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咚叮咚」

電腦螢幕中跳出一個視窗,提醒趴在床上看書的人,有人發送訊息。

聽見特有的提示音,賀福星移至電腦桌前。看清發訊息之人的身份,困惑的表情變得眉開眼笑。

「是珠月啊。」福星高興地在椅子上坐好,接受好友的邀請,開啟視訊。下一秒,清麗的女性面孔在螢幕出現。

「福星,晚安。」將麥克風挪到唇邊,珠月笑著打招呼。

「哈囉,好久不見!妳好嗎?」福星回以大大的微笑。

「嗯,我過得不錯。今天聽到一個好消息,想找你們分享。現在有空嗎?」

  「有,妳說吧。發生什麼好事?」

珠月頓了一拍,眉眼彎彎。「福星,記得我在學習醫術嗎?」

「啊,妳說過師父是一隻紅蛟。」

「偷偷告訴你——我連家人都還沒通知——師父說,我在學醫這方面頗有天賦,打算教我不外傳的醫療秘籍。這可是天大的榮耀呢!」珠月壓低聲音,顯得有些神秘,臉上卻是掩蓋不住的歡喜。

「真的嗎?太好了,珠月真了不起。」福星由衷的說:「恭喜!」

「福星,謝謝,就知道你一定會為我開心……福星?」珠月未說完的話被福星打斷了,有人在敲房門,福星轉頭,往門的方向喊請進。

下一秒,有人推開門,探進身子。

珠月美目圓睜。她意想不到的人出現了。

公理之獸。

曾在人界引發無數的戰火,特殊生命體敬畏愛戴的存在。

名字好像叫做——

「悠猊,怎麼了?」福星放下視訊,瞅著來人,笑著詢問。

「琳琳說想吃消夜,請你跑一趟,順便到三巷的陳媽媽家,拿她改好的衣服回來。」悠猊說著,看看福星戴著耳麥,再看看螢幕裡的珠月,微笑道:「你在忙?不然我去吧。」

「不行,琳琳指名的是我。」福星擺手,不打算讓朋友代自己效勞。「可是珠月怎麼辦?聊得正快樂,不好意思請她等。」唸著唸著,他眼睛一亮,握住悠猊的手,期待地問:「你能不能幫我陪她說話,直到我回來?」

「啊?」

福星說做就做,拉著悠猊坐到螢幕前,將攝影機對準他,調整角度,顯然是認真的。

「福星,這樣好嗎?那是你的朋友……」悠猊悄聲問。他聽他說過很多朋友的事,包括珠月的,但也僅止於聽說,實際上幾乎和他們沒接觸。

「不用緊張,大家都是朋友啊。」福星小聲回答,拍拍悠猊的肩,為他戴上耳麥。「放心,珠月是個好女孩,你們一定可以聊得很開心。」

話說完,他向在視訊裡等候的珠月揮手告別,走出房間。

注視著福星把耳麥戴到悠猊頭上,珠月隱約猜出他的意圖,有些緊張。可是看著福星在悠猊察覺不到的角度比出「他」、「拜託」、「妳」、「感恩」等手勢,讓她充滿感動。突然要和傳說中的神獸交談的緊張感也淡了。

「……福星去幫琳琳買東西,晚點才回來。」面對好像很熟其實非常陌生的蛟人,悠猊說出這麼一句。

「好。」珠月應聲,語氣鄭重。「我們第一次這樣說話吧?感覺真不可思議。」

「嗯……啊。」悠猊有些尷尬,想起聽見福星被白三角抓走的那天,他在桑珌的辦公室對趕來要去救福星的珠月一行人冷嘲熱諷。

「雖然之前聽過你的名字,可惜不知道字怎麼寫,能告訴我嗎?」

悠猊把名字寫給她看。珠月面色溫柔,態度尋常。他心中不自然的感覺稍稍化解了。

「你目前住福星家,是吧?待在人類社會還習慣嗎?」

不錯——悠猊正想回答,好巧不巧,一個視窗伴隨提示音跳出來。對視訊毫無了解,悠猊模仿記憶中福星的樣子移動滑鼠,按下視窗上的符號。

「賀福星,你和珠月視訊竟然沒通知我!」被悠猊加入通話、神情語氣暴躁的布拉德,於看清他面容的瞬間嚇得大叫:「你是?!」

「福星有事出去,請悠猊先陪我聊天。」珠月解釋。

「原來如此。」聽完原由,布拉德鬆了一口氣。記起公理之獸住在賀家,他向悠猊低頭:「福星承蒙您照顧了。」

「哪裡,算彼此照顧吧。」

「那傢伙最近有惹麻煩嗎?」。朋友沒事,無需警戒,布拉德將腳蹺到桌上。

「上星期他騎車回家,闖紅燈被抓,當場接了一張紅單。」

「怎麼這麼不小心?」

「還是一樣冒失啊,一點長進也沒有。」

「是啊,早知道我就不坐他的車了……」悠猊一臉黑線。

「你、你也——?!」布拉德愕然,無言,目光飽含欽佩和共嗚。乘坐福星的地獄飛車,是他這輩子少數不願回顧的惡夢之一。

「有那麼恐怖嗎?福星向來很溫柔的。」珠月不是很相信。

布拉德和悠猊對視一眼,異口同聲,嚴肅的叮嚀:「絕對不要坐他的車!」語畢,布拉德繼續勸導:「搭公車或計程車更保險,理昂也會這麼說。」

「跟伊利亞打架以及給福星載,我會選前面那一項。」悠猊遠目,神情感嘆。

「欸,等等。」布拉德比了個手勢,示意暫停談論。「翡翠也上線了,拉他進來吧?」

無人反對。風精靈接著被加入視訊。

「嘿,大家都在啊?真有默…契……」翡翠掃過同伴面孔的眼睛,在見到某人時一滯,發出和布拉德相似的驚呼:「是你!?」

不想珠月多費口舌,布拉德將原因講給他聽。

「嚇死了,害我以為怎麼了。」他抬眼打量螢幕裡的神獸。黑髮黑眸,外表帥氣,和最後一次在夏洛姆見到時如出一轍。翡翠撫胸,按下滿腹情緒,主動問候:「你好。」

悠猊客氣地點頭。

「悠猊人很好喔,很照顧人,像鄰居家的大哥哥。」珠月笑著補充。

「……照顧?大哥哥?」翡翠眨眼,頗感意外。他由上到下打量悠猊,許久,猶豫的問:「你和福星家人一起住吧。平常在做什麼?很忙嗎?」

「我平常在陪玄翼聊天,幫琳琳處理雜務,或去學校找福星,算不上忙。怎麼了?」

「不忙?那好。你,想多兼一份差嗎?也不算兼差,是義務性質的工作,沒薪水,可成就感很高。」

「工作?我?」悠猊比著自己,懷疑地重問。

「就是帶小孩。記得理昂嗎?他妹妹還活著。」翡翠將莉雅的事說了一遍,還有理昂的狀況。「她是個愛聽故事的女孩,只要唸書給她聽、看著她別亂跑就行了。你是福星的朋友,珠月也推荐你,以經歷來看,這差事對你不算難吧?有空不妨考慮一下。」

    帶小孩?悠猊差點笑出來。活了這麼多年,聽過各式要求,還沒人請他當保母。他亦有自知之明,不認為自己成熟到能照顧人。可是……聽著什麼朋友啦、推荐之類的話語,不知怎的,心情很好。

    「我都好,」他溫和的說。「不過這事不能輕易決定。你最好問一下理昂的意願,他妹妹接不接受我也是問題。」

    「這簡單,理昂在隔壁,我馬上帶他過來。」翡翠說著,站起來:「他為這件事操心很久了,謝謝你幫忙。」

翡翠快速步出房間,返回時帶著狀況外的理昂。

「你說找到人照顧莉雅?究竟怎麼回事?」

「喏,就是他。」讓理昂安坐在桌前,翡翠指向螢幕中的黑髮青年。理昂一瞧,面色大變:「公理之獸?」

「冷靜點,聽我解釋。」趁理昂未發出質疑和不解,翡翠說出他的盤算。

珠月和布拉德審慎的目光來回在理昂和悠猊臉上游移。悠猊一付自得樣,理昂聽完翡翠的話,逐漸平靜下來,凝視著悠猊,深深吐息。

「姑且不論你的身份,你願意伸出援手,我很感激。」

「沒什麼。」

「你是福星的朋友,照理說應該可以相信。但,莉雅對我太重要,我不了解你,也和你沒來往。所以……」悠猊不出聲,任由理昂說話。「所以我想請教你一些問題,如果你不感到冒犯的話。我希望,能好好認識你。」

「好像很有意思。」旁觀中的布拉德被勾起興致。「我也要參加。」

悠猊優雅地撐著下巴。「你們想知道什麼?」

「你有看護的經驗嗎?」布拉德舉手發問。

「我一個人的時間比較多,尤其是高階神靈離開物質界以後。要說照顧誰,倒是沒有。」

「關於照顧的定義,每人都不同。我換個說法。」翡翠插嘴。「長時間關注一個人,這種經驗,有嗎?」

悠猊深思:「勉強來說……有吧。」對待福星,應該就是這樣。

聽完這話,理昂似乎放心一點。「請問你有哪些嗜好?」

「觀察跟看書。」

「真的?」理昂心中一陣歡喜。莉雅也喜歡書,擁有共通興趣的話,相處起來更融洽。至於觀察,也是看顧人需要的。公理之獸的調性和莉雅也許合得來。

「你和福星是怎麼互動的?敘述一下。」布拉德再開口。

「大槪是他說我聽吧。」悠猊回想在林間渡過的時光。「他告訴我很多事,比如人際、課業、生活遭遇,我邊看書邊聽他講,偶爾出主意。」

「人際的事,是指我們嗎?」翡翠問道。

「是啊。」

「你不是被封印了,怎麼會認識福星?又是什麼時候認識的?」翡翠越問越覺得奇怪。

「一切,都是命中注定。」悠猊淡淡的道。

「怎麼說?」布拉德問。

命定,珠月腹誹,多麼有愛的說法!而布拉德的追問,好像飄著一股酸味。

她蹙起秀眉。莫非——

「三百多年前,我在被禁閉之際,有人預言,某個在七月十七日出生的變異之子將會救贖我,改變世局。之後,福星出現,破解封印,讓特殊生命體和白三角和解。我也不知道為何是他,硬要解釋的話,只能說一切都在那一位的掌控中,從許久前就規劃好了。」悠猊蹺腳,緩緩道出來龍去脈。

古早前便締結緣份,還是出於神的指示。萌,好萌!

切換至腐女模式的珠月,將悠猊的長篇大論簡化成這麼一個結論,並為腦補激動不已。

其餘人皆望著悠猊,未察覺她笑得扭由。

「遇見福星的時間點,是在一年級開學沒幾天。」悠猊抓抓頭。「好懷念啊,當時布拉德你和福星還不是朋友,理昂正在外面追白三角。」

「還不是朋友?」

悠猊瞄向旁邊,輕咳:「聽說你把他打得住院……」

布拉德臉一紅,大吼:「他連這種事都跟你說?」丟臉死了!

珠月暗中豎起姆指。藉回答問題強調擁有福星的合理性、炫耀和他交情好,同時低調地質疑對手追求的資格。不愧是神獸,一箭三雕!

「做錯事就別怕人說。」理昂嘲笑布拉德。「公理之獸,我想請問,你的封印在學園的哪裡?唸了三年書,我完全沒發現。」

「禁忌之塔後方的草叢埋了一顆晶石,就是那個。」

「然後呢?解開封印需要高深的技術嗎?」翡翠好奇。福星身為新手蝙蝠精,有這種能力?

「只要一滴血就夠了。血能擾亂封印,讓我跑出來。」接下來的發展不說也知道。

「你就這樣認識了福星。」

「是。」

「好像喔,那個故事。」翡翠愣怔。理昂側頭看他,詢問之意明顯。

翡翠略加思索,擊掌:「有個男人,在路上撿到封印精靈的瓶子,打開,以為能實現願望,卻險些被吃掉。」

「哈哈!」立即將故事和現實人物對上,布拉德捧腹大笑。

「你說誰是壞人?」悠猊橫眉豎眼,聲音略高。「要比喻的話,我和福星也該是塔莉亞與菲利浦!」

?!

?!

?!

令人要爆炸的驚奇和喜悅發生在瞬間。

乍然獲得本人認可,腦補由虛幻轉現實,珠月受不了如此強烈的衝擊,壓著額頭,飄然地走到床邊,倒下。

唯有布拉德察覺珠月不在螢幕前。他樂觀的解釋為或許她去廁所,待會就回來。

「塔莉亞?菲利浦?」理昂撫著下巴,挑眉:「你說的是睡美人?」

「沒錯,不覺得搭嗎?」方才還惱怒的人變得得意洋洋。

——一點都不搭啊,無論是從性別到性格!

對睡美人耳熟能詳的翡翠、理昂、布拉德猛烈吐槽,卻克制的閉嘴。畢竟對方是神獸,年紀大、實力強,他們這些小輩惦惦為妙。在不接話造成冷場前,翡翠挺身而出,適時引開話題。「有沒有人說過,你性格蠻妙的?」

悠猊有些困惑。「會嗎?」

「嗯,你很妙。」布拉德附和。至少他沒見過會用公主比喻自己的男生。

「好啦,理昂,問了那麼多,你覺得他勝任嗎?」翡翠問。

「……」理昂迎上悠猊的眼睛,看進那黑眸裡,本來的忐忑居然消失了,最終只說:「什麼時候有空?我想請你見莉雅。」

這麼說是成了,翡翠和布拉德彼此一笑。理昂講了些莉雅的習慣和現況,翡翠補充三人相處發生的點滴,以及在人類社會生活的辛勞,穿插布拉德的評論。悠猊聽了很感興趣。

福星回來時,見到這般和氣交談的場景。他走近悠猊身邊,將特地買的手搖杯遞給他。

「我回來囉。你們在聊什麼?」

「莉雅的事。」悠猊簡單囊括過去,把吸管插進飲料,喝了一口。

「欸~」福星意外又開心,這代表悠猊和他的朋友們處的不錯。他瞄了眼視訊畫面,有布拉德、理昂和翡翠,反倒不見最先找上他的人。「珠月呢?」

「有一會兒沒看見了。」布拉德說。

「對喔,我就奇怪她怎麼沒說話?」翡翠恍悟。

「我在這裡。」說著,珠月落落大方地坐回螢幕前方。福星不禁皺眉,那張姣美臉蛋中央多了兩小團衛生紙,怎麼看怎麼違和。

「妳怎麼了?流鼻血?」布拉德忙不迭問。

「沒事。剛才和小花商量事情,講得太興奮,已經好了。」

「什麼事會商量到讓妳流鼻血?」翡翠忽然有不好的預感。

「我跟小花說,我聽到一個很棒的故事。我告訴她內容,她覺得不能聽過就算,我們應該把它寫下來,跟更多人分享。」

福星拉了椅子在一旁坐下。「那是怎樣的故事?」

「很久以前,在某間高中,有四個學生,簡稱為F、L、B、U吧。前面三人同班,感情很好。U是學長,因緣際會認識F,和L與B也成了朋友。F是個單純的少年, 他有一種溫暖的特質,吸引人的目光。漸漸的,B和U喜歡上他。可惜,F心儀的是室友L。這個事實讓B很難過,可他希望F快樂,因此選擇不表白,默默守護愛 人和朋友。U則不然。他看似明理,其實偏執,一心認定他和F是上輩子失散的戀人,對半路出現的L痛恨至極。日復一日,看著F和L甜蜜的模樣,U無法忍耐,決定害死L,偽裝成意外。可他不曉得,B無意間得知他的計畫,更為了成全愛人,犧牲生命救了L。臨死前,他將U的作為告訴F。最後,裝無辜的U被警察上手銬帶走了。看著遠去的警車,L向F發誓,他會連同B的份一起努力,讓他一輩子幸福。就是這樣。」

「呃,珠月,劇情開頭的設定,我似乎在哪聽過?」福星不安的問。

頗為耳熟,又不知何故。

心儀室友這句話,也給他難以形容的感覺。

理昂咬咬牙,直接挑明。「L、F、B、U四個代號象徵的名字,是不是我、福星、布拉德和悠猊?

  布拉德腳一軟,踉蹌後退幾步才止住。原來這故事在講他們?在故事中,他愛上了福星?這是什麼鬼!不,這不重要,重點是他竟然死了,為了救理昂。珠月……莫非一直希望他死?不會吧!!!

  翡翠雙手合十,感謝上帝垂憐,讓自己沒被捲入朋友的妄想世界。

   「你們反應的好快,我還想,變更那麼多細節,大槪很難猜。不愧是當事人。」珠月拍手讚道,笑容愉快。「不過,別擔心,我會另外取名和修改設定,絕不讓人聯想到主角的原型。福星,謝謝你讓我和悠猊視訊。翡翠,你問的問題很有深度,提供靈感,促使我想到這個故事。今天聽你們聊的很開心,我先下線寫故事了。拜拜!」

  「慢著!」理昂伸手,試圖制止。

  他的動作徒勞無功。配合話末的道別,視訊畫面一暗,珠月登出系統。

  「你們一定想靜一下,我走啦。」翡翠體貼的離開房間,留下理昂、布拉德、福星,和對狀況似懂非懂的悠猊守在自家螢幕前。

  「悠猊,」福星的聲音近乎麻木。「我出去後,你和珠月講了什麼?」

  「……一言難盡。」上古神獸罕見的,不知怎麼說了。

 

  完

 

創作者介紹

人生是一場美麗的幻覺

yihan2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