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二零一五年的十月的最後一天,距離上傳「回顧東平郡王與謝柔嘉的感情發展(一)」這篇文的時間,已過了約二個月又二十天。這段期間中,在原作裡,謝柔嘉如我所願的和東平郡王結婚了。對一個看好郡王當男主角同時覺得他很有愛的人而言,沒有比這更高興的事了。看一些對郡王特別有意見或比較偏激的勺子柿子黨在那邊崩潰還是潛水不留言,感覺超爽的~

  可惜嘉嘉目前跟我東平很親近,但她在設定上是個不具男女大防觀念的人,要把這份親近歸類成對異性的好感還早,而郡王也答應謝柔嘉隨時可以和他分手,以至於不能百分之百確定他倆配成一對,真是讓人超不放心又煩心的啊!!!!硬要說服自己的話,這兩人對彼此的意義特殊,兩情相悅並非不可能、加上周成貞預計會把謝家和鎮北王府綁在一起謀反,謝柔嘉為了保護無辜的族人勢必要向皇帝表示忠心,和效忠皇帝的安定王府維持聯姻是最簡單也最快的方式。基於感情和現實的需要,本人推測,謝柔嘉應該不會離開東平郡王了,就這樣和他好好生活下去吧。如果謝柔嘉還是離開,回顧就寫到他們最美好的那刻到來為止。上帝保佑我千萬別看到那一幕……!

  接續上一集,東平郡王在京城的碼頭送謝柔嘉上船,兩人的人生軌跡短暫的交錯後再度分開,前者留在京城的安定王府,後者則回到故鄉巴蜀。想到向謝柔嘉說過有事可以寫信給他卻沒告訴她地址,東平郡王將部下黃藥安插進彭水的縣衙。黃藥擔任的職務是掌管文件印章的主簿,暗地裡卻是郡王和謝柔嘉之間的傳信人。原作設定京城到巴蜀的路程約十天,從郡王發現自己的小疏忽到黃藥帶著信抵達彭水就職花的時間應該也那麼多吧。

  根據後文推測,這十多天郡王是在家渡過的。對他而言,這可能只是一段平凡普通的時光,對謝柔嘉來說,意義截然不同,她差點在礦山被活埋,又和邵銘清訣別。瀕死和與重要的人無預期的離別對心理影響極大,兩件事接連在短期內發生,沒留下任何治療或平復的餘地。即使原文未加著墨,可想而知,這些事深深傷到謝柔嘉。她變得封閉多疑,不願讓人走進內心。因此,看著送來郡王親筆信的黃藥,面對希望與她保持聯絡的郡王,謝柔嘉的回覆很客套,把他特意提筆再寫的慰問信已讀不回,還說我們「又不熟」。

  就個人而言,身為讀者,我不認為他們真的不熟,而是謝柔嘉怕再次被傷害,下意識啓動防衛機制,對欲親近的人實行更嚴格的檢驗;不然就是單純在療傷期,提不起精神理人。

  東平郡王此刻尚不知謝柔嘉的遭遇,亦不知她彎彎扭扭的心路歷程,但這人見微知著,早從黃藥的回報感覺謝柔嘉情緒有異,始終惦記著這件事,連出差也沒忘記,還被文士揶揄。日後結束任務回來,東平郡王碰巧在玄真子的道觀遇到不該出現在此的邵銘清,讓他更確認自己的想法——謝柔嘉心情不好。在文士眼中,東平郡王是高傲的,這輩子從未討好過人,也沒對人低聲下氣過,如今竟然碰了釘子。假如對方不是謝柔嘉而是別的什麼人,那人在郡王眼中大槪會好感度狂降、從想交好的對象瞬間淪為一般的路人甲吧。偏偏東平郡王對上的是謝柔嘉。她救過他卻沒要回報、沒想過討好巴結他、不沖著他犯花痴,信任他依賴他。郡王見過很多小姑娘,大槪沒一個像她那麼特別。所以他願意嘗試去瞭解謝柔嘉冷落他的原因,令人調查謝家這陣子出了什麼事。

  由於玄真子建議,皇帝暫停東平郡王尋找始皇鼎的任務,拜此所賜,郡王得以在家悠哉的過中秋節。與此同時,謝柔嘉在青山礦事件中表現傑出,謝柔惠被認定抱錯,一夕間失勢,加上得罪老爹,被迫頂著二小姐的名義入京求活路。聽聞謝柔惠抱上顯榮公主的大腿,想起遠在千里的謝柔嘉,東平郡王詢問部下調查結果出爐沒?出乎眾人意料,彭水的回信先來了。侍衛照慣例報告信怎麼到手。得知謝柔嘉老早準備好回信,還附上祝賀的禮物,原本閉目養神的郡王很有深意的睜開眼睛。分明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動作,我居然讀到滿滿的「那個丫頭總算想起我了」的抱怨感,真是超可愛的啦!感覺郡王一直在關心嘉嘉,就算文士認為嘉嘉不回信的話郡王也不會再寫信,可是我猜,一旦確切瞭解她發生了什麼事,他還是會再寄信過去吧。畢竟鬼門關前走一遭,不是開玩笑的。

  回歸正題。謝柔嘉送郡王的賀禮是能幻化為月亮的符紙,她自己畫的,在中秋節這個象徵團圓的日子裡看眾月亮互相輝映,十分富有情趣。注視符紙月亮高掛天空,東平郡王笑了,自然地和文士說起兒時和父親外出的見聞,並且隨性的來了場和平時形象截然不符的擬聲表演。賞月完,郡王回書房提筆給謝柔嘉回信,寫到一半,文士送來關於謝家的調查結果。得知謝柔嘉差點沒命,那一刻,東平郡王啪的折斷手中的筆。其實我蠻好奇為什麼筆不是從手中滑落而是被折成兩半?這時驚嚇的成份應該大於震怒才是??但怎麼想都想不出答案,所以,算了。本章萌點在於郡王感覺心像被人狠狠插了一刀。從最早在船上對謝柔嘉感到不忍和心酸,這次的心痛可說升級了。由此可見,縱然分隔兩地,東平郡王對謝柔嘉的在意程度並未減少。

  作者沒描述東平郡王把青山礦崩塌、謝柔嘉獻祭、謝柔清出事、邵銘清離開這些訊息串在一起後有什麼反應,可是以郡王的聰明,應該能輕易拼湊出事件的全貌。時間一口氣跳到幾天後。文士向郡王提及給謝柔嘉的回禮內容。東平郡王聽見回禮是他愛吃的點心,不由得困惑了一會,才在文士的說明下釋然,反問及謝家的現況。文士想也不想,立刻精確的回答出來,證明東平郡王對謝柔嘉由被動關心轉為主動關心。

  至於謝柔嘉呢,因為喚醒謝柔清,和邵銘清也好好把話談開來,乍看之下接受了分離的事實,不再為此難過,心情卻開朗不起來。獻祭事件讓她對謝家的惡質扭曲有了更深的體悟。現實這麼醜陋,想改變的變不了、不想變的留不住,她不知如何是好,感到茫然和無力。

  懷著沮喪感過了一陣子,東平郡王的回信和中秋回禮到了。謝柔嘉想起自己在一個還不是那麼熟的人面前抱怨這麼私人的事,難免有些害羞。可是東平的回信相當高明,不是刻板的說教或直接指點她怎麼做,反而以親身為例,講自己兒時做過的傻事,讓謝柔嘉產生親近之情,最後委婉的列出個人經驗談。這番不著痕跡的安慰和鼓勵總算使謝柔嘉振作起來,再度投入改革家族、避免滅門的重責大任。

  後來東平郡王和謝柔嘉通信的過程作者同樣未加提及,大槪是考慮到劇情進度吧,時間點瞬間拉開,從今年的八、九月一口氣跳到隔年過年,嗯,應該是一月還是二月。這四、五個月中郡王和謝柔嘉怎麼來往,他們都聊了什麼,這些部分幾乎得靠讀者腦補。討論區裡郡王常被其他男配的支持者批評為形象不豐富,理由大致在此。郡王的戲份總被這個人或那個人佔走,不得不以直接的白描法一筆帶過,蠻令我哀傷的。

  不過,縱使是需要用想像去填滿的片段,它仍然有其意義。熬過這麼一番折磨人的開頭,東平郡王和謝柔嘉不算深厚的情誼得以突破時空和心理的限制,順利的維持下去。郡王並非一位身在遠方的無關緊要的男子,或是一張曾經相識的如今逐漸被遺忘的面容,他逐漸成為謝柔嘉生活中的一部分,讓她感到愉快、理解,以及支持。謝柔嘉起初不想回郡王的信,現在一接到信馬上拆開來閱讀回覆,還引述他的話讚美自己,證明郡王在謝柔嘉心中奠定下基本的存在感和信任感。

  更重要的一點是,從後面郡王的感情表現反推回去,大致能判定他在這段通信的期間對謝柔嘉產生感情。沒相處多久、沒見上幾面,一個人就會愛上另一個人?這樣的事可能發生嗎?我想,彩雲國物語番外中某句話可以解釋這個情形——純潔正直的交際來自交換日記。這樣的交流方式,這樣的動情原因,套在郡王這種感情慢熟、一根筋又正經的人身上,再恰當不過了。

  作為一個神經粗到不行的傻大姐,謝柔嘉對於東平郡王的心思毫無所知,很認真的想幹嘛就幹嘛。有了大小姐的身份加上郡王的精神陪伴,她致力於貫徹從重生以來背負的使命:變革家族制度。她改善了礦工的處境、讓礦山休養生息、和頑固勢利的長老較勁,可說過得充實美好。相較於謝柔嘉,原作另一個女主角謝柔惠,在京城的生活同樣在繼續。她成功拉攏到公主當靠山,人身安全獲得保障,不必擔心小命不保。不幸的是公主純粹把謝柔惠視為僕人,以彌補自己不得父皇和妹妹們喜愛的內心空洞。跟在她身邊,謝柔惠不僅要拉下臉陪笑,更高層次的需求,比如受尊重或被崇敬等,通通無法得到滿足。一旦嘗過權力的滋味,就很難回頭過起平常人的生活。習慣高高在上的謝柔惠不願接受現在的處境,迫不及待想為自己謀求更優勢的地位,因而把主意打到東平郡王身上。

  早在兒時,謝柔惠便常扮演謝柔嘉。謝柔惠洞察力強,對謝柔嘉的行為心理有一定的瞭解。這次她的方式和之前差不多,就是假冒成東平郡王的救命恩人,請他庇護自己,以他的權勢讓她脫離困境;行不通的話也無妨,利用散播她救過他的消息,或許能伺機改變現況。

  郡王富有教養,為人有恩必報,卻遠非好唬弄的傻瓜或能隨便拿捏的軟柿子。確定謝柔嘉是正牌的救星而謝柔惠是冒名的小騙子,他對謝柔惠的態度旋即恢復一般,就是路上見到會打招呼問候一下然後沒戀棧的告別的那種。想著好死不如賴活乾脆賭一把,謝柔惠趁在皇宮偶遇郡王而他不注意的瞬間,把跟班謝瑤果斷的推下水,重演游泳救人的場面。

  此等手法過於拙劣,郡王根本沒被騙到,甚至沒跟謝柔惠利用自己的不良居心計較。他不上當很好,糟糕的是,別人上當了。顯榮公主頭腦簡單主觀強烈,毫不懷疑的相信謝柔惠的話,認定她救過十九叔,怎料叔叔不長眼弄錯恩人,真是太過份啦。日後韓國公府舉辦的宴會上,公主當著眾女客的面,暗示謝柔惠救過東平郡王。換句話說,他們兩人有私情!

  人多嘴雜是常理,權貴人士的八卦講起來總是特別有趣,東平郡王和謝柔惠的緋聞被大嘴巴往外傳,傳得沸沸揚揚。東平郡王本來想,謝柔惠是小姑娘,就算給人印象不好,但她被家族拋棄,無依無靠,拿自己當踏板利用一下也算了。豈知連皇帝和病重的安定王妃都知道這事,王妃為此特意派人來問。孰可忍孰不可忍,東平郡王怒了,建議皇帝既然丹女之爭結束,是時候遣返謝柔惠,免得她再被周成貞和公主利用來害人。郡王的話有道理,皇帝同意了,謝柔惠回彭水的事拍板定案。

  謝柔惠會乖乖回家嗎?答案是不會。她爹都知道她幹了啥好事,決心這次一定要在半路上做掉這個女兒!這種情況下誰要回家啊,能在京城拖一天是一天。艱困到望不到出路的險境步步逼近,謝柔惠不屈不饒,沒有放棄。她設法尋找並利用每項自己能掌握的條件,期望像之前一樣突破局面。總之,不管怎樣,就是要賴著不走!

  結果,險境竟然真的給她逆轉了。

  在韓國公府上,謝柔惠被周成貞與顯榮公主逼迫上台當著男女賓客面前跳舞,個人和家族的名聲盡失。回到住所,謝柔惠受不了打擊,把自己關在房間狂哭,不知多久沒出來。謝瑤遇事扛不住,又擔心謝柔惠的身體,跑去敲她房門。對談幾句,謝柔惠推門而出,謝瑤赫然發現她雙眼發紅,彷彿厲鬼。

  什麼是機會,這就是機會啊!察覺一個可能可以挽救自己的契機出現,謝柔惠連忙請公主前來探訪,並和謝瑤聯手裝可憐,求她為自己找醫生看能否留下來治病。

  這一找不得了。由公主和郡王派來的兩位大夫信誓旦旦地指出,謝柔惠是眼裡長痣。這是一種眼疾,基本上,患者的症狀不一,有的人眼中的痣會隨時間消失,有的則會留下。像謝柔惠的情況,則是情緒激動加上過度哭泣導致病情爆發,適當服藥即可好轉。

  知道自己的眼睛生來也有紅痣,謝柔惠恍然大悟了。原來她確實是大小姐,是先生出來的那個!奶媽看錯了,害得她活得這麼辛苦,活得這麼不安,活得這麼不堪!!天底下有比這更諷刺的事嗎?!哈哈哈哈哈哈哈!!!!

  面對這堪稱人生十四年以來最戲劇性的轉折,謝柔惠用瘋狂的大笑來宣洩內心長期以來壓抑的複雜感情。為了保證大小姐的頭銜永遠屬於自己不被奪走,從生出疑心的那天起,她不停的殺人害人。做了這麼多的事、承受罪惡感和愧疚,不惜弄髒雙手,沒想到根本沒必要!!

  可笑與否姑且不提,放眼此刻,這個消息、這件事,確實是老天賜予的,讓自己由谷底翻身的最佳機遇!!

  確定自己長女的身份無誤,謝柔惠從容的安排其餘事務,預備回家掀起一場風暴。

  後來的日子裡,每次憶及這段情節,我忍不住會想,假如郡王派去的太醫回來將診療過程回報給郡王本人,或許謝柔嘉接下來的遭遇不會那麼慘。讓人惋惜又無奈的是,送走謝柔惠是早就安排好的決定,郡王那時在床前照顧安定王妃,剩餘未完成的部分全交給文士處理。文士是盡職守本份,然而還沒聰明到能從太醫的報告嗅出陰謀的味道,一個無意間縱虎歸山,謝柔嘉莫名其妙被害了。

  送走謝柔惠,了卻一樁麻煩事,京城似乎重拾安靜和平。安定王府裡,文士跟東平郡王正聊著天。說是聊天,更像文士單方面說自己覺得有趣的事,話題很跳躍,郡王邊寫給謝柔嘉的信邊聽部下說話,想答的時候就回一句。聊啊聊,他們聊到謝柔惠。文士慶幸的說好險這小姑娘願意主動離開,否則他就要來硬的了。聽見文士講起謝柔惠回家的細節,郡王敏銳的察覺不對。連番追問四個問題,他發現大事不妙,起身就要去彭水。文士不明白怎麼了,連行李都不帶就出門,未免太誇張?郡王停下腳步,耐心簡明地點出原因。瞭解事情是真的不妙,文士拉高嗓門,讓人幫忙準備馬匹。

  送謝柔惠離開是東平郡王的主意,站在局外人的角度分析,他的做為沒有不當之處,讓她留下肯定會引發更多風波,連累更多人,郡王果斷的劃下停損點,而且去信告知謝柔嘉,讓她提前有心理準備,可說能做該做的都做了。但是,即使郡王心思縝密,也料不到謝柔惠會在最後關頭找到救命的稻草,憑藉運氣和對謝大夫人心理的掌握能力再次上位吧!如果他侍疾後有多問一句,要是再一點點關心,就能攔住謝柔惠,他不會成為間接害了謝柔嘉的人。要我來說,感覺郡王像親自為重視的人送上一顆點燃的炸彈,然後眼睜睜看著它在對方的手中爆炸……真是超悲的。

  於是乎,在謝柔惠返家的旅程即將迎來終點之際,在她招來的腥風血雨悄悄籠罩謝家之時,東平郡王倉促離京,單騎趕往彭水,想阻止謝柔惠。他知道謝柔惠和謝柔嘉最早結下的恩怨成因,他知道謝柔惠有多狠,知道她這次對謝柔嘉的殺意有多堅決。而謝柔嘉呢,一個單純沒心機的小丫頭,敗給謝柔惠的可能性太大了。

  抱著賭上性命的強烈覺悟,東平郡王像跑馬拉松的那位傳令兵一般日夜兼程、不顧一切的衝向彭水。前面提過,從京城到巴蜀要十天,意思是以最快的速度也要走十天,慢慢來的話,花半個月或更久都說不定。郡王啓程的當天,謝柔惠已經快到了彭水外圍,任何人稍加思考都能明白,除非有任意門還是會瞬間移動,否則再怎麼趕都無濟於事。這一點,相信郡王本人同樣明白。

  可是就這樣算了嗎?他會就這樣算了嗎?

  不會!要是東平就這樣有所怠慢,我真心認為他沒資格當男主角。

  為了顯示郡王的旅程如何艱辛,作者用了十五句話,一個小片段,描述他這一路怎麼過來的。郡王顧不上休息和吃喝,在部下前方縱馬狂奔。他不在乎身體疲累受損,一心想省下所有瑣碎的時間,哪怕一步也好,只想早點到達那個重要的人身邊。看得我好感動啊,整個人都在心疼郡王還有那匹被他半途累垮跑到倒地的可憐黑馬。

  世間有太多無能為力的事情,東平郡王這回的努力也淪為一次徒勞。他加緊速度拚命想制止悲劇發生,不過謝柔惠提早出發注定她提早返鄉,雙方在距離上的差距太懸殊,客觀事實擺在那裡,不是憑意志啦決心什麼的就能解決的。等郡王終於踏進謝家大宅的正門,謝柔惠已經利用謝大夫人逼死謝老夫人、讓謝柔嘉被迫逃亡,重新坐上大小姐的寶座約十多天。這樣算一算,東平非但沒救到嘉嘉,路程需要的最低標準天數也沒縮短……作者寫得很現實。

  以執行任務恰巧路過,聽聞謝老夫人亡故,特意來慰問為由,東平郡王和謝大老爺及謝大夫人在大廳坐下來。客套的寒暄之後,郡王切入主題,提出要求想和二位謝小姐會面。謝柔嘉跑路人不在,謝柔惠踢掉她成為大小姐,無論哪個都不能讓他見。思及此,情急之下,大老爺開始對東平畫唬爛,配上勉強附和的大夫人,聽起來說得頗有道理。只是這對夫妻忽略一點,見多世面,在陰謀詭計層出不窮的宮中混過來的郡王可說是本書中智商情商頂尖的角色,哪可能被騙?相反的,謝大夫婦一席話驗證他的猜測。最糟糕的狀況發生了,謝柔嘉不再是大小姐,甚至不在這裡了,她在一個他不知道的地方飄泊,音訊全無、安全堪憂。

  儘管有了這層悲哀的認知,東平郡王照樣鎮定自若,維持進門時的態度和謝大夫婦應對。好險郡王當下的情緒和人在弔喪場合的預期表現呈現高度契合,不然我估計他也沒多餘的心力偽裝,即使愚蠢如謝大夫人,八成也能看出他的憤怒。說著「是我在京城沒有照看好她,如果照看好她,也不會讓今日的事發生。」這樣表面客套、實則暗藏殺意的話語,郡王內心隱含的自責和疲倦顯露無疑,和本人出場以來一貫的自信強大形成鮮明對比。

  問完想問的話,得知想知道的訊息,東平郡王禮貌的起身告辭,和自行跟來的找完謝柔惠出氣的周成貞前往縣衙安頓行囊,同時釐清當日的詳情。

  獨自坐在前往縣衙的馬車裡,再次想著「是我在京城沒有照看好她,如果照看好她,也不會讓今日的事發生。」,東平郡王捏碎了腰間掛著的玉佩。這次不像上回折斷筆一樣或許還有驚訝的意味,完全是為了出氣而做的舉動。看到這邊,除了感嘆謝柔惠能把一個有修養的好青年弄到想殺人真不簡單,我更多是為了謝柔嘉能這麼有力的影響郡王的心而激動不已,不禁懷疑向來僅從側面被渲染對嘉嘉有愛的東平,是真的也愛上了她?!

  東平郡王是否愛上謝柔嘉是我長期以來追文的懸念,答案是是與否對我很重要,然而要到第五卷第87章,離全文連載完畢剩下一個月的時候,作者才給出確切的解答。能確定的唯有東平不會只為了嘉嘉的遭遇痛心這麼一次。至於下次是何時呢?留待未來揭曉。

 

創作者介紹

人生是一場美麗的幻覺

yihan2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