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怎麼沒人來?」翡翠看著無人的空間,嘀咕。

  他的話不算全對。具體情況是,整個地下室三樓,除了一位管理者外,沒有他認識的人。

  星期五下午四點十五分,上完了獨自選修的課程,翡翠趕至位於禁忌之塔的空間轉移室。開學半個月,功課不多,又適逢週休,他和朋友們約好去校外遊玩。然而到了集合地點,卻發現一個熟人都不在。莫非記錯時間?

  翻了行事曆,翡翠確定自己沒錯。也許友人們已在路上,只是晚個三分鐘。

這樣告訴自己,他決定暫時留著。

倚牆坐下,四處張望,偌大的地下室空蕩沈寂。試著研究地板銘刻的符文打發時間,沒兩下便因理解不能而作罷。

翡翠卸下背包,將之放到盤著的腿上,用雙手護住。

包包裡放了上午到下午的課程使用的課本。書是不重,一直攜帶倒也成負擔。

──早知道準時來遇不到人,他就先回寢室放書了。

等啊等,十分鐘過去,地下三樓仍無第三人。

迴避管理者探詢的視線,翡翠思索如何利用朋友們來之前的空檔。

查看網拍賣場新成立幾筆訂單?他一天花十來個小時經營生意,不想在出門玩的時候碰工作。

和管理者聊天?不知對方會不會理他。還是整理包包吧,下課急著衝過來,隨身物品隨手亂塞,好不習慣……

且慢。

上一節課,教授以理解學生為由,發了一份問卷當作業,要大家回去填好下週上課交給他。既然有空,乾脆現在寫一寫,省得再花時間。

拉開背包拉鏈,翡翠取出夾在課本中的折半紙張。迅速瞄一眼,問題簡短,共計七題,正合他的心意。

翡翠握住原子筆,瀏覽問題。

一.你的姓名和種族?

翡翠,風精靈

二.你所屬的年級和班級?

三年C班

  九個字僅花七秒。一口氣解決兩題,心情大好,往下繼續作答。

三.你的嗜好

四.你的專長?

五.將來的夢想?

接下來三道問題也不難,翡翠把課本壓在曲起的膝蓋,利用背面當桌面,依序在空白處寫道:

數錢

賺錢

成為有錢人

停下筆,有一瞬間,翡翠想像教授認為他回答太短過於敷衍,退回問卷叫他重寫。

教授會退卷嗎?也許。可他完全按實回答,要這麼做也沒辦法。

愉悅的一笑,翡翠著手進攻剩下的兩題。

六.你討厭什麼?

  讀完文字,翡翠直覺這題和第三題有一丁點相似,但問的相反。不加思索的寫上賠錢二字以結束作答,卻感覺不對。

  他放下筆桿,皺眉遠眺。

  只有這樣?他的討厭有那麼簡單?不對吧。

  考慮一分鐘,翡翠把目光移回問卷,在第六題的答案後加上「被欺騙」。

  嗯,就這樣。他又微笑。問卷採開放式,沒限定寫多少答案。誠實的面對和回答讓心情更好,他憑著一股衝勁振筆疾書,相信有機會趁朋友到齊前完成作業。

七.你印象最深刻的事是?

  漂亮的綠色眼睛看見最後一題,訝異的睜大。

  這問題不簡單,得費時去想,無法一秒答完。

  翡翠咬著原子筆頭,正經自問。

  讓他印象深刻的事不少,隨隨便便就能列出好多件。好歹活了九十八年,什麼沒經歷過,講不出來未免誇張。是的,比如──

  比如察覺族人寧可流離生活,也不願努力爭取定居場所的那天。有生以來,他首度嚐到孤獨的苦澀。身為同類,因選擇不同導致的隔閡,要遠大於非同類。不過,時間一久,忙碌自然蓋過感傷。至今,這事已不算印象最深。

  或者,救了奧提斯?

  這件事是叫人難忘。特殊生命體和人類成為朋友,幾乎可稱為特例。現在憶起,溫暖依舊。可是,和瑪格麗造成的衝擊相較之下,稍嫌薄弱。

  若說奧提斯叫他難以忘懷,瑪格麗則使他痛到刻骨。深愛的女性捲走自己的夢想基金。有一陣子,他陷入混亂,連重逢也不願與她有所互動。後來瑪格麗道歉了,情緒平復,因此,也不算最深刻。

還有什麼?試膽大會上出現白三角?疑似麗夫人的惡靈在校內作祟?

不,不是。這兩件事,前一件只是鬧劇,後一件純屬誤會。

那樣的話,靈魂錯體?

這倒有意思,可惜無法公然寫在問卷上,對非當事人提及更是不行。

不然寫他的同伴好了。像珠月的興趣、布拉德的才能、理昂的罩門。

……這麼一寫,恐怕他會被鮫人、狼人和闇血族聯手追殺吧!問卷有署名,任何人皆可查出消息是他放的。他還想活著完成夢想。算了。

一連想到的例子都不能當作回答,翡翠苦惱的抓頭。

糟糕,這樣不就沒什麼好寫的了?

盤算著不如掰一個內容交差,這時,他意識到未曾想過的一點。

回顧過往,他列出七件大致接近題旨的事,其中半數以上發生在夏洛姆。

怎麼會這樣?他待在學園的時間非常短,甚至不及年齡個位數的一半。可是那些在心中留下強烈印象的事,竟多集中在這七百三十天。

太神了。

驀地窺見自己人生奧妙的一面,翡翠拋開問卷,靜靜品味湧上心頭的驚奇和新鮮感。不想沒感覺,一想才發覺,這兩年帶給自己的改變,遠大於另外九十六年。

原來,一切都是從進了夏洛姆開始的。

唇角再度揚起,翡翠把想到的最佳答案工整的寫在紙上。

作答完成,他從頭觀賞,深感滿意。

「你在對著紙傻笑什麼?」

無預警的響起一道冷涼的女音,他從良好的自我感覺回歸現實。

「小花,妳也太晚來了吧,都幾分了?」翡翠拿起iPhone欲看時間。「不是說好十五分到?妳看,都過半了……吧?」

端詳螢幕,他雙眼瞪得老大。

「總算知道我們找你好久了?」小花指著上面顯示的二十通未接來電,語氣略酸。「被放鴿子還傻傻坐在這邊,沒發覺不對勁?」

「反正遲早會連絡上,我沒想太多。本來打算留下來等,到弄好這個再打給你們,看樣子不必了。」翡翠放下握住iPhone的手,打量小花背後。「怎麼只有妳?其他人呢?」

「大家在醫療中心陪洛柯羅。出發前他忽然肚子痛,目前正接受治療。你不在,又始終找不到,我們猜你八成跑到空間轉移室了,所以我自願過來看。」小花說明他們的遭遇。相約到外面玩的一票人中有的下午有課。至於沒課的,就聚在一起吃喝閒聊,等約定的時間來臨。「跟我走吧,還得商量是否照計畫出門。」

「好。」

二話不說,翡翠收拾背包,打算跟小花離開。能讓愛吃又貪吃的洛柯羅躺進醫院,病情應該不輕。

「嘿!別忘了。」小花撿起掉落地面的對折白紙,舉高,揚了揚。「你還沒回答,上面寫了什麼,讓你笑成那樣?」

說罷,手不安份的掀到寫著字跡的那面。

「不準看!」翡翠嚷道,劈手抽起問卷塞進背包。「快走啦,去醫院探病。」

這麼緊張,難道是情書?或某個秘密?

小花暗想,沒再虧他,不在乎地說著是、是、是。

她對別人隱瞞的消息有興趣,亦懂得識時務。

向管理員打過招呼,翡翠和小花往上回到地面,跑離禁忌之塔,身影消失在聳立的茂密森林間。

空間轉移室恢復一貫的沈靜,彷彿一切都未發生。

問題第七題,你印象最深刻的事是?

──入學就讀、認識一個有意思的人、進而結交一群有意思的朋友,改變自我。

被急忙從貓妖手上搶回來的對折紙張上,是這麼寫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ihan25 的頭像
yihan25

人生是一場美麗的幻覺

yihan2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