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由沉眠中清醒。拉起的帳子遮住室外明亮的自然光,側頭一看,靠牆的位置空蕩蕩的,證明稍早在半夢半醒間依稀感到有人跨過身上這件事並非錯覺。

  昨夜你就寢得比平時晚,即便醒來身體仍有些睏倦,又在床上躺了一會,直到接近午時才掀開圍帳,起身下地。

  聽見屋內你的招喚,守在門外的丫頭們一湧而進,有的打掃室內,有的整理被褥,眾人各司其職,忙而不亂。你步入淨房梳洗,再出來時一臉容光煥發,絲毫看不出熬夜的跡象。

  婢女捧來黛青色的起居服,你展開雙臂穿上,待服侍完便揮手讓她們退開。稍後小玲進來了。

  「殿下,早上好。」她恭敬的問候,俯身將端著的碗放到你前面的幾案。「夫人想在花園用午飯,人正在外面忙。茶湯是她稍早做的,說您醒來墊墊胃。」

  「嗯。」

  你就著調羹品嘗茶湯。溫熱微甜的口感很好的喚起食慾,片刻碗便空了。小玲擦拭幾案,退出房間。你抽出昨晚未看完的書卷,藉著閱讀渡過她來找你之前的空檔。

  她是個講究效率的人,想到什麼就立刻去做,你猜自己大槪不用等太久。果然約莫一刻鐘,一個小丫頭拉開門簾,站著向你施禮。

  「殿下,夫人說一切已安排妥當,請跟我來。」

  不曉得她佈置了怎樣的場面?你將書作上標記,微笑著走出居所。

  接近正午,外頭日光灼灼,視野間景物照得耀眼奪目,無論石板路或花叢廊柱皆纖塵不染,讓旁觀者有種清新的愉悅。嗯,或許是一起床就遇到戶外用膳這件趣味十足的事,才使心情好起來也說不定?

  默默懷著期待的感情,你把雀躍寫在臉上,連帶腳步也輕快不少。

  「夫人,殿下到了。」

  遠遠的,你聽見通報的聲音。一道人影驀地從左邊的假山後方竄出,站著四處探了探,確認目標後隨即轉身,歡快地向你跑來——整套動作流暢俐落,一氣呵成。

  你立定不動,敞開雙臂。她在你面前猛的一停,輕巧地躍上前,抱住你的脖子。附近的僕婦們識趣的低頭或望天,你扶住她的腰,避免她沒站穩跌倒。

  「小豬,總算起床啦!」她勾起唇角,用只有兩人能聽見的音量打趣道。

  她的作息不定,全憑心情,而你基本上偏好晚睡。你曾考慮再調整自己配合她,可是她說要共同生活的話不必太遷就,維持本來的習慣最好,於是你繼續晚睡晚起,就是偶爾會被她笑。

  「是啊,茶湯很好喝。」你壓低聲音回答。「待會吃什麼?」

  「保證你滿意。」她挺胸自豪的說,牽你的手往山後的小路走。「跟我來。」

  是說這似乎是你們相處的模式——她負責主導,你負責跟隨。又或許該說是她興致勃勃的探索世界,你在背後注視她,陪伴她,為她善後,分享喜悅。看她全心投入平凡和刺激的事物,享受不同經驗,就好像你也重新體驗了一回人生,變得沒那麼無趣乏味。

  她對生命抱持的態度是熱情的,你則恰巧相反,被這樣的她給吸引,也是理所當然。

  「我找了不少地方,最早想在草地上鋪席子,不過吃飯不方便,去花棚呢氣氛又不適合,就選這裡了。」她隨口說著忙碌多時的心得,拉你走上位於路的盡頭、橫貫湖面的九曲橋入口。「這裡很涼吧?吃飽飯我們到樹下坐一坐,舒服的很,上次我就在這裡睡午覺。」

  順著她的手望過去,你看見湖心小島上有棵樹,高度超過相鄰的涼亭,枝葉覆蓋大半個屋頂,濃密碧綠的一片,映著朱紅的漆和翹起的檐角,顯得格外雅致。過去你無數次經過,卻始終對這亭子無感,更別提在此用餐休憩。真佩服她有那麼獨到的眼光。

  「嗯,我們可以下盤棋,泡杯茶,這樣挺好的。」你笑著附和。

  「不要下棋!每次都是你贏,沒意思。」想起之前慘輸的黑暗記憶,她眼珠一轉,沒好氣的拒絕。

  「我讓妳幾子好了。」你故意提議道,料定以她的脾氣一定聽不得這句話。

  「別小看我啊。下棋就下棋,有什麼好怕的。告訴你不許讓我。」

  她成功被你激起好勝心,瞪大眼雙手插腰,擺明了決定奉陪。

  「嗯,那就說定了。」你向落在後方三步遠的小玲使了個眼色,她會意的退下去,準備棋子棋盤。

  「還有我的魚竿和牌!」看見小玲轉身,她在原地追加一句。小玲笑著應聲,快步往回走。

  本身不算長,但為了寓意和吉利特地設計成彎曲狀的橋在你們的閒聊中走完了。一踏進亭子,如同她說的,撫面的微風挾雜濕潤的水氣和涼意,中和了陽光帶來的炙熱。岸邊濃密的垂柳隨風搖擺,屋舍遙遙座落在湖的另一端,蔚藍的天空和白雲完整倒映在寬闊的水面上,實景和虛影相輝映,真假難辨。你一時覺得自己不像站在現實裡,而是闖入一幅畫。

  「來,坐。」

  她向你指示坐位在哪。你赫然發現自己失神了,連忙拉回注意力。

  生硬的石椅放上加厚的墊子和靠枕,坐著感覺柔軟舒適。桌巾選用鮮明的靛色,餐墊則是淡雅的杏黃,琉璃瓶裡插的花草是她外出遊玩時蒐羅來種在後院的,和純白的器皿一搭,營造出自然的風格。

  「妳佈置的真好看。」你稱讚道。

  「哼哼,這不算什麼。」她盡量謙虛的說,吩咐立在一旁捧著食盒的丫頭們上菜。

  一個個食盒環繞著花瓶放下再被依序揭開,蒸氣直往外衝,剎那間迷了人的眼。

  你湊過去端詳,嗅到幽幽的香味。有清湯羊肉麵、糖醋豬柳、炸蘿蔔丸子、涼拌菠菜、加了紅棗和核桃的蒸糕,以及時鮮果盤。

  「來,吃一個。」她用筷子夾丸子遞到你嘴邊。你一口咬下,三兩下將食物吞掉,姿態優雅。「怎樣,好吃嗎?」

  「味道淡了點。」你老實的評價。「不過很有嚼勁。」

  「真的嗎?看來我學的還可以。」她點點頭,頗為滿意。

  你瞪大眼,險些失手掉了筷子。這話的意思很明瞭。

  「——這些是妳作的?」

    「也不算全部自己弄的,生火燒水這些雜務有人幫我。」她吐吐舌,作出一個俏皮的表情。

  「什麼時候學的?我怎麼不知道。」你追問。雖然知道她會做茶湯,但完全不曉得她何時進步到能煮出一桌菜這樣的程度。

  「你上朝出差我沒事做,閒著也是閒著,就去廚房學手藝囉。」她收回筷子,蹺起腳,往椅背愜意的一靠。「今天就當是對我手藝的測試,我決定要來挑戰,踏上成為偉大廚師的道路。」

  「……噗。」

  這會,你忍不住笑了。

  「笑什麼?」她皺眉。

  「沒有,沒有。」你收斂表情,認真的回答。頓了一會,又說:「我只是想,我或許也能一起挑戰。」

  「是嗎?」她歪過頭,對你的回答感到意外。「喔對了,我記得你做過蜜豆糕。」說完,她笑笑,補充:「那下次一起去吧,從揉麵糰開始練起。」

  「好。」你含笑允諾道。

  在背負的漫長的尋找始皇鼎的任務結束之後,在對生存的熱愛被探險中途遭遇的磨難耗損一空之後,你終於能好好的在所愛的人陪伴下拾回某些屬於兒時的趣味和寶貴心情。 

  真是太好了。

  「再說下去菜就冷了。快吃吧。」

  她夾了半碗麵,淋上湯汁推到你面前。

  「那我不客氣了。」你用水盆洗淨手,擦乾,將碗捧起來。

  「「開動。」」

  你們同聲說,邊享用她煮的菜餚,邊欣賞所見的美麗景致。

 

  完

創作者介紹

人生是一場美麗的幻覺

yihan2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