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東尼奧坐在精工雕琢的寫字檯前,就著案頭的小燈以鵝毛筆在紙上寫字。只見他塗塗改改,時而劃掉幾分鐘前寫下的名字,或在苦思後於底下新添一個名字。他維持書寫的狀態好一陣子了,不曉得要持續到什麼時候。

有人敲響門,一名身材纖細的女子安靜的走進臥室。她將端著的布蘭卡茶輕輕放到寫字檯上,再主動調高小燈的亮度。這一串體貼的舉止引起丹東尼奧注意,他的手停止動作,抬起頭,對著女子由衷笑道:

「謝謝妳,親愛的。」

「丹尼,你已經忙了半天,休息一下好嗎?」女子摟住丹東尼奧的脖頸,溫柔地勸慰。她名為伊芙琳,是丹東尼奧的未婚妻,倆人交往六年,互相情投意合,計畫於明年結婚。這場婚禮備受祝福,他們期望盡快舉行,眼下,丹東尼奧便在構思婚禮邀約的賓客名單。

丹東尼奧和伊芙琳都是樸實而注重內涵的人,他們原先預定舉辦簡單的小婚禮,請幾位熟人陪他們到公會公證,之後再到附近的餐館吃一頓慶祝就夠了。可是伊芙琳來自知名的魔法家族,平時來往的人不少,加上丹東尼奧認識一些在公會、教廷、貴族圈都有影響力的重量級人物,想和這對未婚夫妻打好關係,進一步藉由他們拓展人脈的人自然不肯放棄這個機會,聽聞他倆即將結婚,立刻忙不迭登門造訪,希冀獲得一張喜帖,好在婚禮上露面。因此,訂定賓客名單頓時變得辣手,得花更多時間來決定受邀的出席者。

伊芙琳那邊的邀請名單稍早前列好了,她放在抽屜裡沒拿過來。趁丹東尼奧喝茶的空檔,她展開那張——用一長卷來形容更貼切的人名清單,逐字逐行地瀏覽。

排在名單首位的人:法聖葛瑞馬。

葛瑞馬閣下是丹東尼奧的老師,一路指導他由中階法師晉升為大魔法師,對伊芙琳也經常關照,在他們心中有著無可取代的地位。向這位法聖報告他們要結婚的那天,他曾當面允諾會參加他們的婚禮,相信他即使臨時有事,也會設法趕來。

噙著一絲笑意,伊芙琳看向排行第二的人。然而,下一個名字出乎意外的,牽引她的目光。

雅尼克.希爾。現任光明教廷的教皇,丹東尼奧交往二十年的好友。

注視這個名字,伊芙琳的思緒不禁飛向過往。她現在還記得,這位傳奇般的教皇在說服自家父母答應她與『名不見經傳』的法師交往時出了多少力。真不可思議,無論多少次想起那段過往,伊芙琳都有相同的感覺。由於雅尼克和葛瑞馬閣下極力背書,她的愛情得以保全,不至於破碎結尾;她能光明正大地向世人昭告她的愛人,不因此遭受歧視。承蒙他們幫助,她得以堅貫徹意志,證明自己的眼光正確。

那之後的某天,丹東尼奧帶她大方地拜訪雅尼克,丹尼跟雅尼克之間無視身分地位的親近之情令她意外。雅尼克是個好人,可靠、風趣、寬容、忠誠,對她像對丹尼一樣友善。不知不覺的,她把他視為生命中值得托付的對象之一,最重要的朋友。

收斂散發的想法,伊芙琳輕聲問:「丹尼,你打算邀請雅尼克嗎?」

丹東尼奧將布蘭卡茶嚥下喉嚨,理所當然的回答:「噢,是啊,親愛的。他是我的好朋友,以我們的交情應該如此。怎麼了?妳不希望請他來為我們獻上祝福?」

「不,」伊芙琳搖搖頭:「就像你說的,我們的確該這麼做,我很高興有他參與這麼重要的日子。再說,以雅尼克的名望來看,他的到場確實為我們增光。」優雅的坐到寫字檯旁的四柱大床邊緣,伊芙琳伸手包覆丹東尼奧略顯粗糙的大掌。「所以,丹尼,為了表示慎重,我想你該去一趟教廷,親自送喜帖給他。」

「——妳說的對,我最好這麼做。但是到教皇國之前,先去拜訪老師比較妥當。」說完話,丹東尼奧在法聖和教皇的名字前面用不同顏色的墨水標上必須留意的星形符號。

「謝謝,你肯聽我的建議真好。」伊芙琳露出一個沉靜的微笑,低頭繼續看丹東尼奧構思的名單。大約到了中段部分,她發現有人的名字被劃掉又列出,反覆兩次,最後人名被寫在空白處,後方打上問號,可想像列清單的人的猶豫。

伊芙琳盯著那個名字約半分鐘。那人名聲顯赫,在法師和各國的貴族圈子中無人不知。那人和雅尼克關係極好,不過即使親密如丹尼和她,也沒有機會直接見識對方和雅尼克在人後是怎麼相處互動的——這是因為那人雖然認識丹尼,彼此卻生於不同階級,素來沒交集,算不上交情深厚。

那人名為克里斯,嘉德帝國的親王兼前任攝政王,統合光明魔法與元素魔法、並且重新修改現有魔法體系的偉大法師。

伊芙琳猶疑地問道:「這位克里斯,莫非……?」

「嗯,就是妳想的人。」丹東尼伸個懶腰,揉揉肩,語氣無奈:「坦白說,我跟他的情份僅有那麼一點,身份差距擺在那邊,請他參加婚禮似乎太過狂妄。但想到當年一起旅行冒險,就覺得他人不錯,該寄張喜貼給他……真為難啊。」

伊芙琳按著嘴唇,不吭聲地思忖好一會。然後她把名單推到一邊、壓低聲音,神秘兮兮的湊到丹東尼奧身前。

「丹尼,你和雅尼克年輕時就相識,對他的事情比其他人瞭解,是嗎?」

「啊,還好吧……。」丹東尼奧漫不經心的抓亂頭髮。

「那你能不能告訴我,雅尼克是怎麼和那位法師在一起的?」伊芙琳的睫毛眨啊眨,眼睛在燈光下閃閃發亮。「儘管放心,在這裡聽到的任何一個字,我都不會拿到外面跟別人說。」

「……」丹東尼奧無言,想不到心愛的未婚妻也這麼八卦。

「別驚訝,親愛的,我只是……嗯,想多加瞭解雅尼克而已……。」伊芙琳在呼吸間調整過於激動的態度,旋即她恢復平日的溫婉。「你大槪不知道,每次家裡聚會,親戚朋友都問我相似的問題。大家都很關心雅尼克呢。」

「是、是這樣嗎?」丹東尼奧一臉詫異。理智上他認為不宜洩露朋友的隱私,偏偏感情上見不得伊芙琳失望,幾經思量,只得把幾件微不足道的往事掏出來講。反正也沒更多好說的。

他道出當年從洞穴拆完魔晶回來,他們撞見雅尼克和克里斯曖昧的行為與言語、在托梅鎮的旅店中,克里斯甚至要求排開精靈,跟雅尼克單獨同房。有了這些事做為鋪墊,未來聽到查理曼帝國傳出的他們是情人的流言,丹東尼奧非但沒感到意外,反而肯定先前的猜測。

補充消息說完,布蘭卡茶喝光了,磁杯露出彩繪的花朵壁紋以及潔白的杯底。

伊芙琳雙眼微睜,小手捂住嘴,感嘆:「啊,這麼說來,雅尼克吃過不少苦呢。」

「是啊,和他光鮮的外表恰好相反。事後一想,雅尼克總是面帶微笑,和藹的對待諸多不懷好意的法師——這很不簡單。好在我沒有胡亂敵視他,有幸結交到一位難得的朋友。」丹東尼奧爽朗的咧嘴一笑,將杯子放回茶碟上,起身離開寫字檯,和伊芙琳並肩坐下。

忽然,他興起一股疑問:

「親愛的,為什麼妳和妳的姐妹會對雅尼克與克里斯的私事感到好奇?我不明白那有什麼好知道的。」

伊芙琳撫上丹東尼奧的頭,慢慢梳理他撥亂的短髮。她想了想:

「因為那兩人很了不起吧?他們做的事開創了新時代,和我們不一樣。你知道,他們本來還是敵人。我想,再過五十年一百年,就會看見探討他們生平的書籍。那時,我問你的問題,一定也會出現在書上。而你運氣好,見證到他們最早的相遇。」

「呃,了不起的人是嗎……」丹東尼奧呢喃道。

伊芙琳敏銳地捕捉到他的目光寫滿欣羨。她就這麼凝望著他不說話。

驀地,那些情緒消失了,丹東尼奧深深閉眼,再睜開。依然是相同的眼神,堅定,清明,依然是她熟悉的丹尼。

「說實在的,……我啊,偶爾會羨慕他們,」丹東尼奧斷斷續續,有些羞澀的摸摸頭。「能讓那麼多人惦記和仰望,真是了不起。」

伊芙琳握住他的手,眼眸平靜,沒有顯示感情。

「可是,如果當大人物要不停被人挖掘隱私,那代價實在太大了。不如回歸當個平凡人,在努力的前提下,終有一天會找到自己的幸福。」丹東尼奧彷彿回應似地反握伊芙琳的手,雙方相視一笑。

「所以,讓我繼續擬客人名單吧,我想早點和妳結婚,過上幸福的生活。」

「好的。」撿過名單交到丹東尼奧手上,伊芙琳用低沉甜美的聲音,充滿愛意的回答。

 

創作者介紹

人生是一場美麗的幻覺

yihan2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