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生指的是教導和學習知識的關係。

  朋友指的是分享時間和心情的關係。

  情人指的是分享感情和身體的關係。

  假如有一天,三段關係同時面臨阻礙的威脅?

 

  轟隆一聲巨響和如暴雨般砸落的屋瓦驚動了在聖佩羅安街上悠遊行走的人們。蘑菇狀騰騰上升的白煙從某棟邸宅的窗戶冒出,標示了誰導致這場事故的發生。負責治安的衛兵並沒有在第一時間進入屋內尋找肇事者,而是待在圍牆外苦惱地抓著頭,不曉得該怎麼辦。

  因為長出蘑菇煙的房子是克里斯閣下的——。是的,那位帝國親王兼大魔導師,愛德華.克里斯.斯弗萊特.嘉頻林的私人住所。

  眾人皆知,克里斯閣下法術高強、和教皇關係密切,而且精明能幹,深受年輕的皇帝信賴,不是能隨意對待的人物。

  咬著手指苦思片刻,衛兵隊長毅然將部下派去各處視察災情,自己則在初步彙報的消息回來前登門拜訪親王閣下,試探一下口風。

  這位隊長不知道的是,親王王府內,同時也正面臨一場驚悚的風暴。

  自從卸下攝政王一職,將政權交給唐恩後,克里斯將大部份的心思用在建構自己的魔法理論這件事上。多虧雅尼克的幫助,他得以熟讀光明之卷記載的每一項理論,大致掌握了光明魔法的本質。藉由雅尼克和討厭的吸血鬼的關係,克里斯甚至得到了死靈之卷的手抄本,對黑暗魔法的理解要強於其他人。克里斯的夢想是還原元素魔法、光明魔法和黑暗魔法三者間的共通和相剋性,進而揭露自然魔法被蒙蔽的真實面。他已經有了合理的假設,剩下的只待實際驗證。

  今天,就是初次進行檢驗的關鍵時刻。

  克里斯認為,大召喚術既然能讓神官使用元素魔法以彌補不足,同理,那應該也能讓神官驅使黑暗魔法。和雅尼克再三討論,克里斯精心調整召喚術的咒語。新修訂的咒語是否可順利運行,不對使用者造成負作用,並達成應有的效果?這是他迫切想確認的。

  當然這項任務落到克里斯的前任學生,現任的研究夥伴——雅尼克.希爾的頭上。畢竟親王閣下不具備光明魔法的天賦,無法使用大召喚術,而元素魔法中也沒有類似召喚術那樣能讓法師使用光明魔法的咒語。總之,雅尼克必須成為主持檢驗的那個人。講白一點,就是實驗品。

  克里斯帶點不安的站在隔絕結界外,看雅尼克將防禦飾品掛滿身。

  因為害怕修改的咒語失敗,引發意想不到的副面作用,實驗開始前必須做好徹底的準備。雅尼克身上飾物的用途在於保護他的安全,周圍設下的數層結界能將負作用限定在特定範圍,避免波及到他人。

  「不會有事的,放心吧。」雅尼克朝站在實驗室角落的克里斯微笑。克里斯頷首,專心致志地凝視著他。

  「諸神之光明,請聽我的祈禱,接受我虔誠的心聲,為我召喚黑暗靈魂,將烏雲遮蔽天空……」雅尼克調動魔力循環,唸出修改後的咒語,配合著手勢,一股力量迅速匯集到他的法杖頂端。

  說不上怎麼發生的,那股呼喚來的強大力量驀地失控了,光明魔法之力和黑暗魔法之力在結界內胡亂衝撞,互相作用,形成強烈的爆炸。雅尼克連咒語都尚未唸完,人整個消失在紊亂的氣流和其帶起的灰塵石屑中,瞬間沒了蹤影。

  克里斯來不及反應,眼睜睜地看著意外發生,整顆心被提到半空中。

  「雅尼克?」克里斯見狀況不妙,想衝過去救人。此時,設在雅尼克身邊的結界擋不住內部衝力失效了,分散在防護壁表面的細微裂痕被撐成巨大的缺口,猛烈的震盪撼動結界的根基,使之偏移,削弱應發揮的功能。粉塵風暴與魔力沖擊產生的強烈波動由缺口洩出,不斷增強,融合,撕破防護面,盲目而瘋狂的衝擊外在所有的一切。

  最外層的結界一破,克里斯本能的趴倒在地,面朝下護住頭,免於被彈開撞到牆壁。

  衝擊波持續了近將半分鐘,主觀上卻彷彿過了一百年那麼久。待魔力消退,風勢平復,克里斯隨即起身,握緊法杖,進行救援的動作。含有刺激物質的白煙不停往外蔓延,間或伴隨能燙傷皮膚的熱流,形成嚴重的障礙。然而黑衣法師反應極快,喚出水霧術冷卻煙霧和熱流,接著敲開拱頂窗戶,好讓外面的新鮮氣流帶走室內不宜吸入的空氣。

  克里斯不停向光明女神祈禱,希望雅尼克平安。

  煙霧徐徐散去,可見度逐漸提升,高腳架上放置的魔藥瓶子全倒,調製藥劑的大小工具摔落地面,破損嚴重。克里斯靈敏地捕捉到不屬於他的咳嗽聲——這讓他心裡一喜,那陣聲音不具備痛苦的感情,感覺悶悶的,像被什麼東西嗆到。

  「雅尼克,你還好嗎?」克里斯沖著音源的方向大喊。實驗室的窗框被震得歪歪扭扭,施了隱蔽魔法的鑲嵌琉璃片破的破、裂的裂,又被克里斯砸了幾扇,風一陣陣刮進室內,淡化的煙數秒間全部吹散,一道人影隨即出現。

  那人不斷咳著,上半身微微傾斜,手按胸,樣子很難受,咳嗽時帶動背後的長髮跟著搖晃,讓人想拍拍他的背安慰他。

  「你有沒有怎樣??」克里斯本來應該這麼問,然而映入眼中的景象讓他無法言語。

  那個人有著雅尼克的銀色長髮,只是身形矮小許多,站著和克里斯的大腿差不多高;繫了皮帶的長褲鬆鬆脫落,過長的布料堆疊在兩腿間的地板上,完全遮住鞋子;由於肩膀撐不住,寬大的神官袍往下滑,露出肩頭和白晰細瘦的手臂,引誘人一把握住。

  克里斯看得目瞪口呆。那是雅尼克嗎?錯不了,是孩童時期雅尼克,約莫十歲左右——那張他熟悉的美麗臉孔並無改變。但這是怎麼回事?偉大的光明女神,您的代言人怎麼變成這樣!!!

  「咳、咳,唔,好難受……我快不能呼吸了……」有著雅尼克外表的年幼男孩斷斷續續的說著,向克里斯求救:「拜託,請給我一杯水……」

  不料向來體貼的法師情人這次卻沒反應,像木頭般傻站著不動。

  雅尼克拭去嗆出來的眼淚,耐心重複一遍:「我,想喝水……」

旋即,雅尼克被自己伸出去作索取狀的手給嚇到了。那隻比下午茶吃的圓餅大一點的手掌是誰的?他的嗎?!那他到底——到底——到底——到底怎麼了??!!!

  見多識廣,萬年表情不變的克里斯法師沉默了。他的雙眼圓睜,注視雅尼克的目光混合驚訝、錯愕、不解等各種情緒。能言善道,無論各種場合都能靈活應對的雅尼克也沉默了,身體縮小的打擊讓他忽略生理上的不適,長長的睫毛搧啊搧,直視著克里斯,毫不閃躲。

  兩人這般相對無言的狀態維持不到三十秒,費爾頓親王府內的人踢開那扇被爆炸弄得卡卡的木門火速衝進來。

  「主人,教皇陛下,你們沒事吧?!」提科管家嚷叫著跑在前面,衛兵小隊長從他背後探出頭,門外站著幾個僕人以便在情況危急時擔任幫手。眾人的視線由似乎平安的克里斯移到那個穿著白色神官袍服,輪廓明顯稚嫩,衣衫不整的銀髮男孩身上,默契十足地張大嘴,手顫抖,一起呆滯了。

  聽見管家喊「教皇陛下」的時候,衛兵隊長忙著跑來救人,壓根沒想太多,直到目睹實驗室裡的場景,他才鎮定心神,意識到情勢之糟。

  克里斯閣下的人際關係很貧乏、克里斯閣下和教皇陛下的情誼深厚、教皇陛下美貌無雙——以這三項常識為基礎進行推測,加上管家的稱呼,小隊長立即肯定了男孩的身份。

  未來究竟會怎樣?統領大陸信仰的教皇居然變成小孩子,這會在教廷掀起一場茶壺內的風暴嗎?退一萬步來說,即使教廷接受這樣的教皇,貴族和魔法公會又會如何看 待這件事?雖然現任教皇對外走溫和路線,但此事必定會在短期間引發教廷的混亂,難保貴族和法師不會藉機對外擴張,縮減教廷的影響力!這已經不是一場普通意外,而是可能牽動奧林大陸人類集團內部勢力消長的鬥爭開端!!

  雙肩垮下,小隊長確定局面已非他所能控制了。

  「親王閣下,收拾殘局辛苦了,我們待會再聊。」俐落地暗示他們之間還沒完,小隊長和提科管家致意,踏出門檻離開實驗室。他打算回駐兵地點,聽取完部下的災情匯報再來找親王。

  提科向來忠於主人,見主人的實驗陷入失敗,不免感到遺憾,更不想克里斯為了應付別人而分神。對於衛兵隊長識相的暫別,管家表示非常滿意。可是和處理眼前這人的問題相比,應付小隊長的盤查或許要簡單多了……。

  腦袋靈敏的管家忍住嘆氣的衝動,吐出一口氣,悄悄移到克里斯身邊:

  「親愛的主人,教皇陛下能復原嗎?」提科擔憂地盯著面前可歸類到幼童這個年齡層的男孩,生怕他又發生意外。他們還沒給教廷一個代交呢,究竟該怎麼辦??

  「……雅尼克,你知道這裡是哪裡嗎?」克里斯在男孩跟前蹲下身,膝蓋碰地,握著他的手,慎重注視對方清澈的藍色大眼。

  不能怪克里斯問的問題莫名其妙,而是他不確定在外表逆生長的當下,雅尼克是否仍保存著昔日所有的記憶?如果他失憶了……克里斯不敢去想那個可能性,可是倘若真的如此,即使打擊再大,他也必需接受事實,儘快找出解決策略。

  在關於雅尼克的任何一件事上,克里斯都不打算含糊對待,哪怕他會因此受傷。

  有著銀色長髮的男孩茫然地四處張望,語氣驚恐:「這裡是哪裡?你是誰?我為什麼會在這裡??」

  哎喲,這是失憶啦?!提科大驚,有點不能接受這個事實。好在他的職業要求已和他的本能密切結合,讓管家本能地優先關注主人的反應,將私人情緒擺一邊。

  聽見雅尼克那句「你是誰?」,黑衣法師臉色一白,踉蹌倒退,撞到牆壁才停。看來即使做足心理準備,打擊依然超乎想像的大。提科索性逾權一回,代替主人和縮小的教皇溝通。

  「可愛的小朋友,你好,我是管家爺爺。」提科說著,覺得把教皇當成孩子哄很彆扭,大槪是陛下睿智明理的形象太深植人心了。想想,他補充:「您是一個身份很高的人,因為魔法研究失敗,使外貌產生變化。我的主人會負責照顧您、保護您,直到狀況解除。所以別擔心,想要什麼都可以跟爺爺講。」

  「……那亞瑟那邊怎麼說?」穿著過大袍服的男孩很順的接著問。

  提科猛然察覺不對勁:「孩子,噢,不,尊敬的陛下啊,您當真不記得自己是誰?」

  男孩眨眨眼站著沒動。片刻,他聳聳肩,兩手一攤:「好吧,我沒有失憶,剛才只是一個玩笑。」

  「真的?」提科又驚又喜,眼睛都發光了。

  「真的。」外表年幼的教皇沮喪的說:「我需要透過某種方式接受自己變小的事實,希望沒嚇到你們。」然後他轉身,踢掉絆腳的長褲,手捂著白袍,費力地走近他的法師情人:「克里斯,我沒事,你還好嗎?」

  「——實在太好了……」

下一秒,雅尼克落入一雙有力的臂彎中。克里斯把他緊緊抱著,貼在胸前,激動得說不出話。

  安靜地任憑克里斯抱著,雅尼克伸手回摟他。

  「……我去為陛下張羅衣物。」確認兩人平安,放下掛念的管家默默找理由告退,把一室安寧留給這對情人。

  提科的效率很高,半小時不到,克里斯和穿著合身便服的雅尼克就從二樓下來。衛兵小隊長坐在接待用的偏廳,繪花的小木桌擺著剛泡好的茶。意外的是聖佩羅安的行政首長也來了。他靠坐在單人沙發裡,發現兩人進門,馬上起身問候:

  「親王閣下,以及……嗯,教皇陛下,日安。我剛得知府上傳出魔法事故的消息,隨即放下公務趕來,很高興見到兩位無恙。」

  行政首長客氣地向克里斯說道,舉止從容優雅。可惜抽搐的嘴角讓他在雅尼克面前破了功。對著好端端地從成年人退化成街頭玩童的教皇陛下,他是要怎麼做???

  一眼看穿首長閣下的為難,雅尼克表現得很大方:「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親自趕來真是辛苦了,您的關心我看得清楚,願女神保佑您!」

  「啊,是的……感謝您的賜福。」首長閣下有些狼狽地向矮自己大半截的男孩躬身。大家圍著桌子坐好,商量後續的處理方案。

  提科為新加入的人各添上一杯茶,然後往克里斯身後一站,含蓄的微笑,靜待主人召喚。

  「事情經過我聽小隊長說了。簡言之,這是一件私人研究魔法導致的事故,值得慶幸的是除了王府建築物輕微損毀以外,並無造成任何傷亡。」行政首長摸摸鬍子,放下茶碟,為官方說法一槌定音。「按理說,在帝都發生的各種事故都必須稟告皇帝,但此事涉及教皇陛下,我想,最好先徵詢您的意見。陛下,請問您希望我們怎麼做?」

雅尼克雙手交疊,為這位首長的貼心打滿分:「您這麼為我著想,著實令人感動。關於通報一事,首長閣下,請告訴皇帝陛下說我並無大礙,不必操心。可以的話,請別讓他來看我。」

  「啊,可是您的情況……這樣好嗎?」首長想勸阻。

  「也許我的狀況是臨時性的,過幾天就變回來了,假如陛下知道,八成會很擔心。我想我先在這裡待一陣子吧?有克里斯閣下在,很快就能找到恢復原樣的方法。總之,要請各位幫忙保密了。」縮小的教皇用魅力不減的微笑請託道。

  行政首長和小隊長互看一眼,達成共識,接著同聲道:「是,我們明白了。」

於是,被意外變成小孩的教皇,就這麼住在費爾頓親王家,設法回到正常。

 

創作者介紹

人生是一場美麗的幻覺

yihan2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