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丹東尼奧法師已經抵達外堡了。」執事神官站在辦公室,朝銀髮教皇恭敬的教告訪客行蹤。

  「是嗎?看來我得快下去了。」雅尼克溫文地回答,將散置桌面的文件一一收齊,放到公文架最上層,以備梵舍里奇待會來領取。「茶會現場佈置好了嗎?」

  「一切已準備就緒,隨時恭候您和您的朋友蒞臨。」把負責相關事宜的人剛傳來的消息如實以報,執事神官的語氣更顯慎重。

   「好的,謝謝。請帶路吧,讓我們一同出發,前去迎接客人。」雅尼克笑著說,為自己加上一件披風。執事神官俯身稱是,俐落又不失從容地推門而出,懷著光榮的心情進行他被交付的前導工作。

   今年是雅尼克擔任教皇的第十九年,呃,扣掉昏睡的那三年,他實際以教皇的身份統領教廷的時間約為十六年。一段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期間。大陸已重建完成,逐漸脫離魔物來襲的陰影,他也如願實行幾個利於民眾啟發智識,同時有效提高教廷聲譽的計畫,現在正是作用醞釀的階段。

   雅尼克不是工作狂,他認為人生除了幹活之外還有別的事好做,比如交際應酬,或外出遊覽,因此向來封閉嚴肅的教廷在雅尼克上任後,無法免俗地配合他的意願進行改變。僅管變化的部分不多,但對那些保守派的神官來說,也夠他們受的。

   由螺旋梯走下一樓,沒有在休息室等待客人到訪,雅尼克隨執事神官行經內庭,和在警衛室駐守的聖騎士打招呼,來到中庭外圍、土丘邊緣的外城門。光明女神的等身雕像立在供頂通道上的牆內,圓潤的手臂微微敞開,象徵對進出者施予庇佑。沿門口往下,是直達外堡的冗長通道。雅尼克站到門前,讓前導神官退走,耐心地在那裡守候。

   他沒等太久。約莫五分鐘,穿著淺灰法袍和黑色徽紋的丹東尼奧以法杖作為支架,氣喘吁吁地爬完最後一步路。法師看來有點累,額頭泛著汗。

   「丹尼,好久不見,你好嗎?」雅尼克邁步向前,給朋友一個歡迎的擁抱。

   「嘿,雅尼克,你怎麼出來了?好高興見到你。」沒料到朋友親自來接他,丹東尼奧心中欣喜,對雅尼克的熱情又提高了一點,用力地回應他的擁抱。

   好友見面不適合站在戶外吹風聊天,稍稍寒暄後,雅尼克帶丹東尼奧轉往另一個方向。

   和內庭鋪設石板的地面不同,城堡中庭的土地種滿低矮的青草,由石壁牆的牆角向外蔓延,包覆近三分之二個土丘。一條紅沙小路以外城門和警衛室之間的步道為中心,分別往左右延伸,圍成一個圈,將城堡包夾於內。雅尼克和丹東尼奧一面談天,一面欣賞繁盛生長的垂櫻花與空曠草地獨自或透過互補產生的自然之美,心情愉悅。

   繞到城堡後門時,雅尼克踏出中庭,和丹東尼奧一前一後順著土丘略陡的斜坡往下移動。遠遠的下方出現一座木棧橋,一端架在被湖水浸潤的碎石灘灘頭,一端則位於遙遠的彼岸——如同一條線,不留情地將湛藍的湖面切割為二。教皇和法師穿過木橋,迎著水上微涼的風,往前者選定的接待地點前進。

   初次造訪精靈領地後,雅尼克便對那宛如仙境的美景無法忘懷。為了自己任何時候都能在美麗的風景裡撫慰身心,雅尼克特地聘請公會裡的土系法師,讓他們用魔法堆疊泥土、鞏固邊緣,從無到有造出一座島。接著他取得精靈女王的同意,和精靈族購買有著金葉銀葉的樹木種子,種遍整座島的土地。由於請來幫忙的精靈細心看護,樹木成長得很快,僅十多年便達到足以蔽蔭的高度,完美的複製精靈領地的原貌。雅尼克以橋連結林園和湖心城堡兩處地點,方便他需要時過來散心。

   有鑑於丹東尼奧來訪的時間在下午,雅尼克命人在林園深處的涼亭裡擺設下午茶。三層點心盤放置了剛從麵包坊出爐的糕點,瓷器茶壺和杯具依禮儀規定精準地擺在有刺繡的桌布上,餐巾綁著粉紅色的緞花,和圓桌中間剛摘下來、帶露水的鮮嫩薔薇相映成趣。

   雅尼克默默在心裡為部下呈現的優秀成果打一百分,開口邀丹東尼奧入座。

   丹東尼奧也不客氣,剝開點心盤第二層擺的圓形鬆餅,沾果醬和奶油一口吃掉。微熱、甜美、綿軟組成的三重口感於齒舌間和諧的交融,他幸福的瞇眼:「這實在太好吃了!如果外面有賣這個鬆餅,我一定天天去買。」

  雅尼克慷慨的表示:「請人幫你裝一袋回去好嗎?」

  「啊……方便的話可以附一罐果醬嗎?伊芙琳惦記好久了,上次吃完就叨念著想再吃。」丹東尼奧害羞的說出內心想法。

  「沒問題,待會我請人幫你弄好。」雅尼克微笑。他注重隱私,招待朋友時基本上不會讓其他神官隨侍在側,所以命令要等回城堡時才能發佈。

  丹東尼奧充份理解友人的作風,什麼也不說,只是想像未婚妻的微笑,感激地點頭。

  然後雅尼克眼波流轉,換上調侃的神情。不是熟人絕對想像不到,矜持高貴的教皇也有如此不拘束的一面。

  「說到伊芙琳——親愛的丹尼,你們進展到哪裡了?我記得你們訂婚有一段時間了。」雅尼克不懷好意地詢問。

  「啊,你提這個剛好。今天我就是為了這件事來找你的。」丹東尼奧小心擦掉嘴角沾的果醬,神采奕奕地回答:「我和伊芙琳說好,打算明年結婚!雅尼克,你會來參加我們的婚禮嗎?肯定會吧!」

  「已經確定了嗎?天啊,丹尼,真不知道該怎麼恭喜你!」雅尼克過於驚喜,不小心手一滑,險些讓端著的碧檸花茶掉到地上。幸虧他反應靈敏,及時穩住。「這是我今年聽到最好的消息。願女神祝福你們!!」

  「謝謝你,雅尼克,謝謝你為了我們這麼開心。」因為感動,丹東尼奧的眼角也有些濕潤。

  「以前我們就說好了,丹尼,很高興我能履行承諾。」雅尼克感嘆。

  他被迫跟法師們踏上旅途的某天,在黑暗森林裡,面前這位男士也曾打算和心儀的女孩共結連理。可惜最後……

  可能和雅尼克想到共同的往事,丹東尼奧眼神飄遠了。很快地,他振作精神,把重心移回當前:「除了跟你報告這個喜訊,老實說,雅尼克,我還有件事拿不定主意,需要聆聽你的意見。」

  「喔?什麼事讓你困擾?請別顧慮太多,通通告訴我。」

  對面的人認真的表情讓雅尼克不好意思咬下送到嘴邊的三明治,他乾脆將它放到手邊的茶碟裡,搓搓指尖,讓細碎的吐司屑落到桌布上。

  「雅尼克,你覺得克里斯知道我是誰嗎?」丹東尼奧也不拐彎抹角,直接拋出疑問。

  「啊?」雅尼克不明白話題怎麼跳到這個男人身上?

  「儘管那次旅行後就沒見面,彼此身份差異又大,可是不管怎麼說,克里斯都是我的夥伴。那次進黑暗森林對我來說是一次很好的歷練,好在他照顧我們。甚於這些原因,我想請他來參加我的婚禮……」丹東尼奧坦率地說著,直視恍然大悟的雅尼克。「不過,我不確定克里斯是否記得我。假如記得,那就好辦。假如忘了,那就有點尷尬了。」

  「原來是這樣啊。」

  雅尼克明白了,怪不得丹東尼奧難以抉擇,只得旁敲側擊的找答案。

  丹東尼奧本人大槪沒機會、也不可能直接找上克里斯,問他你記不記得我?相反的,透過雅尼克這層關係,即便不用親自面對克里斯,他也有很大的機會邀到對方出席。丹東尼奧的要求很簡單,雅尼克不費吹灰之力就能辦到。

  「沒問題,我會設法讓克里斯參加你的婚禮。」銀髮教皇向忙著完成終生大事的法師輕聲保證道。籌劃婚禮夠累了,他很樂意幫他一把。

  「呼,就知道只能拜託你了。雅尼克,謝謝。」聽見朋友保證,丹東尼奧放下壓在心頭的一顆小石,真誠而感激的說。

  「那麼,丹尼,婚禮的日期地點決定好了嗎?」雅尼克具體發問。

  丹東尼奧疲憊的笑道:「還沒呢!今天來只是先詢問你的意願而已。我和伊芙琳在計算出席人數,可能的話,希望好朋友盡量來,想拉交情的能擋則擋。」

  「這樣啊。」這會輪到雅尼克正經了。「——我有個好點子,不介意的話,讓我來為你說明?」

 

  一小時半過後,喜孜孜的丹東尼奧攜著裝滿鬆餅果醬的魔法袋,在執事神官的陪同下從外城門走向外堡。他將循原路藉由傳送陣輾轉回到住所。雅尼克坐在涼亭原位,他令人撤走用具,清空桌面,再搬來一疊海納紙、墨水與鵝毛筆。

  今天丹尼來訪,激發了他兩個想法,一個偏向私人性質,另一個則可能為他和教廷獲得更大的影響力、源源不絕的金錢,以及熱情的民眾追捧。

  撕下一張海納紙,雅尼克在紙上潦草的列出關鍵字。

  第一張紙是這樣寫的:克里斯、婚禮、渡假村

  平心而論,他被丹東尼奧和伊芙琳要結婚的消息觸動內心了。和克里斯認識那麼多年,多久沒單獨在一起,沉浸在只有兩個人的世界?

   一年前,克里斯卸下攝政王的職務,將政權完全移交給唐恩,生活恢復清閒。他們可以一同參加丹尼的婚禮,然後在當夜離開,循線回顧初識時踏足過的地點,多麼浪漫!

  期盼著想像中的情景實現,雅尼克撕下第二張紙,寫下:教堂婚禮、禮服、戒指、證婚等字樣。

  奧林大陸的世界沒有新人在教會結婚的慣例。不過沒關係,他可以自行創立一個。頂著光明女神的祝福為招牌,配合紀念性十足的各類儀式,又該多麼吸引人?成千上萬的適婚男女衝進各地教會預約婚期的壯觀景象讓雅尼克想到出神。

  只是,在把異界的習俗引進奧林大陸之前,勢必得經過一番調整。

  有沒有這種神官呢?能理解他的理念,具備品味、美感、行動力,又擁有自己的見解。

  想著想著心裡浮現一個名字。雅尼克露齒一笑,在剩餘的海納紙畫出記憶裡的場景圖畫,接著命人請他最重用的大主教前來話敘。

 

創作者介紹

人生是一場美麗的幻覺

yihan2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出雲
  • 稍微瀏覽了一下這篇同人文......我真的更想推薦你看聖魔之血啦!XD
    故事背景也是發生在歐洲,角色中也是有出現教皇(只是個性差很多...),你應該可以很快就融入其中的吧~~
  • yihan25
  • 我有看一點妳之前推薦的聖魔之血設定,裡面的教皇是不是很弱氣?感覺頗溫和的,哈哈,但也是長相一流哇!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