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蠻嚮往一覺到天亮不作夢的狀態,那代表睡得夠深夠沉,睡眠品質好,起床後心情也好。不過作夢這件事無法避免,夢到什麼也無法選擇。總之,對於作夢這件事我是這樣看待的:該發生就會發生,人沒辦法決定,唯一能作的就是睡覺前放輕鬆,盡量不去想事,減少作夢的機會,進而維持睡眠品質。有時作的夢很模糊,清醒後幾分鐘就忘光了,有時作的夢印象很深,清醒後還記得很清楚,這樣的夢通常牽動著情緒,或是內容匪夷所思,會讓人覺得必須記錄下來留念,也許未來可以當寫作的靈感。

  這次作的夢……從事後回憶,感覺很像恐怖電影。如果可以給它命名,我想應該叫「萬芳園」最為合適……。當然我解釋不了為什麼取這個名字?只是覺得這個名字最搭。為了記住萬芳園這三個字,我還在半醒半夢之際不停督促自己「記得有個歌手叫萬芳啊!」。

  如上面所述,讓我覺得值得記錄的夢境若非牽動情緒,就是內容詭異。萬芳園屬於兩者皆是。作這個夢時,我一下處於旁觀者的角色,像瀏覽一部電影一樣能從客觀角度看待內容,一下又成為片中的角色,隨著劇情不可思議的發展跟著擔心驚訝受怕。奇怪的是我覺得這場夢好像不是第一次夢到,似乎在更早之前就經歷過類似場景,所以今天重溫一次感覺挺熟悉的。只是確切的答案是什麼,我大約一輩子也無法知道了,只能敲著鍵盤把想得到的東西通通打出來。在睡醒時,心裡充滿似曾相識感的我問了自己一句話:「聽說重複作同一個夢,代表夢會在生活中實現?」然後猛然一樣,這樣的話也太糟了!我還是希望維持平凡的生活啊~

  萬芳園由三個故事或片段構成,講一塊土地隨著持有者的更迭,蓋在上方的建物也跟著變動,擁有不同用途。但先前住民的執念卻沒有隨時間流逝消失,反而頑強的留在土地上,造成建築弄鬼這樣的現象……。對了,裡面出現的人全是西洋臉孔,所以這個夢似乎是外國版的恐怖電影……

  第一個故事是發生在一家麵包店裡。店主是個老婆婆,沒有家人,獨自在一樓的店面擺自製的手工麵包過活,二樓則是婆婆居住的地方。婆婆年紀似乎不大,印象中才五十幾的樣子。有一天鄰居忽然發現老婆婆怎麼沒開店呢?出了什麼事?不知過了多久,似乎不到幾天,又好像在當天下午,鄰居們就自行想辦法進入店裡確認婆婆是否安全。在這個故事裡,我扮演的就是一起闖進店裡的一個鄰居老頭。婆婆的住處在二樓,於是一行人就風風火火的衝上樓。一扇似乎以白磁為材質,兩截式繪粉色花朵的門吸引眾人上前,那裡似乎傳出不停的流水聲。然而大家敲門卻沒反應,開門進去一看,婆婆已經死了,泡在浴缸的水裡。不過我沒有進去看,只是在門外聽到這件事。這好像就是執念的開始。

  第二個故事發生在一家種植香草的水療中心。店主是個中年女強人,有事外出,把店留給我,也就是她的乾女兒照顧兼免費使用。基本上這個故事沒什麼可怕的,讓我印象深刻的地方在於水療中心被設計得很寬敞明亮,挑高的玻璃天花板彷彿溫室一般,各式香草小苗種在黑色的軟塑膠小花器中,被一個個排在桌上的小方格裡供客人挑選或欣賞。至於水療泳池就在香草區右方三公尺處,兩者之間沒有牆或隔間什麼的擋著。水池右邊也是透明牆壁,可以看到外面的風景,此外還有昂貴的音響可以放音樂,這時好像發生什麼不對勁,但我忘了,清楚記得的只有我因為可以免費享受這麼優質的空間和設備而在心裡暗爽不已……

  第三個故事就比較可怕了,發生在一座好像維持得不錯的廢棄莊園裡,一群年輕人到廢棄莊園冒險過夜,就像很多電影常演的那樣,暗示後面麻煩的開始。我是這群年輕人中的一個,在團體中沒什麼份量的存在,跟著大家一起到莊園裡。莊園面積頗大(比麵包店和水療中心更大),內部挺閉鎖的,沒有二樓,像一棟有無數房間、以木板和玻璃相隔的的秘密建築。我記得裡面有圖書館,從這裡到那裡要用跑的,而且可以跑上幾分鐘。大槪是有人發現莊園內部有靈異現象,覺得不能留下去,但說出去沒人相信,於是感覺不對的人就自己偷跑到外面了,留下不信邪的人被莊園活活鎖在屋子裡面,然後隔著被封死的玻璃和外面來救人的人互相吼叫。搞不清我是先閃人的人還是沒閃的人?總之這個故事比較有驚悚的感覺就對了。

      最後我醒了,花了一天的時間把這個夢打出來。現在看看好像沒啥恐怖的?不過把作過的夢寫下來日後看看也挺有趣的。

創作者介紹

人生是一場美麗的幻覺

yihan2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