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秋時節,暮色漸深,位於龍山縣西南方邊境的一戶農家迎來客人。

  客人是來借宿的。十月的龍山縣天氣不穩,連續下了三天雨,到處充斥著濕氣和寒意。思忖這種狀況下外出確實不便,加上兩位客人衣著樸實,容貌舉止卻非一般,主人遂決定讓出臥房,去和孩子擠一晚。

  然而客人婉謝其好意,經過商量,他倆借用馬棚過夜——那裡目前充當雜物間,並未飼養動物。這番貼心態度引發主人好感,連棚內的物品也順道借出。

  和主人一家致意完,兩人沿著指引的路抵達馬棚。隔壁的空地中央有一口井,需要取水非常方便。隨意地瀏覽環境,謝柔嘉提燈率先步入大門。 

 「這裡蠻乾淨的,稍微整理就好。」跟著進來的東平郡王藉由燈光打量四周,務實的評論。

  謝柔嘉點頭,笑著說:「那這個艱鉅的任務就交給你了。」

  「行。」爽快的應道,東平郡王解下斗篷,開始掃隔間的地板。

  費力的事有人做,謝柔嘉坐在凳子上休息。對面覆蓋油布的架子勾起好奇心,她想到這個地方是做什麼用的。

  「哎,你看你看,我發現好東西!」

  背後響起催促的呼喚,東平郡王轉身,只見謝柔嘉得意的笑著,手指向放在架子底層的盆子。

  「是火盆嗎?不錯,晚上可以靠它取暖。」他笑道。

  「很棒吧,還附扒火鏟呢!不過好像沒有炭?你等等,我去撿樹枝來生火。」飛快地擬定目標,謝柔嘉衝往附近的森林。

  東平郡王笑笑,目送她的身影消失。

  雖然連日多雨,但謝柔嘉擁有豐富的野外求生經驗,半個時辰左右就帶著一捆乾樹枝和幾尾現抓的魚回來。她熟練的鑽木取火,堆疊枯枝,等火勢穩定,隨即洗淨小刀,把魚刮鱗去腮,插好放到火邊烤。

  片刻過後,空氣逐漸瀰漫魚肉的香味。謝柔嘉拿一尾試吃,肉質微燙,香酥可口。正想叫那邊幹活的人來品嚐,話還沒脫口,赫然瞥見入口的雙扇門打,探出一顆小腦袋,羞怯地注視她。

  「小弟,有事嗎?」她友善的問道。

  東平郡王聞聲望過去。察覺自己被兩雙眼睛盯著,小孩立刻縮回身子。

  「要不要吃?我剛烤的喔!」緩步移至門前蹲下,謝柔嘉遞出烤魚。

  猶豫數秒,小男孩露面。

  「父親說,這些請客人吃。」

  他壯起膽子,將藏在身後的食盒拿到人前。

  「真慷慨啊。」謝柔嘉讚賞道,拿一半的魚和小孩換盒子。「這些給你,代我謝謝你父母。」

  做到父親交代的事,孩子躂躂躂地跑遠。謝柔嘉掀開蓋子。食盒分為兩層,第一層放的是烙餅,第二層是燻肉,外觀和味道都很新鮮。

  「我們運氣好,遇到好人。」謝柔嘉撕下一塊肉,示意東平郡王張嘴。郡王配合的吞下,邊咬邊說:「有點冷,口感太硬。」

  「那得熱一下。你從進來就在忙,過去坐坐?」

  「我快好了。」

  東平郡王埋頭打掃,謝柔嘉抱著食盒去處理,雙方分工合作,滿足共同的生活需求。放回掃帚,東平郡王在火邊坐下。謝柔嘉送上水盆和手巾,以及烤魚加烙餅夾肉。

  溫暖的火焰,貼心的照顧,此刻無需言語,專心享受即可。

  「剛才那孩子多大?應該六、七歲吧?長得挺可愛。」謝柔嘉猜測說,翻過盒蓋擺放魚骨。

  「我看差不多,」東平郡王也笑道:「這年紀的孩子都很可愛。」

  「那我們來生一個吧?」謝柔嘉忽然拋出一句和前文無關的話。

  毫無疑惑或猶豫等反應,東平郡王平靜自然的答應:

  「好。」

  「擇日不如撞日,既然講好了,今晚就一起睡。」

  這語氣平鋪直述,乍聽之下不像在徵詢意見,反倒更接近單方拍板定案。

  「嗯。」東平郡王點頭。

  「我在森林逛的時候隱約感覺到地熱,待會我們去瞧瞧,說不定可以泡澡。」

  郡王點點頭。

  結束簡便的一餐,掩埋掉廚餘,洗淨食盒,他們追尋地下的溫度找到一池冒著蒸氣的溫泉。此處位置偏僻,泉水清澈,底下的石塊鮮明可見,證明未曾有人涉足。

  「有熱水!今天實在太幸運了。」謝柔嘉興奮得繞著池畔轉圈。他倆多行經深山荒野,不乏新鮮的水可用,無奈冬季將至,氣候轉涼,能以熱水沐浴變成一種奢侈。

  「星星出來了。」

  東平郡王抬頭道,嘴角微揚。夜空遼闊,細碎的銀光漫天,璀璨,冷淡,美麗。

  謝柔嘉上前握住他的手。

  「還站著做什麼,」她俏皮的說。「一面泡溫泉一面觀景才有情趣呀。」

  說笑著,仰望著,他們在水池待了兩刻鐘。熱呼呼的水放鬆身心,加上先前把話說開,躺在充作褥子蓋在乾草堆上的斗篷的那刻,竟然完全不覺得尷尬。

  火盆裡樹枝旺盛地燃燒,散發的熱度輕易消弭屋頂和牆縫滲進的寒意。馬棚周圍施下巫術,避免外人誤入。

  「我要拍背。記得你在懸崖救我的那次嗎?」謝柔嘉貼著東平郡王小聲要求。

  長髮放下攏到胸前,細白的背完全裸露,僅綁著肚兜細細的繫帶。如果伸手拉開,想必連前方遮掩的部分都能看到吧。東平郡王思緒飄遠,好不容易記起被交付的任務。

  一下下的拍撫觸動昔日關於安心的各種回憶。謝柔嘉嘻嘻輕笑,摟住東平郡王的脖頸,獻上綿密的親吻。

  室內有嬌滴滴的抱怨和呢喃低低迴盪。互相環繞的手展開探索,每次撫摸都那麼小心,使得他們對彼此的認識深化,喚醒結合的熱切渴求。一雙臂彎溫柔有力地擁抱著謝柔嘉,賦予她全新的感受,引領她體會情事的美好。至此,欲望凌駕一切,感官失去敏銳。彷彿無止盡的夜間,他們沉浸於單純的相愛中。

  「還有哪邊不舒服?」東平郡王問道,停止按摩。

  「全身都不舒服。」謝柔嘉無力瞪人,只得不悅地瞥一眼。「周衍,你害我那麼累,真是太壞了。」

  「是呢,我要反省。」如往常般正經的認錯,東平郡王繼續揉揉按按。

  腰腿的痠痛逐一舒緩,謝柔嘉滿意了,翻身換了個適合睡覺的姿勢。

  臨睡前,她撫著平坦的小腹。

  沒想到自己有機會再做母親。

  她快滿十七歲,前世這時已誕下女兒,今生從時間點來看是晚了,不過依照她對命運的瞭解,她會在一年內懷孕。他愛她,她也愛他,所以,那會看見那個男孩,覺得時候到了,她便向他提議生孩子。一個他和她的孩子,在愛裡長大的孩子。 

  不曉得這次是男是女。

  其實性別無所謂,健康平安就好。她會好好陪伴他,愛護他。她可以帶他出門逛街,去城外釣魚,等他年紀稍長,再教他騎馬,或到山裡露營。

  真的,很期待。

  喜悅的盼望未來,謝柔嘉不自覺步入夢鄉。

  她沉靜地躺著,身軀放鬆隨呼吸輕微的起伏。擔心謝柔嘉著涼,東平郡王幫她穿上外衣,用斗篷蓋住她,收手凝視那嬌憨的睡顏。

  他們相識三年多,拜之前假成親之賜,倆人同住過一段時間,相處融洽。但那和今晚是不同的,某種意義上來說,他們真正成為彼此在世界上最親近的人。

  她的思維飄忽,偶爾會吐露令人驚訝的話,這點他早領教過。可是聽她主動說想要孩子,儘管他內心欣喜,卻暗自隱忍不表現,生怕她改變主意。

  所幸,如願以償了。

  有她陪伴,未來一定很幸福。

  胸膛盈滿充實感,東平郡王在火盆加了樹枝,鑽進斗篷跟著入睡。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ihan25 的頭像
yihan25

人生是一場美麗的幻覺

yihan2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