誅砂這部網路小說在三天前,也就是上個月的28號晚上10點半多放出最後一章,正式為為期九個月的連載劃上句點。誅砂總共分為六卷,我從大槪第三卷吧開始追文,一路看下來直到結尾,整個過程給我的感覺用四個字形容,叫做轟轟烈烈。現在坐在這邊打字,還能感受到眾角色彼此複雜的衝突和混亂的情感糾葛相互交織成的張力。真是不可思議。然而小說的結尾又寫得出人意料的安靜,彷彿整個世界突然被蓋子從頭罩住一樣,啪的一聲就沉澱下來了,只留下男女主角這一絲美好且充滿無限可能的空白感情待人自行發揮想像。

  既然小說已連載完畢,各角色的作為、定位和下場皆有了定論,那麼就來抒發一下對這部小說中的反派人物的看法吧,我覺得他們的性格刻劃的都挺飽滿的,相較於女主角,更有讓我想感嘆或吐槽的地方。首先聲明一下,我對反派的定義是堅決站在女主角對立面的人。嚴格來說,誅砂裡的反派人物很少,符合我定義的人只有二個,分別是女主角的母親謝媛女士,以及女主角的姊姊謝柔惠小姐。唯一一個例外,是自稱暗戀女主角的男配周成貞先生,基於他實際對女主角造成的傷害和低劣的人品,因此將他也視為反派。下面先從謝媛女士開始說起好了。

  謝媛是謝柔惠和謝柔嘉這對雙胞胎的母親,謝家現任的領導者,雖然沒人那麼叫過,不過她的正式稱謂應該是媛大丹主,聽起來蠻威的。不帶情緒來看謝媛這個人的話,可以發現她是反派角色中最有是非觀,最誠實,也是最有良知和原則的一個。她不如謝柔惠和周成貞那般聰慧,並缺乏他們那種能輕易洞察人心的能力,但她也不像這兩人一樣會為了某種聽起來很幼稚的理由就去隨意害人。站在外人的角度來看,我覺得謝媛不算壞人,因為她不會主動去做壞事。縱觀謝媛的一生,我對她無感,不同情也不討厭,單純覺得她的悲劇色彩很濃。

  為什麼把這樣一個聽起來還不差的女人放在反派角色的行列中呢?原因在前面提過,她在整段劇情裡大槪有90%的時間都在和女主角敵對,符合我於前段文中的定義。至於謝媛為什麼會和女主角為敵?這得歸究於她的性格盲點。

  謝媛身為謝家丹主,坐擁無上的權力和財富,說是巴蜀的皇帝也不為過。可是扣除丹主的身份,謝媛只是一個人,具備耿直勇敢的優點,也具備愛權力、好面子、喜歡順服及人云亦云的缺點,加上她不算聰穎,又極力想向母親證明自我,使她淪為最信任最看中最精心教養的長女手中的一把刀,被操控著用來一次次砍向次女,毀人的同時也重重的自毀,連帶郁山山靈、謝家大宅內流傳千百年的陣法以及名聲都一起毀去。

  為何謝媛會變得如此悲劇?我想可以從她的女兒們誕生的那天說起。面對始無前例的雙胞胎,謝媛的想法大致如下:

  長女有了,未來的丹主之位不愁沒人繼承,這很好。但是還多了個次女,她們血脈相同,又長得一模一樣,怎麼辦?殺了……太殘忍,就留著吧。不過我不能認真栽培小的,她想要什麼就給她什麼,我要把她養廢,這樣她就不會覬覦姊姊擁有的一切了。

  謝存禮曾罵謝柔嘉為孽障,不難看出以他為代表的部分謝家人,包括謝媛本人從謝柔嘉出生起,就對她懷有疑慮。隨著時間流逝,雙胞胎姊妹一日日長大,這種隱諱的戒備非旦沒消除,反而被謝柔惠察覺,進一步內化到自己的認知體系。也就是說,謝柔惠把母親和族人無意識間對謝柔嘉的戒備當成自己的想法。出於嫉妒謝柔嘉什麼都不做就能擁有父母的愛的心理,以及為了維護自己不被取代,為了獲得完全的安心感,謝柔惠開始抹黑謝柔嘉,想讓她永遠離開。一次兩次三次抹黑下來,沒聰明到能辦別真偽、始終無法確定次女是否被權勢迷昏頭,憂心她會去害姊姊的謝媛感到心中最壞的預感越來越有可能實現,對謝柔嘉的戒備厭惡日漸攀升,而後在落水事件達到最高點。謝柔嘉在謝媛心中被打下不可信賴的烙印,直接送去郁山禁閉。加上日後謝柔嘉才華顯露,得到謝老夫人的認可和傳承,給嫉妒的感情蒙蔽理智,謝柔嘉說什麼謝媛都不去聽不去想,即使她才是真正會關心她、真正有擔當,從長遠來看真正為了謝家好的人。

  分析到這邊,我覺得關於謝媛這個角色應該還有什麼可以講的,又覺得該講的好像都講完了。簡言之,謝媛體現的是不適任的人登上高位後會落得怎樣的不幸。不過從結尾來看,作者對謝媛算是厚道。經由謝瑤的說詞,謝媛知道原來自己一直誤解了謝柔嘉,謝柔嘉說「妳從來都沒有信過我」,竟然是真的。謝柔惠死後,母女有機會碰面彼此詰問。隔日,謝媛妥協,交出藏經庫的鑰匙,讓謝家女都有機會接觸到經文,並透過謝柔清向謝柔嘉道歉,儘管只是對不起短短三個字,對於這個把面子看得比天還重寧死不認錯的女人來說,已經是非常誠懇了。在最終章,謝柔嘉去拜訪居留在外的祖父。謝媛沒見她,卻親手做了謝柔嘉最愛的料理給她吃。這個舉動說明母親試圖修復與女兒的關係。即使不是現在,過了一年兩年或十年,這對母女也許有重修舊好的一天?

  不過我再想了一下,謝柔嘉對謝媛其實蠻疏離的,謝媛是被謝柔惠利用,但她造成傷痕不會就此消失;而謝媛對謝柔嘉也不算多愛,現在更覺得在這個女兒面前抬不起頭,沒辦法以平常心打交道。既然如此,又何必見面呢?除非未來遇到足夠的刺激作為推力,否則她們的關係大槪就止乎於此了。不過這也不是什麼要緊的事,就隨緣隨緣吧~

  謝媛的部分到此結束。接著要來談她女兒謝柔惠,反派中最能引發我同情心的角色。

  謝家丹女歷來顏值頗高,這點是有東平郡王認證的。謝柔嘉的容貌好看在原作中有過幾次側面描述,反推回去可想知謝柔惠長得多漂亮。在我自己的想像裡,謝家這對雙胞胎具體長得像CLAMP筆下的櫻塚雪華,臉蛋小巧、五官精緻、彷彿娃娃,站著讓人移不開眼睛。但以她們的年齡來看,十二、三歲的小女生,或許外型更貼近同為CLAMP所畫的大道寺知世?大槪氣質沒那麼甜美。總之,這對姊妹是不折不扣的小美人。

   可惜美人不見得會有好下場——不對,該怎麼說呢?下場的好壞取自於該角色在劇情發展中的作為,和美不美無關。總體而言,誅砂體現的價值觀很正向,就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對於好人,作者給予他們各自的幸福,使其能快樂的活下去;對於壞人,作者不忘施以教訓,而這教訓往往是剝奪他們最渴望的事物。謝柔惠身為反派,多次謀害女主角,她越慘讀者應該只會越痛快,只是看了同為反派的謝媛和周成貞最後的結局,我不禁覺得作者對謝柔惠不太公平。套一句網友的評論,叫做「作者太恨她」。

  和謝媛相同,謝柔惠作為人,擁有自己的優點和缺點。雖然悲觀黑暗道德薄弱作風惡毒,不過不可否認的是,謝柔惠擁有不少值得人稱羡之處。除了在第三段所列的兩點,她還具備了膽識、謀略、毅力、能屈能伸、能言善道等特質,完全符合時下常見的重生復仇文中女主角的設定。這樣一個角色,照理來說到哪邊都能混得不錯,有什麼好同情的?但謝柔惠的確激起我這種感覺,雖然只有一點點。理由闡明如下:

  1.人格特質與生長環境相作用導致她必然悲劇:

  前文提過,謝柔惠頭腦聰明洞察力高。這樣的能力本來是人人嚮往的,是一項神所賜與的天賦,無奈的是謝柔惠長在早就因利益而扭曲的謝家,這項祝福反而變成詛咒。謝柔惠比任何人——包含她的母親和妹妹在內——都更早更深的瞭解家族的真實樣貌。謝家的本質絕非謝柔嘉曾以為的慈愛和樂,而是涼薄、功利和殘忍。謝柔惠察覺到這一點倒沒什麼,問題在於她在內心成長到足以分辨和抵抗周圍的人展現的醜惡之前就被他們同化了。

  打個比方來說,謝柔惠就像家庭教師裡的六道骸:兩人從小處在不正常的環境、缺乏正直可靠的大人作為依靠或楷模、沒有人愛也不愛人、他們厭惡身邊的人的嘴臉,行事卻與那些人如出一轍,甚至有過之無不及。骸比較幸運,他遇到澤田綱吉,被對方展現的另一種意義的強勁打敗,進而有機會反思先前的作為,懂得保護而非利用朋友,成為和他鄙視的大人們不同的人。謝柔惠正巧相反,未獲得這個機會。硬要比喻的話,個人覺得謝柔嘉有點像澤田綱吉,嘗試對謝柔惠發起一場認知挑戰。可惜謝媛不是里包恩,沒及早發現謝柔惠在作惡並糾正她,或任由這兩個女孩以自己的方式和對方交流,她反過來幫著謝柔惠掐謝柔嘉……結果很哀傷。

  2.作者賦予的存在意義注定她必須悲劇:

  寫小說是件費腦力的事,劇中出場的角色多寡不一,戲份各有輕重,共通點是被賦予某種任務,以便表達作者的構思,進而建構起較宏大的架構。比如說謝柔嘉,她存在是為了引領讀者進入故事、邵銘清體現了初戀的青澀與苦悶、東平郡王則暗示暴風雨後尋得一個落腳處的平靜和安寧。至於謝柔惠,很遺憾的說,她是為了反映謝家的扭曲而被塑造的。作者花費大量篇幅描述她去鬥謝柔嘉,是為了顯示丹女血緣制會把人變成什麼樣子,以及改革這個制度的必要。

  回顧謝柔惠的一生,會發現丹女在她生命中刻鑿下極深的痕跡。兒時,謝柔惠為了成為合格的丹女不眠不休的學習各項技藝,甚至沒體會過飽足感;稍長,得知自己可能不是長女,為了避免失勢,她讓手沾滿血腥,背負著無法言喻的罪惡感孤單的活著;入京回來她被判定為次女,為了保命不得不遠離故鄉,到異地卑微的陪笑,出賣自己的名聲謀生。經歷那麼多事,遭遇那麼多痛苦,謝柔惠總算證明自己是長女了,無需再戴著面具。真實的面目一揭露,她和謝媛理念的差異浮出台面,雙方頻起衝突。謝媛在絕望之餘放棄謝柔惠,但為了血脈傳承,竟要丈夫找人侵犯她。感覺為了當丹女,謝柔惠的身心在她還沒自覺的時候就被自己和其他人透支了,她與任何人都缺乏交集,無法獲得愛來彌補空洞,久之,心智自然無法成長。我想,這就是為什麼謝柔惠分明還很年輕,偏偏認知總給人異樣的僵化感的原因。

  離完結剩下倒數八章畤,謝柔惠死了,死因、出事地點和找到遺體的時間與前世詭異的重疊。不同的是,這次有人當著眾人的面揭發她的作為,謝柔嘉的冤屈得以被洗清。長女在眼前逝去造成的打擊過大,謝媛因此失明。謝柔嘉趕回來看她,裝成謝柔惠安撫她。待謝媛神智恢復正常,一度勢如水火的母女針對怎麼做對謝家好這個主題進行溝通。然後就像前面所講的,謝媛交出藏經庫的鑰匙,將領導者的位置讓給謝柔清。表面來看,這是謝柔嘉漫長抗爭的最終勝利,謝家的丹女血緣制轉為禪讓制,開啓家族歷史的新一頁。實際上,從深處想,整個交替之所以能平順渡過,是因為謝柔惠死了。

  說來蠻殘酷的,謝柔惠的存在不僅說明丹女血緣制能把人扭曲成不像人樣,她本身更是這個制度的具現化。可能作者想說的是血緣制經過長時間的發展陷入瓶頸,制度本身的缺陷嚴重損害使它能持續下去的可能性,導致制度不堪毀損,自我崩解,所以謝柔惠死了,被自己害死了。但是在我看來,感覺倒像為了讓謝柔嘉提出的禪讓制能成功,所以謝柔惠必須死,她代表的血緣制隨著她的死宣告消亡,為了填補血緣制突兀的結束留下的空白,禪讓制才被現任丹主確立,合理性才獲得承認。站在謝媛的角度思考吧,以她對傳統的擁護,只要謝柔惠活著,她一定會想方設法讓謝柔惠生育女兒,這樣血緣制才能維持下去。所以,為了推翻這個制度,為了讓謝柔嘉達成理想,謝柔惠的下場唯有死。

  站在上述的觀點來評論,我認為謝柔惠是這部小說中最可憐的角色。綜觀謝家三代四個女人,謝柔嘉重生一回,這輩子有了親人朋友關愛,還得到郡王這個好男人的心,活得遠比上輩子開心自在。謝珊和謝媛在謝柔嘉直接間接的幫助下幸運的避免步上前世悲哀的命運軌跡,這也是可喜的事。就只有謝柔惠,兩輩子都自己害了自己,下場那樣淒慘,似乎謝家千百年來沉積的黑暗都由她一個人承載了。謝柔惠終究沒獲得救贖,沒機會向上向善。我覺得她不是無藥可救,只是缺乏一個澤田綱吉狠狠打醒她,示範給她怎麼做才對。是說作者沒考慮過讓謝柔惠沖到一個大家找不到的地方失憶開始新人生嗎?這樣她不用死,謝柔嘉的理想也能達成吧?真是唉唉。

  打那麼一長篇下來,有關謝柔惠的部分姑且告一段落。真奇怪,明明前面寫謝媛時還很隨性的,輪到謝柔惠就變成正經嚴肅的探討了?其實我想過來寫一篇謝媛和謝柔惠母女對彼此的看法變化的心路探討,不過不知道會不會寫,擺在這邊也不適合,就算了,來談談周成貞吧。

  在談論自己對於周成貞的看法之前,首先提一提這個角色給其他讀者什麼感覺。之所以要介紹別人心裡的周成貞,是因為我覺得自己對這個角色的認知和多數讀者不太一樣……嗯,也許有和我想法接近的人,但目前為止我沒看過類似的發言。

  在誅砂所有出場的人物中,周成貞擁有最高的討論率,評價也是最兩極的。讀者們對他的看法差距之所以如此懸殊,是因為他的特質所致。周成貞長相俊美、身世悲苦、處境艱難、表現深情、性格活潑、善於應變、口才一流,這些設定吸引一票讀者堅定不移的擁護他;然而周成貞同樣有著毛手毛腳、霸道蠻橫、裝瘋賣傻、缺乏底線、陰險狠毒的一面,這讓一票讀者堅定不移的唾棄他。感覺挺神奇的,一個人可以同時被愛著也被深深反彈著,雙方看起來似乎就像光譜的兩極,永遠無法產生交集。

  我追誅砂的同時也瀏覽起點的討論區、百度的誅砂希行吧和誅砂吧。根據我對這三個網站的粗淺觀察,讀者對周成貞的觀感可依好惡程度分成四類。第一類愛死周成貞的讀者認為女主角應該和他在一起,女主角沒選他是她沒眼光,我還看過部分這類讀者批評女主角配不上周成貞,說女主角心理有病,以及無視原作劇情設定深信上輩子周成貞心儀女主角絕對沒殺她。第二類讀者喜歡周成貞,但沒那麼迷他,也比較不腦補,有的表示知道他是壞人,但飛揚跳脫的性格是這部沉悶小說中的一抹亮色、也有人說喜歡他可不覺得他是女主角的良配。至於第三類則和第一類互相對立,被納入此類讀者多站在女主角的立場或正常的角度思考問題,他們同情謝柔嘉好倒霉,遇到渣男不停被害還被他的支持者看不順眼;他們同時不滿周成貞,他一說話做事就猛吐槽。個人感覺這類讀者比較客觀,往往就事論事不帶感情。第四類的讀者則接近第二類,他們知道周成貞不是好人,不覺得他的作為正確,也並非他的支持者,可是看到他從懸崖摔下去死了會唏噓一下幫他感嘆一聲,知道他沒死會為他開心。

  至於我嘛,對周成貞的看法大致接近第三類的讀者。我欣賞女主角,覺得她是很萌很有愛的小女生,理論上知道每個角色都有人愛,感情上卻難以想像有人會被一個兼具了渣和痴漢屬性的男配角吸引到去詆毀女主角且無視她一直被騷擾傷害的事實。感覺部分周成貞的支持者愛的不是作者所寫的他,而是自己的妄想。不過我倒不會執著於批評周成貞。一來是沒有起點和百度的帳號、二來是吐槽的話都有人幫忙說了,而且說得比我更好、三來是覺得他就是一個二次元人物,沒必要這麼認真。欸,似乎有點離題了?下面來說說我對周成貞的態度變化的歷程。 

  最初,我對周成貞是有期望的,看他和女主角在郁山打架,傷重躺在山洞裡動彈不得,被施了祝由暫時恢復行動力,和女主角以及她的跟班一同逃出生天,這樣的描述讓我覺得他和嬌娘醫經裡的周箙有點像?說不定日後周成貞會成為女主角另類的朋友——平常打打鬧鬧,交情倒很堅貞,關鍵時刻可托付性命。結果……結果我發現,拿周成貞和周箙相比——說來不誇張,是對後者的污辱和褻瀆。即使和周箙姓氏相同定位相似,周成貞就是個不折不扣的壞東西,人品差勁透頂,他說的話、他做的事,都讓我像看見大蟑螂從眼前跑過那樣噁心。想到之前曾對他寄予希望,真是蠢斃了。

  為了撫平看走眼造成的沖擊,我跑去寫東平郡王和女主角的感情發展來療傷。沒多久,周成貞偷闖澡堂性騷擾女主角,個人對他的惡感瞬間升到最高點,達到空前的境界。廚妃之王爺請納妾裡的元謹恂已經夠讓人反感了,怎麼這次出來一個比他惹人厭的男配?偷窺,強抱,這麼不堪的行為一做出來,就算安哥俾、邵銘清、東平郡王都不幸去世,女主角估計也不會和他在一起了。可能由於想通周成貞一定會愛上女主角但他絕不會如願以償,我對他產生的強烈反感逐漸消退。之後一段日子裡,周成貞不怎麼出場,我樂得輕鬆,專心看東平郡王和女主角通信。再後來,女主角被逆襲的姊姊反撲,周成貞戲份開始多起來,被作者大量描述,我乾脆養文只看評論,然後邊養文邊看評論邊選擇性的挑郡王出場的章節看邊期待周成貞下場悲慘,就這麼撐到劇情後半段。

  任何一部小說裡都有反派存在,嬌娘醫經裡的反派是秦弧,誅砂中的是周成貞,他們之所以和主角敵對,往往有前因可循。以作者散佈在各章節中的各項暗示為證,我判斷周成貞十之八九會造反,他的舉止氣質也符合一個末路梟雄應有的形象。結果造反是猜對了,末路梟雄可就錯得離譜。平心而論,可能因為我對這個角色的厭惡和無視過了頭,一直沒有客觀看待他,在倒數第十一章,周成貞的自白出來,我才赫然發現,作者筆下的周成貞和我自己想的截然不同。他的腦構造是這麼的……嗯,讓人難懂。

  我以為周成貞黏在女主角身邊並強迫她當丹女,是為了讓她對自己產生好感、願意和自己在一起、並透過她利用謝家的財富來為未來的謀反打下基礎,想不到他真的純粹是想幫女主角,只是用錯了方式,絲毫沒有半點私心?我以為周成貞會帶著鎮北王留下的兵馬強勢逼宮、和女主角等人在宮內展開慘烈的交鋒,結果兵馬還沒進京城就被郡王全部擋下了,過程如何隻字未提,被對話輕飄飄的帶過,好空虛。我以為周成貞明知自己面臨的會是失敗、但為了向皇帝宣洩長年以來變項軟禁造就的憤慨並奪取皇位,還是會毅然決然的利用剩餘的籌碼與女主角一方對峙,結果他壓根不在乎那些被招來的士兵,見苗頭不對,帶著小弟把始皇鼎和女主角拐了就跑。我以為周成貞會被押至刑場凌遲,而他會笑著一面受刑一面表示對皇帝的輕蔑一面慷慨赴死,結果他拉著女主角想殉情被郡王阻止於是自己裝情聖去死了。

  什麼,就這樣嗎,他到底在幹嘛???——看完周成貞死去的那一章,我的心裡不斷發出這樣的吶喊。想不到心目中那個梟雄,本質上是個虛無主義者?!而且他說了那麼多做了那麼多,竟然從頭到尾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真的假的?!現在想想,周成貞抱著謝柔嘉逃避郡王的追蹤時說的話未必老實,不過他本來就不是我的菜,又是和我的認知相反的人,既然如此,那他究竟在想什麼,他怎麼莫名其妙的死了,又有什麼關係呢?作者要他死就死吧,起碼女主角的安全有保障了。這樣想著,結論很快就做出來。在那一天,周成貞真正成為一個讓我全然不在乎的角色。也因此,在最終章看到他偷偷用石頭丟謝柔嘉,以及送信來秀存在感,我依然依然對他無感,僅在日後思索起這三個反派的結局時,為謝柔惠默默感嘆一下。

  對女主角造成這麼多傷害,不停秀下限讓人反感反感再反感的男配都能有個不錯的結局,而反應謝家扭曲文化的謝柔惠居然死了,死得如此果決乾脆,毫無轉寰的餘地……真是,真是,重男輕女啊!!!作者實在太太太太太太不公平了。

 

創作者介紹

人生是一場美麗的幻覺

yihan2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