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在中央教廷任職的眾神官看見一個小孩領著梵舍里奇大主教沿路走回來時,都不免露出奇怪的表情。

誰家的孩子這麼大膽?莫非是大主教閣下的私生子??想像力豐富的神官快速腦補道,卻不方便和他人討論這個可能性。誰讓大主教就站在那裡呢!總不能當著上級的面講他的八卦吧。

有神官察覺這個孩子長得和陛下極為相似,納悶地上前詢問身份。可愛的小男孩回答自己名叫雅尼克.希爾,是現任教皇,因為受到魔法意外影響,變成孩童的樣貌。

那瞬間,除了早已知情的梵舍里奇和教皇本人,其餘人驚訝到嘴巴可以塞進一個拳頭。

  為了證實自己的說詞不假,男孩取出一直塞在魔法袋中的某件事物。比孩子高出好長一截的權杖於藍天底下、眾人面前乍然亮相。權杖尾端抵地,頂部鑲的紅寶石和金屬佩件反射陽光,一閃一閃刺得眼花。

權杖一出,持有者的身份不言自明,在場的人當即全部跪下,恭敬地向陛下請安。溫柔地讓部屬起立、吩咐他們該做什麼就去做什麼,小教皇由大主教護送著進入湖心城堡。

教皇變成小孩的事經由駐教廷的十二位大主教向外散佈,僅僅半天,派至地方的大主教與其從屬的神官團全收到了消息。最高領導人出事,駐外的大主教們根本坐不住,還在睡覺的從床上爬起來、有約會的取消行程、用餐中的丟下刀叉,大家爭取火速趕回中央,務必在最短的時間內探望到陛下。

 

泰勒會長和提科管家站在費爾頓親王府門前連接車道的空地上,兩人面對面相互交談。車道兩側、通往雙扇鐵門的地上種植的石楠花開得旺盛,風一吹,紫紅的花朵搖曳,如同色澤特異的火焰,欲將人緊緊包圍。

「管家先生,今日承蒙親王閣下熱情款待,實在感激不盡。希望我沒給你們添麻煩。」泰勒會長說著,朝對方俯身行禮。

「泰勒閣下,您的離去令整座王府都黯淡失色。這是皇宮糕點師傅烤的碧檸花鬆餅,請您笑納,當作我們招待不周的陪禮。」提科管家遞出稍早前準備好的精緻紙盒,直接交給泰勒背後的馬夫,讓他把鬆餅放進車廂的座位。

「您真是太慷慨了,管家先生,我會好好享受這些美味餅乾的。」泰勒點了幾下頭,意有所指卻鄭重地說:「請代我轉告親王閣下——他無需為梵舍里奇大主教的反應而憂心。公會會盡最大的努力維持閣下和陛下之間的良好情誼。這是一位法師對另一位法師的承諾。」

「感謝您的情義相助,我一定將這番話告知親王閣下。」提科後退一步,鞠躬,直起身時面露微笑:「您的時間寶貴,我就不耽擱了。會長閣下,小心慢走,祝您一路順風,歡迎日後再次光臨。」

泰勒會長向車夫交待目的地,鑽進車廂裡坐好,刻著銀劍和鬱金香徽紋的豪華馬車順著車道駛出鐵門。

提科站在原地目送,直到聽不見馬蹄的噠噠聲。

但凡人多少有個特性,就是在壓力過大時投入各種行為,好間接達成舒緩內心的目的:比如瘋狂購物、拚命打掃,或是大吃大喝。泰勒會長這樣名望高、資歷深的法師同樣不能免俗,他屬於第三種,依靠進食化解壓力的類型。但會長閣下並不是什麼都吃,他本人偏好甜點,加上自制力高,食用的份量有限,因而長保標準的體態。馬車行進了三分鐘,會長閣下拆開綁住紙盒的花式蝴蝶結,啊呣一聲,對著鬆餅咬下去。

碧檸花特有的清香、奶油的香醇和鬆餅外酥內軟的口感交織在一起,泰勒覺得自己醉了,一口接著一口,整盒鬆餅迅速被消滅了三分之一。他擦擦嘴,意猶未盡地把盒子收進魔法袋,決定這盒鬆餅不分給人了。大主教的錢袋放在法師外袍裡,彎腰時不小心滑出口袋,泰勒會長把它撿起來,一併放進魔法袋。

老車夫拜託他將錢袋還給梵舍里奇,泰勒卻沒做到——過度震驚造成他完全忘了這檔事,而且也缺乏時機。不過總得找時間將袋子交還原主……雖然大主教這陣子大槪都會閉門處理教皇的事,見客的機率偏低。

這樣也好,泰勒在心裡安慰自己,至少他可以把握時間和他人商量公會能為克里斯閣下做到哪裡,以及能請誰幫忙。

泰勒把記事本翻出來,攤開,拿著隨身攜帶的羽毛筆在本子上列出人名。他決定等會回公會就發布特召令。

特召令全名為特別召集令,是一道在非常時期傳喚法師於特定場所現身的命令。特召令的收受對象包括所有法師,只要收到召集令,即便是法聖這種超脫世俗的存在,也得放下手邊事務,以最快的速度趕來。和習慣接收並嚴格遵守上級命令的教廷相反,公會的組織鬆散,法師們自我意識鮮明,因此這樣具備強制力的命令一出,往往代表事情非同小同。

……他是否把事情看得太嚴重?泰勒捫心自問。就他所知,特召令發布的次數和歷代教皇使用大預言術的次數一樣少,五根手指數得出來。思及梵舍里奇的態度,他忽然覺得這麼嚴肅是對的。光明神教傳承久遠、現任教皇富有魅力、殲滅魔物的功績擺在那裡,在眾多信徒和平民心中,教皇陛下就是神。而這樣偉大的人居然受到法師的傷害……泰勒簡直無法想像公會未來會招徠多大的非議!

猛然打個哆嗦,會長閣下在筆記裡追加好多個名字。

 

一般而言,最常伴隨魔法研究失敗發生的副作用是爆炸。變小這個現象在魔法史上前所未見,沒聽過哪個神官或法師能瞬間逆生長回到孩童時代、況且症狀還持續那麼久的。但小教皇的樣貌證明世間沒有不可能發生的事,只有人類想不到的事。調查團被立即組織起來,以便針對教皇陛下的身心狀況展開密切而詳細的追蹤,團員包含十七位大主教和三十四位主教,他們鬥志高昂,決心堅定,一字排開讓人信賴。

梵舍里奇身為地下教皇,又是第一個發現教皇異樣的神官,理所當然被推派為團長。團長大人將他從接到教皇便條、泰勒會長來訪、心生一計請會長一起去嘉德找教皇,還有在馬車上無意間串起前因後果的歷程全說了一遍。他才閉上嘴,調查團裡向來以教皇馬首是瞻的神官,艾富里大主教和奧古斯汀主教就火大了,一左一右圍住教皇、滔滔不絕地發難,指責他在整件事上的魯莽、輕忽與傲慢。

雅尼克往其他人所在的方向看過去,希望從中找到能解救自己的盟友。這回他失望了,掃視幾輪下來,居然沒人幫他說話。

這是怎麼回事?!小教皇在心裡大喊,赫然驚覺自己被拋棄了。

要知道他們這群堪稱教廷核心的神官總共能分成四個派系:支持他本人的、支持梵舍里奇的、支持古斯塔夫的,外加誰也不得罪的中立派。這四個小團體從利益到訴求價值上並不相近,各有各的算盤,彼此習慣勾心鬥角。但這群人今天居然同時袖手旁觀、放任他被碎碎唸不管,是怎樣?!

和他從相遇之際便十分友好的哈切森面露愁色、親愛的老戰友拉赫不贊同的直搖頭、就連羅伊.安格斯也抱著胸對他黑臉相向……呃,難道他真的錯了?

好吧,既然大家都覺得他有錯,那他應該就是真的錯了。

換個角度想,如果他是梵舍里奇口中的神官,八成也會對教皇的行為不滿吧。他好像逍遙太久了,把事情都推給梵舍里奇,忘記自己實際上統御教廷,不光只有本人,還得對更多人負責。

瞬間果斷的認錯,小教皇放棄抵抗,低頭乖乖任憑部下向自己說教。

雅尼克繼位為教皇之後,梵舍里奇對他的期望值不斷下修,迄今,已低到一個前所未有的程度,不管教皇陛下是否誠心反省,他肯作個樣子就讓梵舍里奇滿意了。命人搬出備用的會議桌和附厚墊的舒適座椅,大主教指示調查團圍成一個大大的圈,把教皇圈在裡面,像觀察什麼稀奇動物一樣分組輪流向他提問、施展各種試探法術,並把問到的話和教皇對刺激的反應記錄下來。

 

「會長閣下,想不到我居然會在有生之年接到特召令。」公會外交部負責人,一名精明的女法師,反覆看了好幾遍命令,困惑地提問:「魔物消滅了、法師和教廷和解了,現今奧林大陸有什麼事值得您如此看重?」

「這件事說來簡單,卻也複雜。可以肯定的是我們無法掌控它的發展。另外不得不說……教廷和這件事也有關係,而且掌控比公會多的主導權。若我們處置不當,可能導致巨大的危機。說來話長,等全員到齊我再一同對你們說明。」泰勒正色道。

「威廉姆斯閣下,好久不見,快請進來。」

「史密斯閣下,來杯茶或開水?小蛋糕在這裡,請您拿好。」

「米勒閣下,布朗閣下在他的座位旁保留了您的位置,請隨我來。」

基層的公會職員盡責地接待臨時來訪的法師。為了累積人脈,這樣的事他們做得很認真。法師的前途有多種選擇,身處公會的職員,他們未來就是逐步在組織中向上爬升,透過推薦取得部門負責人或是更高的會長職位。為了達成這個目標,平時讓同僚產生好印象很重要。

幾百年沒見過特召令出現,照常理推論,現場的氣氛應該很緊張,但法師不像過去教廷仇敵滿天下,加上早已和最大的敵人——神官達成和解,雙方幾十年沒發生稍具規模的衝突,在這種和平的日子,接到特召令倒叫人莫名其妙。

被點名叫來的法師們帶著擔憂、懷疑、不解,還有一些僥倖的心態進入公會總部某會議室。時間差不多,人幾乎到齊,會長站上演講台,其他法師坐在下面的位子,靜待泰勒表明理由。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朝會議室接近。西蒙法聖驀地推開門,阿娜絲塔西夏閣下站在他後面。他們的到來吸引所有目光,會長三步並作兩步上前,以低而感激的聲音喚道:

「西蒙閣下,阿娜絲塔西夏閣下,你們來了!噢,真是感謝女神!!」泰勒早就不年輕了,但這時他承認,法聖閣下們的來臨讓他有如吃了一劑鎮定劑。

從總部門口到會議室的這段路都用跑的西蒙喘噓噓說不出話,阿娜絲塔西夏繞過前者,黑而深邃的大眼睛盯著會長,銳利的目光似乎要在他身上戳出洞:「公會發布了特召令,這是怎麼回事?!」

泰勒給了個聽起來很怪的答案:「閣下,教廷知道教皇陛下出事了。」

「教皇陛下出事?這我知道——。什麼?你說教廷知道了?」阿娜絲塔西夏蹙眉。「他們的反應是?」

「泰勒嚥下唾液,語速極快:「我不曉得教廷的反應,但梵舍里奇閣下氣到快暈倒了……對費爾頓親王說了很直接的話。」

「這樣啊……?那可不妙。」阿娜絲塔西夏喃喃說著,手不自覺咬住指尖。她和泰勒會長一樣具備大局觀,立刻聯想到這事之於公會的意義。

「會長閣下、阿娜絲塔西夏閣下,你們兩位在說什麼?」

「教皇出事了?我怎麼沒聽過?!」

法師的詢問聲此起彼落。泰勒把兩位法聖請到演講台後方的椅子上歇息,然後當著在場眾人的面,把稍早前他到教廷拜訪教皇,卻遇到梵舍里奇閣下,還有跟這位大主教到嘉德尋找教皇後發生的事全說出來。

 

教廷向來以高度的辦事效率而自豪,這次也不例外。調查團組成後,五十一位團員立即投入工作中,毫不懈怠。他們把自己關在湖心城堡,對著教皇不眠不休研究了整整四天,得到幾項初步結論,分述如下:

  1.魔法意外對教皇的影響範圍初步限定在外貌上。教皇本人的思維、記憶、判斷、認知等心智功能一槪正常,沒有輕微衰退或明顯缺失。

  2.魔法意外對教皇的個人特徵,如說話方式、動作舉止、飲食愛好、是非觀等各層面皆無顯著變化,觀察到的結果與意外發生前具有高度一致性,可說兩者相同。

  3.魔法意外對教皇施展魔法不構成影響。教皇本人可憑意志自由調度魔力元素,進而使用光明魔法、任何已習得的輔助魔法和魔法道具。

  4.光明魔法中的治療術無法解決陛下外貌改變的問題。但若陛下身體受到傷害,如割傷和刺傷,則可以使用治療術治癒傷口。

  總結:現階段而言,魔法意外的後遺症不致降低教皇的生活品質和維持事業的能力,不過無法確定此症狀是否會隨時間流逝改善或惡化,強烈建議請求魔法公會中具備相關能力之人共同參與研究,協助陛下恢復原樣。

  「……耗費那麼多時間和心力,結果只得四點加一個結論嗎。」梵舍里奇嘖了一聲,翹起腳,一手撐著微微傾斜的頭,另一手捏著他看過最短的一頁報告,眉間皺成川字,擺明不甚滿意。

  聞言,三十四位主教羞愧的低下頭,坐姿拘謹許多,生怕哪裡做錯惹得大主教生氣。

和梵舍里奇同級的紅衣神官們可沒那麼多顧慮,有人累到乾脆趴在桌上、有的猛吃點心補充體力,還有的閉目養神不語。

  「亞瑟,大家都很努力了,不用逼得這麼緊。」小教皇努力在臉上擠出微笑,試著安撫眾人。這個動作平時做來易如反掌,現在因為被人一刻不放鬆地盯著、回答各式各樣天馬行空的問題,加上施展和被展加魔法長達九十六小時,他已經累到笑不太出來,坐在這邊說話都有點勉強。

  「您說的是。」梵舍里奇恭敬的回答。喝了口茶,他將報告放到手邊,換上說正經話的坐姿:「我有個提議,請在座的各位傾聽。調查團判定陛下現階段沒有立即的生命危險,加上神官能做的有限,既然如此,或許我們可以縮減人數?比方說,把外派的大主教留下來、主教級的神官返回職位,暫代大主教處理他們手上的工作。如何?」

  「我贊成。現今各國分教會只剩下高階神官在撐場面,一旦要和貴族及法師打交道的話底氣略顯不足,至少要有主教坐鎮才夠份量。」

  「啊,全部的主教都回去嗎?也許他們之中有人想留下來,還是讓他們自己決定吧。」

  「這樣的話我建議大主教同樣比照辦理,想留的人留下,想工作的回去。」

  大主教們你一言我一語的討論起來。主教們未經允許不便說話,只敢你看我看你,由同僚的面部表情推測對方的想法。

  「我看大家分頭討論吧,主教們可以使用別的房間,四十分鐘後回這裡集合。屆時,我希望大家都做好各自的結論。」雅尼克順勢表態。他不是控制欲很強的人,更沒有把所有事都攬在身上的強迫症。更多時候,他樂於見到部下擁有自我主張,只要不太出格,他會考慮是否實行,雙方相處起來都開心。

  小教皇跳下椅子往外走,全體神官起立恭送。雅尼克回到二樓自己暌違已久的房間,吩咐侍從神官半小時再來叫他,拉上被子倒頭就睡。

  小睡片刻,精神恢復不少,雅尼克準時在他規定的時間內回到會議室。主教和大主教們分別在縮減調查團一事上達成相同的共識,兩方人馬皆請求陛下尊重個人意願,讓神官自行決定留守在此或返回崗位。

  雅尼克同意所請,不過他要求主教和大主教們必須繳交名單,列出留守和回去的神官姓名,避免他無法掌握各地個人的行蹤。

  眾神官點頭稱是。海納紙、墨水瓶和羽毛筆被送來輪流傳用,方便大家在不同的名單上簽名。

  「陛下,我們在討論中途發現新的問題。」梵舍里奇發言。

  「?你說。」雅尼克頗意外。變小就夠他頭痛了,什麼事選在這時候跳出來給他添麻煩??

  「陛下,您的舉動關係到的從來不只有教廷,還牽涉到整片大陸。您健康與否對很多人來說非常重要。四天前,外派的大主教和主教突然無預警返回教廷——這件事想必瞞不了各國貴族和官員。有彙報指出,不少人向神官探聽此事,好釐清這個不尋常的狀況。所幸神官知曉事態嚴重,您的遭遇尚未廣泛流傳。我認為,您需要選擇一個適當的時機放出消息,否則等公會先行動就不好了,那會顯得我們不夠莊重。」梵舍里奇說。他預估,會長應該在和公會的人商議此事。

  大主教將壓在手肘下的文件夾雙手遞給坐在主位的教皇。雅尼克翻了翻,眼神陷入深思。

  「其實我什麼時候公布都無所謂……,但這次面對的是魔法使用不當的後遺症,要解決,勢必得和法師攜手。好在有泰勒會長擔保,法師那邊會很好說話。我先發函給魔法公會,向他們正式提出合作的請求,雙方達成協議再一起發表聲明,這樣比較妥當。在那之前,各位先幫我保守秘密吧。麻煩你們了,不會拖太久的。」

  「是,我們知道了。」大主教和主教們齊聲應道,事情就這樣定下來。

  難得高階神官以上的神官齊聚一堂,教皇陛下把調查團的團員留下來共進一頓豐盛的午餐,再放他們自行離開。派到地方的七名大主教中有四人返回派駐國的分教會,另外三人決心就近看顧陛下。跟隨上述七個大主教的十四位主教裡有九位待了下來。無論階級高低,留在中央的調查團團員一律住進城堡的客房,雅尼克撥了六位他的侍從神官前去服務,以示他對團員的看重。

  然後教皇悶著頭縮在房裡睡了兩天,調養缺乏休息而疲累的身體。

 

泰勒會長發言完畢後,阿娜絲塔西夏和西蒙兩位法聖輪流上台,簡短地向眾人解釋他們在這件重大的意外事故中扮演的角色。為了完整拼湊事件的全貌,負責記錄的法師拿出一張大海納紙,和台上三位法師邊討論,邊將他們認為的重點擷取出來。白紙黑字非常好閱讀,時間序一目瞭然,無需人們過度動腦思考。

一個月以前——費爾頓親王和教皇陛下進行魔法實驗,過程發生紕漏,親王府邸被炸,教皇意外變小。

  二十五天前——親王和教皇去見西蒙閣下,請他提供阿娜絲塔西夏閣下的連絡方式。當天教皇向阿娜絲塔西夏閣下求助,阿娜絲塔西夏閣下答應治療教皇。

  十四天之前——阿娜絲塔西夏閣下調配的魔法藥劑送至費爾頓親王府上,教皇服用藥劑無效,閣下表示會再進行研究。

  今天早上——泰勒會長應大主教之邀到嘉德勸教皇回教廷,大主教發現教皇變小,朝費爾頓親王發飆,帶著陛下回教廷。

  今天下午——會長發出特召令,大家集合。

附注:大主教表示不會遷怒公會,但需留心教廷對法師的政策可能轉變。

此外,民間對此事的看法亦值得注意,法師要有承受批評的準備。

  「說來說去,原因全出在費爾頓親王身上,如果魔法事故沒發生,我們也不用面對這麼多問題了。」看著被貼到牆上的海納紙,一名法師由衷嘆氣。

  「別這麼講,那位閣下在探索魔法和治理帝國達到的成就都值得我們高度肯定。就是有這種法師,公會才能生存至今,不被教廷毀滅!」有人為克里斯講話。

  「是啊,誰研究魔法的途中沒失敗過?費爾頓親王只是運氣差,連累教皇罷了。」

  「若非費爾頓親王早年遇到教皇,和陛下建立良好的關係,公會和教廷不會那麼輕易和解。衝著這點,我們就該感激親王閣下。」

  泰勒不著痕跡地將法師們的評論聽進心裡。幫克里斯閣下說話的人居多,讓他暗中鬆了一口氣。這代表公會在協助克里斯和教皇兩件事上能出的力比他想像得多,這是個好消息。

  「睿智的先生和女士們,既然大家都瞭解事情經過,我想我們應該可以來討論接下來公會的因應措施了。我們需要思考的有幾件事:一.是否將公會擁有的黑暗魔法的研究資料開放給費爾頓親王和教皇陛下,提供他們修正魔法實驗的缺失?二.要怎麼做,才能讓梵舍里奇閣下對費爾頓親王改觀?三.假如要找關係人士向梵舍里奇閣下套交情,該找誰?四.該主動和教廷連絡,或等對方的連絡?公會在這件事上該採取的態度?這件事需要大家支援,請踴躍表明你們的想法。」

  「關於第三點,我想我可以試試看。我和大主教閣下當年曾組隊前往黑暗森林,那時在露營和冒險的情境中培養出的交情,至今應該能派上用場。」法聖西蒙率先舉手,自告奮勇的接下這個重責大任。「況且我年紀大了,就算心裡不痛快,大主教閣下想必也不會把我踢出教廷。」

  「要讓大主教對費爾頓親王改觀,最快的方法就是親王閣下成功治好教皇陛下。」阿娜絲塔西夏思忖片刻,跟著開口發言。「我會找時間和親王閣下會面,問他是否有意願和我一起研究,嘗試調配出化解教皇症狀的魔法藥劑。」

  「對於第一點,我認為公會需保持謹慎,在正式確定教廷那邊的反應之前,不用急於開放歷年累積的資料。不過可以先私下徵詢有黑暗魔法天賦的法師的意見,或許他們之中有人願意和教廷及費爾頓親王合作,那樣結果皆大歡喜。」

  「說到第四點,我覺得公會不必急著反應,教廷需要時間消化教皇受到意外變小的事實,大約等個一週吧,假如他們沒反應,我們再主動連絡。」

  有了西蒙閣下和阿娜絲塔西夏帶頭,餘下的法師紛紛發表自己的觀點。會議記錄人員快速地在本子裡抄下各人的見解。最後全部的討論結果會經過歸納和投票表決,形成公會對此事採取的初步反應。

這場漫長的會議從下午一直進行到隔天凌晨才結束,期間大夥共吃了三餐:下午茶、晚餐和宵夜。一聽會長宣布散會,收到特召令的法師們揉著快睜不開的眼睛,進入公會附設的客房歇息,也有一部分的人透過移動卷軸回到工作室和住所。泰勒會長在公會總部享有專用辦公室,裡面的隔間放置一張柔軟的雙人床,足夠好好休息。不過會長的私人住宅離公會總部很近,走路不用十分鐘,所以他決定回家。

深夜的街頭寂靜無聲,偶爾有貓快速穿過街道,動作輕巧地跳上圍牆,身影消失在魔法燈照明範圍外的陰影中。泰勒會長心思全在方才達成的各項結論上,這點輕微的動靜絲毫引起不了他的注意。回到自宅,僕人馬上去準備洗澡的熱水和睡袍,泰勒到書房寫了一封信,吩咐管家明天早上將信送到嘉德帝國的費爾頓親王王府。

  第二天接近中午的時候,泰勒收到王府主人的回信,對方表明會在二點左右抵達公會總部。泰勒鄭重的收好信,吩咐底下的職員準備下午迎接客人。

 

  最近湖心城堡多了一些人,他們是基於關心教皇的健康而留下的大主教和主教。當然,讓他們留在城堡並非為了娛樂,這些人也很有自知,每天早晨宗教圖書館開門時便前去查詢、閱讀和魔法意外有關的著作,甚至有人透過關係向各國的魔法學院借來這方面的文獻。教廷對於研究比不上法師專精,但看著一群神官在討論法師寫的書,讓雅尼克覺得很有意思。

  睡飽起來的當天,雅尼克提筆寫了一封信,闡述他在研究黑暗魔法的過程中發生失誤,引發的副作用導致他外觀改變,即使不痛不癢,他依然希望自己能恢復原樣。為此,他需要公會協助,請有能力的法師接受教皇的委託,到教皇國化解這個症狀。

  過了幾小時,約莫在早上十點,駐查理曼帝國的大主教、所有高階神官和聖騎士一行人像護送寶貝般,將教皇的信送至魔法公會總部。

  泰勒閣下早在幾天前就得知教皇的遭遇。他瞭解,面對這種大事,教廷對外必須做足該有的姿態,給予公眾一個可信的官方說法,在那之前,他們不會放任小道消息亂傳。算算日期,距離他和大主教造訪費爾頓親王府,正好過了七天。教廷也從震驚中恢復,開始設想解決方案才是。

  如今教皇派人送來信函,他也可以根據早先與法聖閣下、公會高層成員和費爾頓親王閣下商討後修正數次的流程行事了。

  泰勒會長收下信件,鄭重答應接受教皇陛下的委託,雙方合作克服魔法史上的難題。只是公會在解決教皇的困擾之前需要時間準備,請陛下耐心等候他們回覆。

  得到公會會長的承諾,查理曼階級最高的大主教向他行神官禮,帶著部下聲勢浩大的返回分教會,預備把今天會面的結果寫成書面報告,呈交給教皇陛下。

  稍後,光明教廷和魔法公會聯合發表公告,通知全大陸的民眾,教皇在魔法事故中不幸受到波及,公會決意出面救助教皇,請民眾祝福他們,為陛下的康復和公會的成功一同祈禱。

 

創作者介紹

人生是一場美麗的幻覺

yihan2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