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穿透雲層直落,偌大的校園籠罩在暖意和慵懶中。安靜的週六午後,褚冥漾躺在黑館自己的房間床上,對著天花板打哈欠。軟綿綿的大床承載了全部的體重,氣溫恆定在人體最感舒適的攝氏28度,褚冥漾眨眨眼,發現自己快睡著了。

  不得不說,他現在非常清閒。上星期回去原世界,家裡一切如故,沒有需要他擔心的、好友們各自有事去忙,他不會被帶到莫名其妙或匪夷所思的地方、住隔壁的黑袍學長和搭擋外出執行任務,預計明天才回來。無事一身輕用在他身上,真是太適當不過了。

  褚冥漾自問,自己很喜歡這樣一個人的狀態。升上高中以前,他也常常隻身行走,同學們畏懼他的衰運壓根不敢接近,以至於他不得不習慣獨處;如今他有了朋友,意味著手機隨時可能會響,隨時有機會展開冒險,一個人的時間就顯得格外重要了,他要趁機好好休息。

  「扣扣」門口傳來清脆的敲擊聲。

  妖師的能力在奇怪的地方發揮得特別快,他剛想休息,立刻有人來找。敲門沒得到回應,外頭的人不放棄地轉動門把,出聲叫喚:

  「漾漾小朋友,我知道你在,快開門啊~」

  一秒由聲音判斷出來人身份,褚冥漾連忙跳下床、拖鞋不穿地跑過地板,迅速打開門。穿著和煙火節很搭的黑底金魚紋圖案的浴衣、手持白蝶扇,ATLANTIS創立人之一的董事長,扇,元氣十足地吆喝一聲,向他露出明媚的微笑。

  「扇董?」堪稱超級大牌的人站在門外,而且表現得想進來,褚冥漾花了半秒意識到這點,隨即退開讓出玄關。「您好,快,請進。」

  「好久不見呀,小朋友。我想喝冰的飲料,這裡有嗎?」大方的提出要求,扇將脫掉的厚底木屐擺好,自動摸出鞋櫃裡的室內拖鞋套到腳上。

  「有啊,要果汁還是氣泡飲料?」褚冥漾端詳冰箱中陳列的瓶瓶罐罐,側過身問。

  「氣泡飲料好了,謝謝。」回答完,扇走向小客廳的方桌,三兩下解開拎著的和式手袋,獻寶似的把開口對著桌上輕輕一抖,乒乒乓乓倒出一堆五顏六色的包裝品:「我帶了零食來喔,有餅乾、糖果和巧克力,過來一起吃吧!」

  「這……這是……汪奇達克的特製榛果奶油小甜餅!迪諾亞的四色莓果捲心酥!還有芭倫塔的草莓白巧克力!!」嗜吃甜食的人立即由包裝辨識出販賣店家,這些,全都是要提早預約才買得到的人氣商品!!

  「哎呀~小朋友真識貨,」扇朝褚冥漾豎起姆指:「我家那口子和小冰炎都不怎麼吃甜的,買了這些也找不到人分享,有你真是太好了。」拍拍沙發旁的空位,又向褚冥漾招手,示意他快來坐下。

  「我馬上來。」褚冥漾以光速完成找杯子倒飲料和端上桌的動作。拖盤上擺著兩個高腳果汁棒,裡面是冒泡的微冰雪碧和吸管。和扇輕輕碰杯,兩人喝了口飲料,便朝那座零食堆成的小山展開攻勢。

  由窗戶斜射入室的光角度偏移了些。褚冥漾將杯中剩餘的芭藥汁喝完,抱著靠枕往後一躺,宣告品嚐的行動進入尾聲。外面天空依舊湛藍,不知道和董事長吃喝閒聊了多久,倒是塞滿垃圾桶八成空間的撕過的包裝紙無聲地證明他們輝煌的戰績。想了想,褚冥漾遞過濕巾讓扇董擦手,在那優雅的動作襯托下,便宜的濕巾散發出類似絲綢的高級質感,令人讚嘆。

  「謝謝招待,我吃飽了。」褚冥漾雙掌相貼,禮貌的說。

  「不客氣,我也很開心喔,偶爾放縱一下感覺真好。」感嘆地說著,扇展開白蝶扇,身子往前湊,開啟另一個話題。「小朋友,待會有安排行程沒?有要外出嗎?」

  「今天嗎?」褚冥漾詢問。董事長點頭,於是他回答:「沒有耶,大槪窩在房間準備考試吧。」

  「明天呢?」扇追問。

  「嗯……和今天差不多。怎麼了?」他注意到扇的眼中閃過一抹精光。

  ATLANTIS學院高中部二年級下學期的期末考即將於下個月,也就是六月的二十三日上始舉行,為期一週,考完便放暑假。也許因為上學期接手護送學長到炎之谷任務,褚冥漾對守世界的認知形成了初步建構,妖師一族存在的理由及種族使命亦多所理解,使他煩惱的自我定位模糊有了解答,相形之下,小小的考試實在不算什麼,以平常心看待即可。他有信心,每天按部就班的復習,必定能順利通過測驗。 

  「這樣嗎?真是太好啦~」甩開白蝶扇愉快地搧了幾下,扇漂亮的眼睛笑得彎彎的。「剛好我需要人幫忙,小朋友來支援一下吧?」

  「啊?」褚冥漾指著自己,眼神呆呆的看著身邊的董事長。

外表和他年齡相仿的美麗女孩勾起嘴角笑了笑,解釋道:「小朋友,你知道無殿是怎樣的存在嗎?」

  「……聽說你們向人收取代價,完成委託人的願望。我記得……類似萬事屋那樣?」褚冥漾後半句講得有點小聲,他不清楚董事長知不知道他講的是一部漫畫。

  「嗯,大致上和你說得一樣,不過我們沒阿銀他們那麼窮。」得意滿滿的叉腰,扇順著自家學生的例子繼續講,顯然明白他在說什麼。察覺董事長居然看過原世界的漫畫,褚冥漾暗吃一驚,差點為她的神通廣大跪倒。「無殿會收的酬勞很多,秘傳的珠寶首飾、太古時代失落的武具、珍稀礦石啦,等等等等,那些東西經過分類後會搬進無殿的倉庫保管。這陣子傘心血來潮,提議進行大掃除,一來清除髒污,二來趁機檢視物品的保存狀況,所以~小朋友,來幫我吧?能見識各種超乎想像的好物喔!」

  原來是來招募清潔工的?褚冥漾恍然大悟。他對無殿耳聞已久,自從得知學長曾在那裡生活,便對無殿心生好奇,想見識那個人成長的軌跡。雖說火星人的世界不缺危險,但只是去打掃,應該……沒關係吧???

  「好啊,我很樂意,如果不嫌我動作慢的話。」

  「耶!小朋友果然很體貼。」扇開心的站起來,將白蝶扇收好放進手袋,另一手拉著褚冥漾站起來。「漾漾,打鐵趁熱,我們現在就走吧!」

  「等一下,我去拿包包。」請興奮的董事長暫時放手,褚冥漾穿上襪子和球鞋、將隨身包背好。

  「我們家稍微涼了點,加上這個吧。」扇打開衣櫃,快速掃視一,挑了件秋天用的薄外套遞給褚冥漾。

  鎖好門、披上外套,褚冥漾和扇消失在後者丟下的移動符發出的瞬閃白光間。黑館的單人房陷入一片安靜。

  外頭綠蔭濃密的樹上,以監督妖師為人生志業的重柳族青年與藍眼蜘蛛見狀,隨即施展追蹤術尾隨妖師而去。一切動作進行得非常低調,沒有激起任何一絲多餘的注意。

 

  褚冥漾不曉得無殿成立的時間為何,模糊記得千年前,冰牙族和炎之谷便藉由無殿的力量保護年幼的學長。姑且假設無殿成立了一千年吧,能裝下累積千年的禮品,那地方估計小不到哪去。或許比整間學院大?他好奇的猜測,轉眼間到了目的地。扇帶他進來時不經正門,倒像走在風景區還是公園。白色鵝卵石鋪就的小路兩側各種一排阿勃勒,正值花季,一串串金黃色沉沉的壓在枝頭,和晴朗的天空以及碧草地相互爭艷,氣勢逼人。越過花樹組成的隧道,右方遠一點的空地佇立著十來棟紅磚砌的圓樓,彼此間隔一定距離,井然有序的排列,如列隊的士兵。

  「漾漾,走這邊。」在前面悠哉帶路的扇回頭指示,褚冥漾連忙跟著拐彎,他可不想在陌生的地方迷路。走近紅磚圓樓,他由下而上仔細的打量建築。圓樓高約四層,外觀大同小異,有著隨意設置的黑框圓窗並覆蓋地錦,要不是入口木門上標了數字,真分不清哪棟是哪棟。「這是12號倉庫,我要拜託你打掃的地方。」

  說完,扇一手推開看似厚實的半圓形雙扇木門,率先步入倉庫。

  小心地尾隨在後,褚冥漾踏進圓樓,瞬間感覺自己進到一個不可思議的世界。

  這棟樓裡沒有所謂的隔間,站在底層,也就是第一層,視線可清晰無阻地直視高處的拱形天花板。陽光自樓頂大型的天窗傾落,隱約可見灰塵在其間飛舞。一道寬敞到足以供三人並行的樓梯像蔓生的爬藤植物,沿弧狀的壁面徐徐蜿蜒而上。被分成五層的單面書架零散的直立或並排放置,通通鑲進與階梯相交的牆壁。旋梯尾端銜接一座同為圓形的懸空平台,頭上正對著天窗的玻璃,外牆地錦伸長的枝葉攀附窗框邊緣,為室內透進綠意和生氣,褚冥漾不禁想像坐在那裡看書該有多享受。

  由於太久沒通風,倉庫裡積塞一股沉悶的味道,被開門的動作引動的微粒飄來飄去,弄得扇噴嚏連連。一手以寬大的袖口摀住口鼻,扇打了個響指。宛如得到指令,閉合的圓窗瞬間自行向外推開,新鮮空氣流水般地湧進。褚冥漾停止呼吸,過幾秒輕輕吸氣,感到室內空氣品質變好了。

  「看得見的地方都要整理嗎?」思索自己的行動速度,褚冥漾斟酌地問。

  「嗯,我想想喔……」扇認真扳著手指數道:「地板要拖、沙發椅子窗戶要擦,書架和書積灰塵的話要清一下,大至上就這樣吧!」好像很容易的說完,扇噗嗤一下笑起來:「放心,小朋友,現在也下午了,能做多少是多少,不用急,我們沒有要那麼快掃好。你在這裡勞動,我會準備甜點,保證等你忙完吃得痛快。」

  「——就這麼說定了。」一秒被甜點成功收買,褚冥漾比了個OK的手勢。

  「那就麻煩你啦!我會建立一道傳送陣,方便你往返倉庫和放打掃用具的儲物間。」扇以腳尖輕踏地面,黑白相間的拼花地板浮現一道深紫色的法陣,固定在原處沒消失。「從這裡進去就是儲物間,抹布掃把什麼的應該都有,找一下就是。」

  「好,我知道了。」褚冥漾挽起袖口準備上工。

  「最後有件事我必須告訴你,小朋友。」扇的眼神不知為何突然變得正經,那種和先前的恣肆截然相反的態度使他用了份心力留意。「你要記好,絕.對.不可以打開放在倉庫裡的書,任何一本都不行。可以從櫃子裡抽出書本進行清理,但嚴格禁止翻閱,連想一下都不行。如果你不小心開啟書頁,搞不好會發生比……還可怕的事。」

  扇站在暗處,臉色有幾分嚇阻性,似乎深刻的明白那麼做會遭遇的後果。當然褚冥漾不想了解,他純粹好奇不能翻書的理由。

  「董事長,這裡放的是什麼類型的書?」

「詛咒類。」扇爽快地回答。明明褚冥漾看書背就知道,她卻願意浪費唇舌多加說明,可見其鄭重。「有一陣子——在我還年輕的時候,曾經對研究詛咒抱持高度興趣。各種詛咒,從入門到進階、玩笑性質到傷害性質,我都用心鑽研;你知無殿什麼委託都接嘛,只要對方付得出報酬,詛咒他人也在允許範圍內。通過這條管道,我弄到不少介紹相關題材的書,這棟倉庫放的就是那些年累積的收藏。12號倉庫裡有近八成的書要求閱讀人的實力獲得它們認可才能安全打開,否則書本會自行動手淘汰不適任的人。漾漾,你要記得克制好奇心,不要去翻這些書來看,嗯?」

  「——以妖師之名發誓,我不會翻看這裡的任何一本書。」聽完董事長給予的忠告,內心對火星世界的高風險和不可預測性擁有切身體會,褚冥漾當即右手指天,認真無比地立誓。開玩笑,他還想活呢,天知道扇董都不明說的事有多可怕。

  「很好,不打擾你啦,小朋友。晚點我再過來。」滿意的點頭,將手放上門板,扇準備告辭。「啊啦,差點忘了說,有事的話打我手機,號碼已經幫你存進去了,這裡危險的地方很多,別亂跑喔。」尖巧的下巴往褚冥漾的背包方向抬了抬,提醒他利用通訊工具,避免不必要的浪費和危險。

  「好的,那我先走了。」褚冥漾揮揮手,跳進傳送陣,到儲物間找清潔用具。為倉庫留下一條小縫通氣,扇伸了個懶腰後走出門外,目光躍躍欲試。她還有事要做。

  褚冥漾在儲物間待的時間很短,拿了盤算好的用具,戴上不知名的好心人免費提供的衛生口罩,便再跳進傳送陣回到倉庫。扇董已經走了,無聲的空間稍顯寂寥。握著掃把彎下腰掃地,褚冥漾選擇由一樓開始打掃——這層樓只擺了一組沙發和三個書架,在清潔上相當省時省力。

  將掃完一樓地板清出的灰塵弄成一堆丟棄,褚冥漾掏出米納斯往下隨便開了一槍。幻武兵器深諳主人心意,由槍口噴出數個巨大泡泡,飄到各處弄濕地面,省去提水的功夫。

  有個貼心的武器真好,褚冥漾輕聲默唸,做事方便很多。

  在米納斯的協助下,褚冥漾飛快拖完一樓地板和整座旋梯,剩下書櫃、窗戶和沙發椅子要擦。由於需要清潔的物件都位於旋梯左側,褚冥漾脫下鞋子,拎著水桶抹布,小心翼翼踩上踏板。

  倘若不介意此處展示的書本主題,12號倉庫其實是個頗具情趣的場所。高背椅擺在書架之間或旋梯邊的空位,讓讀者得以放鬆地坐下,和旋梯相接的平台上有柔軟的主人椅及腳凳,扶手旁另外立了張小几方便放茶水糕點。喜歡閱讀的人可以舒舒服服找位子待著,沐浴在陽光下,欣賞藍天浮雲或看書沉思。

  不過褚冥漾可沒這般閒情逸致,他正依照董事長的吩咐擦拭書架。多虧隔板擋著,書頂沒積太多灰塵,薄薄一層乾布一擦就掉,倒是隔板沒被書遮蓋的部份比較髒。擦著擦著,一本名為『守世界十大無解詛咒』的硬皮書映入眼簾,成功使他收回往前踩的腳。不可否認,他真的想知道內容在講什麼,可是畢竟和董事長約定在先,褚冥漾只是輕柔地擦拭封面,把書又原封不動地擺回去。

  擁有探究之心是不錯,到底大不過平安的願望。褚冥漾提醒自己,儘早結束工作享受甜點比較實在。

  然而命運總是多舛的,麻煩在他絲毫沒防備的情況下找上門來。

  意外發生在褚冥漾擦完二樓的七座書架和藏書、打算利用泡泡打濕透明的窗戶的時候。那一刻,他一手扶著金屬窗台,腳則踮起好讓手裡的布擦乾平滑表面上沾的水。忽然地面一搖,他身體重心不穩,急忙抵著牆站好。

  褚冥漾以為自己腳滑了還是貧血什麼的,可是間隔極短、持續不斷的震動再再告訴他這非本人所為。咚隆一聲,裝滿拖過地的髒水的桶子翻倒,灰黑色的污水灑出桶外,自然地順著旋梯往下流。

  要死啦!褚冥漾心裡吶喊,好險這裡沒鋪地毯,不然他就麻煩 。無殿這麼神秘的地方也有地震嗎,這是怎麼回事?!

也許神明聽見褚冥漾內心的困擾,又或是妖師的言靈能力發揮作用,振幅在他求救完不久漸趨輕微,拖一會便斷斷續續結束了。一切進展過於快速,褚冥漾反應不過來,背靠牆好半晌,手撫著胸,直到確認餘震退去才敢再行動。

躲躲閃閃的用手護住頭走下二樓,褚冥漾站在離門不遠的位置,對沙發上的背包發呆。突然很想播手機給扇董,問她守世界是否也有地殼運動這種自然現象?轉念一想,這個問題挺丟臉的,還是別說算了。

既然地震停了,該做的還是要做,褚冥漾提心吊膽地回到二樓,蹲下身扶起水桶,擰乾拖把想吸走污水。忽然,地震再次襲擊。這回情勢較前一次險峻,架上的書都沒穩住,一本本如推倒的骨牌般認命掉落,散在褚冥漾附近的地上;倉庫裡幾張高背椅被搖晃的力道拉扯,失去重心,繼書本之後跟著倒下。

褚冥漾意識到得快跑出去,偏偏被震動絆住,整個人寸步難行。顧不得抱怨害怕,當下只能先憑過去吸收的相關知識進行自救。持續不知多久的地震再次平復,倉庫又恢復穩定。褚冥漾反覆深呼吸,他已非入學時的菜鳥,遇到危險不會逃跑,卻被突發的兩次地震弄得神經兮兮,想到戶外待一會。站到梯階外側探出身往下看,欲確認出入口是否順暢,赫然,他驚悚的察覺,不少掉到地上的書因為碰撞而攤——開——了。

離他最近的書本靜靜躺在腳邊,成排文字浮於紙頁,空白處附有鉛筆畫的可愛草圖。由字形判斷,原主使用的是通用文,可是字寫得太有自我風格,無法馬上識別內容。

這顯然是某人手寫的筆記。

基於對原主的尊重,褚冥漾未加思考,蹲下身拾起摔落的本子。然後他倒抽一口氣,想到一件事——

扇董臨走前交待這裡的書不能翻,他偏偏任由它們摔開來,沒關係嗎?會不會放出某種被封印的妖獸,還是沉睡千百年的邪魔?倒時要不要負責賠償??褚冥漾瘋狂腦補著,忘了打手機通知董事長。

與此同時,異變如願發生了。褚冥漾手握的筆記——那本他肯定地震前沒問題的筆記本,竟向外爆出燦金的光。剎那間,灼熱的高溫燙痛了手,想丟掉筆記,頁面卻牢牢地吸附五指,怎樣使力都甩不開。褚冥漾眼睜睜看著金光沿指尖向上纏繞,最後包覆整面手掌。

光芒亮度爆漲,瞬間刺目到令人無法直視,褚冥漾手上的溫度越來越高,讓他被迫叫出米納斯。趕在幻武兵器射出水泡冷卻手掌之前,亮得可以閃花眼的光猝然消失了。筆記彷彿力竭般啪地一聲墜落,正巧壓在那本『守世界十大無解詛咒』上面。再怎麼粗神經的人也知道,事.情.不.妙。

「……希望扇董看了別生氣……。」褚冥漾拖著沉重的腳步沮喪的下樓,背包放在一樓中央三人座的沙發上,他掏出手機,打算連絡帶他來的女孩。扇不樂見的事終究發生了,即使錯不在他,褚冥漾還是擔心不已。需要的話,他會負責。

「——嘟——嘟——嘟——」手機無人接聽,褚冥漾留下簡短的陳述,不安的切斷通話。能解決問題的人不在,他得獨自面對殘局。望著地板上的書,他又開始煩惱。這些書能碰嗎?他是不是要別過頭,不讓目光與書本對上?真不明白啊!他嘆口氣,感覺更加無力。

前方的地板突然多出一雙鞋子,半點踏地的聲響都沒有,就這樣悄然出現,像變魔術。褚冥漾順勢抬頭往上看,漆黑寬大的外袍、纏繞手臂和腰的束帶、銀白色的短髮和冰一樣清澈冷淡的眸子,不正是——

「重柳大哥?」褚冥漾連忙迎上前,沒想到對方會在此刻此地露面,心裡同時湧上欣喜和擔心。「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上學期的護送任務進行到尾端時,褚冥漾和這位與妖師一族敵對的青年結成了朋友。他依然不知道對方的名字,青年也依然因為種族特性而沒有參與他的生活,但兩人偶爾會私下見面,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一起坐著享受相處的時間。憑心而論,褚冥漾很享受這樣的互動,知道有人隨時注視著自己讓他產生安全感。不過他沒忘記這位大哥立場超然,不問世事,基本上僅在重要關頭現身,比如封印陰影或打鬼王。然而在大名鼎鼎的無殿,不可能有這類糟糕事件發生才對?

寡言的銀髮青年拉下高領外袍的拉鏈和布條,以便對方清楚地聽見他的聲音。青年眉頭揪結,抬高手臂,示意褚冥漾看過來:「你撿起的筆記蘊含了深沉的怨念,在與你接觸的瞬間向外流竄,影響到我了。」

「你中標了?呃,還好嗎,有沒有哪邊不舒服?!」不願連扇也忌憚的詛咒在青年身上應驗,卻也不方便觸碰他,褚冥漾反覆將面前的人從頭到腳目測檢查好幾遍。重柳族露出的少些許皮膚白晰沒有爛瘡、四肢完好沒有缺陷、五官清俊沒有鬆馳,怎麼看都跟記憶中的樣貌相同,完全沒變啊?

還是說被影響的是內在?那他可真沒辦法了救……

「注意我的手指。」青年淡淡的提醒,配合說詞似地微微晃動抬高的手。褚冥漾發覺哪裡不對了。重柳族的無名指指根處多了一圈金色,被由上方灑落的溫和陽光照得燦爛奪目。可是那個造形,擺在那個位置,真是太奇怪了,直覺讓人聯想到那件事物……

褚冥漾竭力按捺內心的不確定,指著青年的手,盡量鎮定表示道:「……那個……你手上那圈,看起來很像戒指耶……?」

「是的。仔細看,你也被影響了。」重柳青年反指回去。鎮定一秒破碎了,褚冥漾把手伸到眼前一瞧,大聲驚叫:「這是什麼東西?」

重柳族一本嚴肅地回答:「似乎是怨念的具現化。以這種形態顯現可說非常罕見,我從未在任何地方見過。」

「戒指……?什麼怨念會化形成戒指?又會有什麼影響??」自然地接受青年的說法,褚冥漾困惑的視線掃向對方,期待比自己實力高強的人來解答問題。

「我不清楚。」青年直白的回答。

褚冥漾沉默了。他覺得好像被澆了一盆冷水……雖然對方沒做錯什麼。

「若說這東西的意象是模仿戒指……,你不覺得,我們像在戴對戒?」趁褚冥漾愣愕之際,青年輕描淡寫的補上一句。

「——????!!!」聞言,褚冥漾驚恐到了極點,站都沒站穩,踉踉蹌蹌倒退幾步,彷彿想逃避青年所說的事。碰地一聲,背後發出悶響,小腿撞到歪倒的椅子。褚冥漾總算回神,盯著左手無名指上那圈金色,好半晌一言不發。然後,他猛地捏起外套下擺一角布料,張開手掌,對準附著處用力擦拭——

「……沒用。」他悲哀的下結論。

「我剛才試過,所有想到的消除術法和符紙都無效,這個怨念很深刻。」重柳青年接著說,這也是他晚出現在妖師面前的原因。

「所以……怨念確實影響我們了。」

「對。」

「而我們一點辦法也沒有?真的這樣嗎?」

「確實如此。」

「…………………………」

身為時間種族的一員,重柳青年自幼接受嚴苛訓練,見過無數場面,保持冷靜是基本中的基本,即便遭到作用不明的怨念附身,仍然能表現得若無其事。並非他不擔心,而是他想得比褚冥漾更深更遠。妖師怎麼被帶來無殿的,他很清楚。怨念被放出來不全算妖師的錯,反倒是無殿該負責——好端端的,怎麼會有地震?何況這些書是無殿之主擁有的,以他們的能奈,想消除怨念輕而易舉。他們只需要在這裡等待。

相較於銀髮青年的理智沉穩,褚冥漾表現的恰巧是另一種極端。他接觸守世界的時間過於短暫,離重柳族泰山壓頂面不改色的修為差了十萬光年的距離那麼遠。怨念是什麼?我會變得怎樣?有危險嗎?要命嗎???各種疑問在他心裡瘋狂激盪,讓他臉漸漸黑了。

雙方陷入各自的思緒裡,氣氛冷卻。

  打破這詭異場面的人是扇。她穿著和去找褚冥漾時相同的浴衣,可是外觀已不復整潔。精心綁好的髮髻鬆脫、髮飾毀損、衣服佈滿大小不一的裂痕,感覺像和誰打過一架。扇董事長豪邁的一腳將門踢到牆上,在它受力反彈回來前衝進倉庫,順著旋梯馬不停蹄跑上來,在褚冥漾和重柳青年前方站定,喘氣。

  「抱歉……,我……來晚了。你們,沒事吧——…………啊?????」

  繞是見多識廣的扇董,也被自己眼前的場景驚到,詫異得嘴巴微張,眼神呆茫。

  扇問完話的下一秒,妖師少年和重柳青年的身體以一種無視本人意願的強硬姿態逕自展開行動。本來併肩而站的倆人換位擺出彼此凝視的樣子,然後居然同時邁開步伐朝對方走近。重柳青年敞開雙臂,妖師少年如小鳥般偎進他懷中,青年的手扣緊少年的腰,少年溫馴的靠著青年的頸窩——

忽略表情光看背影的話,所有人都會覺得他們是對恩愛的情侶!

這!是!!怎麼回事????

  「董事長,拜託,快來救我!!!」褚冥漾動了下,發現想掙脫卻做不到,索性高喊求救。

  「——……???」行動派的重柳族試圖挪開與妖師密切接觸的手。可惜無論怎麼使力,手臂依舊紋風不動,穩穩黏在妖師腰上。拚命再試,一次、兩次、十次,沒用!

  顯然倆人完全失去對身體的控制權了。怎麼會這樣?

  警惕的眯起雙眸,扇握住白蝶扇,展開四處搜尋。詛咒書籍散落周圍,感受到熟悉的力量痕跡,扇挑起眉頭,感知咒力的來源。是什麼呢?她看過這些書很久了,許多事記的不那麼仔細,得花時間追溯。穿和服的女孩繞著不甘願卻不得不抱在一塊、看似你儂我儂的少年及青年前後打轉,很快鎖定目標。即時佈下的結界阻斷源頭再次釋放波動,褚冥漾立定不動,讓扇伸手撿筆記。由那副毫不在意翻開封面瀏覽內頁的模樣來看,他知道筆記對她全然不具影響。

  「……董事長……?」褚冥漾試探性的出聲,他覺得有必要打破這份過度的沉寂。

  「——這下不好啦……」喃喃自語般的說著,扇閤起本子,神情複雜。

 

 

 

  ※趕在2014年最後一天寫出來啦!原訂全文十集30000字,現在一集就8000字……爆字數爆到吐血。希望明年結束前能全部寫完。

 

創作者介紹

人生是一場美麗的幻覺

yihan2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