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幾天重溫特殊傳說,突然對這套很久沒出新作以致於有點想把小說通通裝箱丟到曬衣場角落以免佔空間的作品有了一些新感悟。雖然大學時就因為朋友介紹而接觸這部小說,但對它的記憶也隨時光流逝而停留在「歡樂、既視感重、披著正常向的外皮,其實很腐」等三點印象上。多年後重看一遍除了燃起熱血的感覺外還發現了一些新的東西,只能說……人生還是需要閱歷的(?)。

 

  DSC01027.JPG  

  冰炎學長和漾漾。

  說也奇怪,大學時我已經是腐女一枚,但對於這堪稱經典的王道配對竟然沒感到太多萌點。可能是過太久了,現在回想自己寫過什麼特傳小說我也沒印象了,對於特傳同人我始終覺得親情和搞笑給我的感觸大過愛情,可能因為前者比較溫馨,中者我很需要吧。

  這陣子閒閒沒事趁熬夜的空檔把第二部抽空翻了一遍,當然不是看的很認真,只挑劇情精彩的幾本看。只是,過了幾天,突然有個奇異的想法跳進我的腦袋——

  「學長在臨死前把名字告訴漾漾,是要他永遠忘不了自己嗎?!」

  然後我突然覺得內心某個點被打中了。讓一個人永遠忘不了自己,這究竟是多有愛啊!

  然而理智立刻反駁:「你看學長對漾漾總是又打又踹的,這像是有愛嗎?????」

  這樣講也對。如果學長真的對漾漾有愛,何必用暴力來表達?用暴力來表示好感聽起來蠻讓人害怕的,我對病嬌也無感。

  可是妄想在隔天提出了有力的論證:「你看學長除了漾漾之外會對誰又打又踹的嗎?不會嘛,前面打他踹他是因為被他的腦補和笨拙弄得很煩,可是現在學長聽不到漾漾的心聲了,為什麼還對他又打又踹呢?他為什麼不踹西瑞?為什麼不踹夏碎?由此可知學長只對漾漾一個人特別。」

  只對一個人特別。

  只對一個人特別。

  …………

  於是我正式確定了,這兩個人有曖昧。

  趁機推薦一下Noir大大的一篇冰漾同人,很喜歡這種淡淡的感覺。

  http://lucy5077.pixnet.net/blog/post/32250099

 

  DSC01031.JPG  

  重柳青年。

  這個角色外貌的辨識度不怎麼高,可能不是很多人知道,因為似乎只在新版(?)的設定集裡出現。

  重柳是妖師一族的死敵,對於這位美青年我還蠻欣賞的,他第二部後段時出場鏡頭很多,光芒幾乎快蓋過學長。阿重集合了各種美好的特質,比如清澈的藍眼睛、(疑似)高貴的身份、強悍的身手、淡淡的嗓音、相較於同族寬闊的心胸以及正視現實的能力,外加凝視的槪念。

  如果要寫他和漾漾的配對的話,那十之八九會成為守世界版的羅密歐與茱麗葉吧!……其實我倒蠻想寫看看的……不過大約是搞笑版。

 

  DSC01029.JPG   

  安地爾.阿希斯,以下簡稱老安。

  說到這個角色必須先吐槽。安地爾的英文拚音怎麼拚?查來查去都找不到,谷歌的翻譯又翻得很怪,最後只好把阿希斯寫上去。學長的颯彌亞也是,照著拚音拚成Samia天曉得對不對。

  回到正題。老安是在重溫小說的期間讓我有最多思考的人,他是個富有深度、值得深入分析的存在,同時我要說,本人看的書不多,但他的性格確實獨樹一幟,相當罕見。這個反派有自己的魅力。

  最初對老安有感是因為特傳第一部。在接近結尾的幾本書中,老安讓應該死了的學長暫時復活驅使他去打以前的同伴,又把凡斯的屍體讓耶呂鬼王使用。那時我覺得,這傢伙真鬼畜!竟然為了達成目的利用朋友和朋友兒子的屍體,這麼不尊重死者,這麼為所欲為,簡直超過一般人的界線。很長一段時間,我認為老安是個無所不用其極的現實主義者,雖然有某些部份待爭議,但最好離他遠一點。

  再來特傳第二部出了,這部走冒險推理路線,我的重點放在重柳小哥與難得威了一回並且開始黑化的漾漾身上,老安純粹是來推動劇情以及串場的,沒啥好想的地方。直到再度重看,翻過老安說的台詞,這才覺得——這個角色真的非人齋。

  要我自己歸納的話,老安的性格特質中有一點佔了極大的比重,就是封閉。雖然老安不時在漾漾面前出場,交談時挺健談,但在感情上我認為他極度的封閉,幾乎可用全書中內在世界最貧乏之人、或是自閉這樣的言詞來形容。

  因為緊緊鎖住自己的心,不與其他人交流情感,因此他會感到無趣,不得不依靠攪亂局面來消磨時間,典型的藉由操控外部世界而非透過內在獲得自我滿足的實例。就像他對漾漾說的:「世界當然是越亂越好……如果沒有這種樂趣,怎麼讓人待下去呢。」。所以老安在享受亞那和凡斯帶來的愉快情誼的同時,他可以抽離一部分的內心,將自己定位成為享受友情遊戲的旁觀者。所以,他可以不在乎的背叛。因為他不曾付出內心,也不在乎旁人。他應該是那種你以為你懂他,直到出事了才發現原來你什麼都不懂的類型。Partners的洛維大叔在失去養父後開始無視人命和生活的意義,老安和洛維有相似的毛病,可能因為經歷某件或某些事而忘記鄭重對待他人的重要性。這是一種心理缺陷。某層面上,老安算得上這部作品中最超然,也最孤獨的人吧。

  從上述的分析來看,可以發現老安另外兩種性格的延伸:傲慢和冷漠。某種程度上,我認為老安覺得只有自己最重要,其他人通通不配或者沒資格瞭解他,或是無法瞭解他,畢竟他那麼封閉自己的心,到一種極端的地步,不曉得他是否以前遭遇過什麼挫折。總之,老安的封閉內心反倒顯得他高高在上,其他人或事的位階皆居於他之下,通通是他利用的棋子而已。這是我覺得他傲慢和冷漠的理由。說來說去,也算亞那和凡斯衰吧,遇到這麼一個心態不一般的狠角色。如果老安是耶呂那種光靠本能的殺戮來驅動的人,亞凡想必能看穿他的本性,雙方不見得會落到書裡的不幸結局。偏偏老安城府極深又不按牌理出牌,純真善良的亞那和孤單缺乏安全感的凡斯很容易就被挑撥,瞬間從好友變得反目成仇。

  坦白說,老安的過去和身份很吸引人。從他對漾漾說的羊吃虎的理論看來,他對這個世界的真實和白色種族的虛偽絕對有一定程度的觀察和思考。但老安不像被羊迫害的虎,他身上沒有那種長期積壓的怨氣和對於復仇的執著與熱情,他幫耶呂作事似乎只是為了好玩,他會做該做的事,卻說不上使命必達。可若要說他是象徵白色種族的羊那也不太恰當,羊不會站在虎的角度思考,對於世界的本質更不會多加探討。所以他究竟是什麼人呢……可能要等第三部作者解謎才知道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ihan25 的頭像
yihan25

人生是一場美麗的幻覺

yihan2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