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季午後的斜陽灑落了大半個彭水城。外觀多為黑、白、灰色的民宅因包覆一層淡金而顯得耀眼,散發出如夢般溫暖模糊的質感。位於城中央的謝家大宅的某院落寢室,一名約莫不惑之年的中年男子正倚在架子床上,閱讀手中展開的書卷。

  男子的頭正對著窗戶,他埋首沈浸於文字世界,偶爾透過敞開的窗扇遠望外頭古樸雅致的庭院。時間的流速似乎放得極緩慢,男子心境無比清明。讀完一段落,他放下書卷,換個姿勢舒展身子,放鬆享受此刻的靜謐美好。

  有人扣擊門板二下,男子沖著音源的方向詢問何事。小廝打開半邊門,恭敬的提醒道:

  「先生,快到未時末了。」

  「這麼快?知道了,我這就去。」

  男子由床上起身,穿好鞋,站到銅鏡前檢視儀容。確認外表從頭到腳都整理的服貼整齊,他向小廝點頭致意,對方連忙鞠躬回禮,目送他前往設在院落一角的書齋,準備進行每日例行的授課。

  男子最早乃是安定王之子,東平郡王周衍的文士,他追隨郡王東奔西跑,深得重用與信賴。八年前,東平郡王迎娶謝家的小姐為續弦,鑑於謝家女子的身份特殊,文士遂協同郡王搬離京城,到巴蜀定居落腳。安定王一脈尋找始皇鼎的任務已被德皇帝卸下,郡王落得清閒,成親二年後,郡王妃誕下一子,郡王便將教導兒子的任務交給文士,自己代替忙碌的妻子處理家務、與人應酬。

  由幕僚轉職成教師對男子來說難度不高,謝家上下皆稱呼他為白先生,待他客氣有禮。男子本身具備的知識和豐富見聞想指導六歲孩童綽綽有餘,小公子本身又聰明活潑,頗有見解。他暗忖,再也沒有比這更順心如意的生活了。

  勉強、非得、硬要說白先生有哪裡感到費心的話,大多出於他的學生,郡王殿下唯一的嫡子身上吧。那位小公子顯然遺傳了更多母親一方的血統,這使他在常人眼裡多少顯得神秘而難以理解。不過郡王和王爺王妃對此倒不以為然,交代他把小公子當成普通孩童看待即可,無需過度保護。他聽命照做了,教導那孩子兩年,至今雙方處得都很愉快。

  沿著長長的青石甬道向前走,穿越院牆上的月亮門,白先生來到一棟建在竹林中的二層小樓。此地氣候涼爽,景色清幽,置身其中彷彿能遠離塵世一切喧囂。書齋面積約十來米,從門口右側登上扶梯,可抵達擺放大量藏書的頂層。底層設有成對的坐榻,幾案邊擺放筆墨紙硯,幾幅名家所寫的墨寶懸掛牆面。他推門入內,換上便鞋,在其中一張榻上就坐,等候學生的到來。然而茶湯喝完一碗,過去了可能有一刻鐘,理應坐到另外一張榻上聽他教誨的孩子依然不見人影。

  白先生有些困惑了,匆匆步出小樓,站在台階上四處張望。與此同時,他的腦袋飛快運轉。

  郡王一家三口中,每個人性格不同,行程也大不相同。就他的印象而言,郡王殿下偏愛居家生活,一般待在正院,非家庭日鮮少離開大宅;郡王妃好動,天天外出,活動範圍多半限於礦山和彭水城;至於小公子,由於年紀小,除了三餐和學習時間必須出現以外,平常都被殿下放著在大宅裡自行亂跑。

  為了讓人在用過午膳後有機會小憩,小公子的學習時段訂在申時。

  莫非那孩子睡過頭了?

  白先生思忖,招來僕役去學生的住所詢問狀況。

  那人回來得很快,神色凝重,白先生一看就有不好的預感。

  「先生,他們說小公子沒回院子午休,所有房間都找過一遍了。」

  「是嗎?」白先生眉間的皺紋加深了。

  既然不在自己的房裡也沒來書齋,人會在哪裡?是否在大宅的哪邊玩耍遇到危險無法脫困?或是更糟糕的……偷跑出門???

  「將這件事通知殿下,記住別隨便張揚。」白先生壓低聲音叮嚀道,僕役領命迅速而去。

  雖說職業是教師,但小公子是白先生一路看著長大的,從包在襁褓裡的嬰兒到現在成長為見面時會用燦爛的笑臉迎接他的可愛男孩,白先生對自己的學生有著一份近似父親的感情,兩人的交流不僅限於書本上的東西,也分享關於生活的種種體悟。

  白先生站在原地,雙手抱胸思考,一隻腳的腳尖焦急的輕點地面。謝家大宅佔地寬廣,想從中隨機找到一個小孩無異於海底撈針。不過他和小公子親近,知道他喜歡待的幾處特定場所,其中之一的花園正好位在附近,他可以先去那裡看看。

  念頭一閃,白先生吐了口氣鎮定心神,挽起衣袖,果斷邁開步伐,踏上他的尋人之旅。

  謝家大宅在彭水名聲赫赫,即使放眼巴蜀全地,它的佈局之精巧和歷史積澱之深仍無人能出其右。有別於京城園林的華麗氣派,巴蜀的庭院深受五行思想影響,在設計上更尊重自然,強調人與環境的融合,最大限度的保持地勢地貌,建築材料多使用木頭,配上大片林木,予人質樸天然之感。

  走著走著,眼角瞥過手邊的銀杏林,全黃的落葉在地面密密麻麻鋪滿一層,呈現一種令人啞然的壯觀與安靜。

  倘若平時閒暇有餘力,他或許會停下來瀏覽美景吧。可惜當前他有要事纏身,沒那份餘裕。

  白先生遺撼地想著,加快足下前進的速度。他記得幾天前小公子向他提到桂花樹跟他講了很多故事,如今回憶起來,倒值得前往探查。

  ——但願巫清娘娘保佑小公子人在花園,不然真的麻煩了。

  不知不覺被巴蜀濃厚的巫術信仰給感化,白先生在心中反覆呢喃,祈求事情往好的方向發展。

  大巫清保佑白先生,進了花園繞不到五分之一圈,他幸運的在預期的地點發現尋找中的人。一棵需要兩人合抱的桂花樹傲然聳立草地上,蒼綠的茂盛枝葉被修剪成巨大的半圓弧狀,一串串小花穿雜其間,如同傘蓋上的紋路。空氣中充滿清甜的香氣,受陽光加熱,聞著芬芳溫暖,竟讓人有幾分醺醺然。

  桂花樹下,一個粉雕玉琢的小男孩似是沈睡,他雙眼閉起,小小的手交握放在胸前,身軀隨呼吸徐緩的起伏。

  白先生頓時放下心中的大石。小公子並非發生意外或特意蹺課,單純是睡過頭忘了去書齋。他放輕步子走到樹底下,跪在草地溫和的出聲呼喚:

  「公子、公子,小公子。」

  「——哈啊,白先生,午安。」小男孩揉揉惺忪的睡眼,坐直上身笑著回答。

  和睡醒後習慣獨自靜一會再與人接觸的東平郡王相反,小公子對於一醒來馬上接觸人這件事毫無牴觸。想起父子倆擁有相似的面部輪廓,性格和習慣卻存在著諸多差異,白先生不禁莞爾。

  「您怎麼睡在這裡?不留心的話會感冒喔。」

  「吃飽飯後我來找它聽故事,因為太累想說眯一下,就……」小公子老實的交待。忽然他意識到先生不該出現在這裡,嚇的忙不迭抬頭望他。

  「先生,現在是什麼時間?!」

  「嗯,應該已經過了申初一刻,我猜,大槪介於二刻到三刻吧。」白先生捻捻鬍子,故作高深的回答。

  從花園到先生的書房可是很長一段路呢!即使坐轎子,至少也要半刻鐘。假如很晚才上課,自然很晚才下課,耽誤到用餐不說,扣除父親問話和沐浴需要花費的時間,他就沒空研讀母親寫的看山經了!!!

  馬上聯想到這點,小男孩臉一僵。

  白先生笑看小孩瞪大眼,半張著嘴,一副沈浸在重大打擊中的震驚樣。孩子愛玩無可厚非,然而養成守時的習慣對他的一生至關重要,他希望學生深刻的認知到這點,並且牢牢記住。

  東平郡王生性冷靜理性,在他長期的身教示範下,小男孩心情調適的也快,想通是自己睡過頭做錯了不說,還讓人擔心的找來。他咻地站起身,向面前的先生鞠躬:

  「先生,實在抱歉,是我貪睡,拖延了上課時間。」

  「如果以後再發生類似的狀況,知道要怎麼做了嗎?」白先生試探性的問道,語氣平和。

  「是,我會回房休息,請人在上課前叫醒我,明早有空再來花園。」

  「嗯,很好,您知道哪裡錯了,也曉得如何改過,這樣就夠了,這件事就此打住吧。」

  「嗯。」小男孩正經的應道。「那,我們現在去您的書房?」

  白先生搖頭,微微一笑:「不了,」說著,他撩起衣襬,大方的在地上盤腿而坐。「親近自然有助於陶冶身心,我想,今天就在這裡開講,如何?」

  郡王只規定兒子需跟著白先生學習,至於具體的時間、場所、內容等,皆由白先生自行安排。好比在申時上課,就是師生商議的結果。在花園講學倒真的沒什麼不可以,不過之前並沒有這種先例。小孩聽了十分高興,白先生一說完,他隨即展顏燦笑,像離弦的箭似的衝來抱住他。

  決定好在花園開講,可也不是什麼都不做就這樣直接上課。白先生牽著學生的小手,倆人走出草地,隨意在石板路上漫步。過了片刻,他們找到一個埋頭清掃路面的丫頭。白先生趨前吩咐她幾句話,再和學生回到樹下。不久,有僕人攜著大包小包匆匆跑來,傾刻間,蓆子在樹下鋪展開,茶几、茶具、熱水和食盒擺在邊上。一大一小兩師生盤腿相對而坐,賞花似的邊喝茶邊聊起來。

  說是聊天,主題倒也並非尋常的家庭或個人瑣事,而是檢驗小公子近日溫習課業的成果。白先生任意由三字經和百家姓中選擇幾段作為開頭,要求學生往下背頌直到他叫停,或者解釋其內容含意。數次考核下來,確定小公子已熟讀這兩本書,白先生欣慰的讚賞幾句,把話題引到另一本程度更深的讀物,千字文上。

  千字文的主旨對六歲小孩來說過於艱澀,白先生不急著在短期內一口氣教完,他簡單向學生說明文章的槪要,先讓他有全盤粗淺的槪念,接著把開頭兩句的意思儘可能仔細淺白的說給他聽。

  隨著一句句耐心反覆的講解,年幼的孩童的表情逐漸由似懂非懂到恍然明瞭。白先生懂得見好就收,確定學生把先前的講述內容吸收進去,他便停止往下教,打開食盒的蓋子,笑著朝學生推過去。

  明白這是一個訊號,小男孩暗示關於那些不怎麼有趣的讀物的講述結束,可以輕鬆了,立刻眉開眼笑,取出一塊紅豆糕放入小碟子。

  「小公子,您之前常說這棵樹會跟您說故事,請問它都在說什麼?您知道,我沒辦法聽見它的聲音,不過很好奇。」

  小男孩停下用叉子切糕點的動作,仰望著樹蔭認真回想:「就是,它見過的各種事啊!」

  「比如?」白先生耐心的鼓勵他說下去。

  「比如誰躲起來偷懶沒認真掃落葉、還有廚房要做桂花糕,一次摘走太多花,讓它很哀傷、還有某年的賞花宴上,家裡的小姐和被邀來作客的公子躲在這裡私……私……那個叫私什麼……?」

   拚命回憶當初聽到的超出理解能力的詞彙是什麼,小男孩按住頭,純良的臉上寫滿疑惑。和學生相反,當先生的聽了臉色立即大變。不問不得了,這一問,他嚇得差點沒捧住茶碗。是私會,是私會沒錯吧!這棵樹都在講什麼東西啊!!好在小公子還不明白那名詞背後的意義!!!

  白先生向來認為教師不僅要在知識上督促學生,也要瞭解學生的內心所想,從而在適當的時機引導他,避免他走向歧路。是故,他以自己對桂花樹的好奇為切入點,不著痕跡的探索小公子的交流情況。可是你瞧瞧,他都聽到什麼?!

  默默的在心底記住此事,郡王的前任幕僚、現任的王府教師,決心回去向兩位主子報告今日的見聞,請他們考慮少讓小孩來花園玩。

  察覺自幼指導、照顧自己的人面色陰鬱,小公子關心的趨近。

 「先生,白先生?您還好嗎,有哪邊不舒服?」

  短短軟軟的手指輕觸面頰,瞬間撫平白先生激動的情緒。

  「哈哈哈,沒事的,您放心,老人家只是太驚訝了,不要緊不要緊。」

 白先生冷靜下來安慰對方,並做作的露出一個誇張的笑臉。

  「是嗎?那就好。」有了先生保證,小孩收回手,放心的拍拍胸口。那雙酷似其母的大眼波光流轉,唇角微微翹起,帶著不經意的誘惑風情,看得人心跳硬是停了一拍。白先生心中暗道,不愧是那兩位的孩子,完美的遺傳到父母優秀的外貌。

  說到郡王夫婦嘛——嗯,白先生搓搓下巴,他忽然想到一個有意思的故事,既富深意,亦發人省思,適合現在拿來講。況且,讓小公子知道自己也能講好聽的故事的話,也許他會比較少來找這棵樹?

  「小公子,先生也來說故事給你聽好不好?保證從來沒聽過喔!」白先生昂起胸膛,朝著小孩努力的毛遂自薦:「先生敢打包票保證,桂花樹也不知道我要講些什麼。」

  「真的?」小公子被勾起興趣,揪住先生的衣擺不停搖晃請求:「我要聽。快點快點,說給我聽。」

  「好的。」

  白先生清清嗓子,注視小主子的雙眼,專心向他講述起來。

 

創作者介紹

人生是一場美麗的幻覺

yihan2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十五夜下的狼嚎
  • 好萌萌噠的小公子…
    真高興能看到你的部落格,狼叔會常來逛逛滴!
    PS.要怎麼稱呼你呢?中英轉換太麻煩了!><
  • 哈哈哈,其實狼叔可以不必常來,我一個月才上痞客邦一次,更新的速度很慢,這裡也沒什麼人會來,也沒人會留言,所以偶爾來看看就可以了免得浪費時間。不介意的話,叫我小意就好~

    yihan25 於 2016/09/19 18:3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