使郡王身上多出一股反差的魅力。

  如前述,東平郡王努力向謝柔嘉推銷成親的好處,期盼她認同他的用心。不過話說得太美太好聽,謝柔嘉不相信其中的真實性,很沒良心地笑出來,笑得郡王不自在。儘管對方的反應不如預期,郡王還是保持風度,禮貌的詢問她有沒有什麼要問的?謝柔嘉回答沒有,郡王起身準備告辭。客人要走了,主人自然要送行,她跟著他走到後門。

  謝柔嘉起初以為東平郡王偷開門,郡王否認,當場親自示範他怎麼來的——借助翻牆!!想著這回見面他費了那麼多功夫倒也辛苦,被他的言行和誠意打動,謝柔嘉隔著牆提高音量喊住東平郡王。

  在牆外的郡王殿下可能走出一段距離或是怎樣,過一會才回應。謝柔嘉笑著答應和他成親,表明願意接受他的幫助。郡王嗯了聲,和謝柔嘉道別,還用心地加重腳步聲,提醒她他走了。客人遠去,送行結束,感覺這個男子比先前認知到的更有趣,謝柔嘉轉身回院子裡。

  找藉口從商議婚事的場合溜出來、撇下謝家眾人和隨行人士不管的郡王辦完真正的要事,從老夫人的院子溜出來和文士匯合。貴客離席的時間太長,大老爺不放心,特地出來尋找。郡王和文士唱雙簧,裝作若無其事的沿湖邊散步。壓根想不到這位正經矜持的殿下剛剛翻牆去見自己的女兒,大老爺誤以為他們在欣賞風景,笑著請人快回去。

  然後文士注意到一個不尋常的地方,東平郡王耳朵紅了。殿下,你很熱嗎?文士關心道。郡王回說不會。那你耳朵怎麼紅了?文士追問。哦,郡王應道,不再言語。哦是什麼?滿心期待殿下說明又納悶他和謝柔嘉做了什麼的文士再追問。哦就是哦,郡王高深莫測地說完邁步就走,徒留文士在原地注視他的背影,一副摸不著頭腦的模樣。

  東平郡王和謝柔嘉久違的互動過程大致敘述完畢。郡王意識到謝柔嘉背負的任務十分沉重,真誠的趕過來想幫忙。但他先被當成出氣筒發脾氣,後被視為笑話揶揄,待遇之可憐看得我這旁觀者唏噓不已。所幸精誠所至金石為開,郡王的關心確實傳遞給謝柔嘉知道,他因此獲得認可,於臨行之際升任為大巫(貓咪)的臨時助手(貓奴)。

  邵銘清瞞著謝柔嘉要炸郁山使人領悟溝通的重要性,如今謝柔嘉和東平郡王把話說開立下約定,感覺原作散發的抑鬱氛圍驟然消退,前景變得明朗樂觀,再大的危機再多的困難,似乎都算不了什麼。第一波考驗旋即而至,不甘心喜歡的人要成親,謝柔惠和周成貞舉行二次合作,試圖破壞謝柔嘉和東平郡王的姻緣。這兩個反派的計畫如下:

  1.周成貞製造理由和謝柔惠成親。

  2.周成貞以始皇鼎需要謝家丹女的血為由,說服皇帝賜旨他入贅謝家。

  3.周成貞和謝柔惠成親,晚上伺機偷跑去找謝柔嘉。

  4.周成貞激怒謝柔嘉動用巫力,趁她虛弱時使出攻擊讓她昏迷並軟禁。

  5.謝柔惠逼迫利誘大夫人同意姊代妹嫁。大夫人答應,用謝柔嘉的頭髮製作替身。

  6.謝柔嘉持續遭到軟禁昏迷,東平郡王和她的替身舉行迎親儀式。

  7.謝柔惠在喝交杯酒前換掉替身,假裝是謝柔嘉和東平郡王洞房。

  8.東平郡王睡了謝柔惠,周成貞回家抱謝柔嘉,計畫完成,Happy Ending

  忽略周成貞和謝柔惠的心理缺陷和其惡行招致的反感不提,這兩個角色各自有出色之處。除了長相好身份高,周成貞精通謀略善於應變,謝柔惠擁有三代丹女中最聰明的頭腦和最敏銳的洞察力,兩個智力派攜手合作,成果不容小覷。遺憾的是他們那點不入流的技倆,在我東平如X光能洞悉一切的雙眼之前,通通只有被拆穿的份!!

  面臨威脅,謝柔嘉選擇借力使力,謀定而動。她看似中了離魂術,實則借用太陽神鳥保全神智,專心養精蓄銳,周成貞和謝柔惠出府參加婚宴,她立即用巫術擊敗監禁她的阿土和大夫人,並在大批郡王的侍衛護送下離家。至於深信能騙過郡王堅持死也要爬床的謝柔惠,被一碗摻藥的粥迷昏,驗證身份確認冒充,丟上馬車果斷送走。熱鬧的喜酒喝到尾聲,周成貞自認順利瞞天過海,連掩飾都不屑,草草甩掉邵銘清回謝家。當他踏進大夫人的院子想找謝柔嘉,他赫然發覺,自己上當了!!

  原來他們早已心知肚明。在他們眼裡,自己不過是個可笑的傻瓜!思及此,周成貞氣得快爆炸,不顧大夫人和謝柔惠,不顧小跟班勸阻,轉身要衝到東平郡王的住宅找謝柔嘉理論。早料到周成貞會如此反應,郡王提前下令封鎖城門,任何人皆不得進出。將作亂的妖魔鬼怪丟到一邊,此後,原作進入最終卷,東平郡王和謝柔嘉得以朝夕相處,彼此磨合,展開甜蜜的同、居、生、活❤❤❤❤❤

 

創作者介紹

人生是一場美麗的幻覺

yihan2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十五夜下的狼嚎
  • 好精闢的心得…狼叔第一次看到這麼用心的文章,佩服!
    有關誅砂的同人文,狼叔一定要拜讀啦,讚!
    另,可加你好友可以嗎?
  • 喔喔喔,竟然遇到一個喜歡東平的同好,我很高興喔!當然可以加好友啊,這是我的榮幸!有什麼心得歡迎一起來分享XDDDDDDDD

    yihan25 於 2016/09/19 17:5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