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道理說,人物評論等到原作全部完成再來寫比較妥當,畢竟在一部長篇連載的小說中,各角色的心態會隨時間和閱歷改變,在某人出場不久就下定論似乎過於主觀。雖然如此,昨晚誅砂第四卷第十六章一放出來,周先生便以一句台詞讓我頓時震驚不已,整個人陷入深刻的無法置信的情緒中,一個晚上沒能好睡;於是決定先寫一些對於這人的想法,以釐清他帶給我的巨大困惑,也算是作為追文過程中的留念以及考試後久違的練筆之用。

  周成貞這個人對於女主角而言,有著極為負面的意義。女主角前世嫁給周成貞的祖父當繼室,就輩份上來說,周成貞要叫女主角為祖母。女主角是個美人,周成貞性好漁色,看上自己年輕的祖母,對她毛手毛腳不說,最後為了某件事讓人將她勒死。從這些描述來看,可以說周成貞就是個渣男,在女主角死前他甚至把兩人間發生不倫關係的責任推到她頭上,簡直渣到沒得救。

  女主角重生後為了不再重覆上一世的悲慘經歷而做了不少事,這些事情改變了她的命運,也改變了謝家的命運。因此養在京城、這輩子應該不會再在女主角生命中出現的周成貞,再次以皇帝使者的身份來到巴蜀。

周成貞這輩子在第三卷第四章初次亮相,到第四卷第十六章為止,整整累積了83章。周成貞在這些章節中擁有突出的表現,和女主角亦有搶眼的對手戲。我想,稍後分析一下這個角色、講一下個人對他的心得,應該足夠了。

最早或者說前陣子看誅砂的時候,我總不免拿這部作品和希行的嬌娘醫經互相比較。嬌娘和誅砂的女主角是截然不同的類型,她們個性差很多,大槪只有懂得使用巫力和長得美麗這樣粗淺的共通點。程昉身邊環繞著周家表哥、秦十三郎和晉安郡王三位男主角候選,每位候選人都和程昉發展出深厚的交情,很可能進一步與她結為連理。同樣的,謝柔嘉也獲得邵銘清、周成貞,還有東平郡王的關注,到目前為止,除了東平郡王那部分還很模糊以外,邵周兩人對謝柔嘉的感情可確定是男女之情。

周成貞和東平郡王來到巴蜀以後,兩人分別在不同場合、不同機緣的作用下與女主角產生交集,加上早先就認識的邵銘清和安哥俾,這四位男性和女主角之間的關係大致能以幾個字槪括:

邵銘清vs謝柔嘉:青梅竹馬

安哥俾vs謝柔嘉:女王忠僕

 vs謝柔嘉:主人萌寵

周成貞vs謝柔嘉:歡喜冤家

上述的定義一一釐清完畢,我的心裡有點不知道怎麼說?覺得原來如此啊,更多是感嘆作者用心努力的呈現這麼多元的關係。之後的日子裡,我開始自然地用這界定出來的關係審視每一位男性角色。在我的假定中,最有力的男主角候選人是邵銘清和東平郡王,他們可說勢均力敵,不分上下。至於周成貞和安哥俾,倆人前世給謝柔嘉的印象不佳,周成貞又太超過女主角能接受的範圍,除非邵銘清或東平都死了,否則他沒可能上位。

周成貞既無法成為男主角也不是我的菜,對我而言,他沒什麼值得一提的魅力或亮點,看文時,我關注的重點主要集中在東平對女主角的心境變化上。然而看著看著,郡王殿下始終沒步上嬌娘醫經中韓元朝的老路,在少少幾次露面後站到女主角的對立面;反倒是自從文章進入第四卷,那個今生應該配角命的周成貞和女主角的關係居然在短時間內起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周世子正朝著謝柔嘉的敵人這條路暴衝前進,大有把歡喜冤家演成單戀相殺的趨勢。這個變化來得太快了,壓根沒心理準備的我感到非常、非常,驚愕。

在生活的空檔思及有關周成貞的描述,他的台詞和行動,我心裡盡是疑惑。他在郁山山洞裡和謝柔嘉及安哥俾相處時呈現的不打不相識的樣貌,難道僅是他性格中最淺顯的一面?那麼,在風陵渡渡口,他以極具說服力而生動的舉止將責任全推到謝柔嘉身上的表現又是什麼?他內心不為人知的黑暗發作了?暫時拋開這些問題不談,周成貞指責一個女孩瘋了、腦袋有病、在誣賴他,然後沒幾天竟然蒐集女生的情資、像個沒事人似地變裝跑過去說「媳婦兒,幾日不見,真是想死我了」。誰來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事事事事?!厚臉皮也不是這樣吧!!或是周成貞得了精神分裂或失憶症,忘了上次他和女主角有多不歡而散???!!

昨晚周世子這個匪夷所思的行為害我睡前糾結了好一會,喔,好吧,是直到第二天睡醒吃完午飯。希行在筆下人物的心態轉折前會暗中鋪陳,因此事後追溯回去,往往能發現伏筆早已深埋,就算人的變化再大,仍然有脈絡可循——這點可從程昉沒答應秦十三郎的求婚,卻選擇晉安郡王作為結婚對象看出端倪,十三和晉安看待程昉的態度註定了結果,一切都寫得很清楚。有嬌娘醫經的例子在先,周成貞這些前後看似矛盾沒有連貫性的行為其實背後蘊涵了某種條理吧,我猜。

那麼,那個條理是什麼?什麼理由可以說明為何周成貞會對女主角做出如此超乎常理的反應?

我第一個假設是周成貞的身體或心靈某層面不幸患有缺陷,造成他認知異常,進而做出反常行為。講白一點,就是他病了。

東平曾答應周成貞,如果他聽話,自己會在適當的時機送他回鎮北王府。東平是皇帝重用的人,說話有份量,他和周成貞年齡相差無幾,說彼此年幼時就有來往、一路看著對方長大的也不為過。東平是什麼性子,周成貞絕對心知肚明。可是周成貞始終沒放棄偷跑回家,擺明不相信他,還在被押送回京前反過頭指責東平本就不打算履行約定。

生病說這個想法在我看了第十五章前段,周成貞與東平的對話後進一步得到強化,感覺周成貞和東平好像沒辦法說到同一個點上。不難注意到東平是具體回答周成貞的問題,但周成貞讓我覺得他活在自己的世界,堅定頑強的拒絕相信外界,認定自己正確……不曉得他情緒激動時說的是真心話,還是單純要轉移焦點?以他的心機來看,後者的可能性高一點。

第二個假設是周成貞無論生理心理都很正常,會彷彿遺忘似地無視先前的爭執和女主角對他的不良印象跑來裝熟,是因為那些事在他看來都不算什麼。他所做的一切,皆因性格使然。姑且稱這個假設為天性說吧。

天性說的槪念形成的時間接在生病說之後。這兩項假設建立完,我嘗試分別用它們解釋周成貞的行為時,未多加思索便採信生病說。原因無他,天性說暗示的人性幽暗和複雜讓人難以直視。若非看了第四卷第十八章,我寧願相信周成貞是病了需要管束和照顧,也不願相信他是個健康的小鬼畜。天性說的內容頗讓人不愉快,不過可以連帶解釋周世子為何老是把錯推給別人,同時證明這個特質是他在特殊的成長環境中自然發展出的結果。下面就來講講我對周成貞這個人稍微深入的分析。

據原作表示,周成貞是遺腹子,父親死於戰場,母親生下他後過世,現存的血親應該僅剩身為鎮北王的祖父。周成貞自出生起就被抱到皇宮,到現在19歲了還待在京城,回自家領地的次數是零。

關於周成貞與鎮北王的關係、他父親死亡的真相、皇帝對鎮北王府的態度等問題,目前尚未釐清。讀者能確認的唯有二點:一是周成貞始終生活在皇帝的眼皮底下。二是周成貞未曾明說,但顯然不樂意再留下來,可惜二次偷跑都被東平抓包。周成貞自述自己是父親謀反的連帶受害者,讀者們認定他被變相監禁,我猜或許就是這樣吧。

大家都知道,人在成長的過程中所處的環境和主要照顧者對那人的性格有著決定性的影響。人的性格決定了他的選擇,人的選擇決定了他的未來。那麼,父母早逝以至於根本沒在記憶中留下痕跡、又從出生起便活在監視底下的周世子,會養成怎樣的人格特質?

希行最先給出的答案是「表裡不一的紈絝」。這很好理解,能在皇宮中混的都不是一般人,除非有上位者細心保護,不然很難不長心眼。在這種充斥權謀和滿滿惡意的地方,周成貞就算像白紙那麼乾淨,也會被染得比墨水黑,何況他身邊根本沒有大人庇護。我想,說他像野草一樣被放養長大也不為過。也因此,周成貞勢必會變得說一套做一套,用一種假象(在原作中是愛打架鬧事和風流)來為自己遮掩,以求降低皇帝的戒心。

然而周成貞有那麼簡單嗎?當然沒有。希行顯然以他所處的環境為出發點,深度思考他發展的各種可能。表裡不一僅是周成貞多樣性格中最外化的一面。周成貞地位高,財力夠,有玩在一塊的夥伴,和太后處得似乎不錯,基本上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生活得相當愜意。不幸的是,這看似舒適的生活是以他被剝奪了行動自由和返回故鄉的權利所換來的,一個華麗的牢籠,一個虛假的世界。在這裡,你不可以說實話,不可以老實說我想要回家,否則皇帝會不高興。得罪了這位統領天下的男人,輕則被刁難,重則喪命,務必要掩蓋真心才能生存。這種生活形塑了周成貞的深層特質,也就是他在東平面前回應謝柔嘉的指責時做出的反應:否認和推諉。

誅砂第四卷第七章周成貞算計謝柔嘉、朝她潑髒水的場面看得我咬牙切齒,狠不得衝進小說中把他暴打一頓,心裡對這人的評價降到比馬里亞納海溝還低。可是打了這麼一篇分析下來,突然覺得這傢伙可恨歸可恨,討厭歸討厭,這輩子也就這樣了。或許他沒察覺,假設皇帝對他確實不懷好意吧,他也已經被毀掉,沒辦法靠自己的力量回到故鄉。長期被監視產生的陰影奪走周成貞相信和誠實的能力,這兩項能力的失去對任何人——尤其是處境不利的人而言,是致命的。

周成貞想回家,想過自由的生活,偏偏這個願望沒有他人同意配合就辦不到。東平和他約定過,如果他表現好,會在適當的時機送他回家。東平許下這個承諾,說明周成貞回家的事是可以討論的,沒有嚴格到連談都不能談;所以我們知道,周成貞信守諾言取得東平信任的話,他就能光明正大的回家,為謀反的父親帶來的傷害劃下停損點、重新建立起人們對他以及對鎮北王府的信賴。相較於偷跑回去,聽起東平的建議無疑是更務實具體的規劃。只是周成貞選擇不信。他表面上答應東平,內心卻從來沒放棄自己的算盤,因此陷入一個惡性循環:不信他人→意圖偷跑→失敗被抓→毀損信任→他人防範→重兵看守。不得不說周成貞完全不曉得重點在哪裡。不是你在別人面前待得久就值得信任,而是你的行為向來不讓人相信,所以不論過了幾年,人家只能繼續把你扣在原地。基本上,周成貞可說是自作自受的完美實例。

打了這麼多字下來,我理清了不少疑惑,並得到了一個結論——就是周成貞和他的女版化身謝柔惠大小姐一樣,兩人安逸日子過太久,不思進取,只想靠玩心機達成目標,不肯放下身段老老實實的待人做事。所以,他們一個被困在京城出不去、另一個以為打了別人,最後總反打到自己的臉。周成貞和謝柔惠這對小說中排行第一的男女反派就是喜歡抱著天下人都負我的被害妄想、以千篇一律的招式往名為現實的巨石身上猛撞,因而在錯誤的道路上越走越遠。阿米巴原蟲被電會改變方向,同樣的招式對聖鬥士用二次無效,周成貞集多數人夢寐以求的優渥條件於一身,變通能力竟如此低落。面對這個情況,我只能說……他的學習能力遠不如聖鬥士和阿米巴了。

 

關於周世子的分析到此為止。這篇文寫到一半的時候,我想日後多的是機會再寫這個角色的評論。我本來還認真思考,周成貞在謝柔嘉痛打方公子的瞬間於城牆上的哈哈大笑有沒有意義?如果答案正如我所料,第二篇分析就來寫那個狂笑。但是那個笑根本沒有意義,加上周成貞近來的表現太糟,我覺得他儼然成為一個專門欺負女主角並噁心讀者的無恥渣男……

所以也沒有第二篇第三篇分析了。我要開始養文,我要去看東平撫慰我受傷的心靈。周成貞你就快點去死去死吧,上帝保佑你一輩子都回不去故鄉,阿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ihan25 的頭像
yihan25

人生是一場美麗的幻覺

yihan2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