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你對這方面的事有興趣?嘖嘖,真想不到。」

  「什麼?」

  低頭沉迷閱讀的丹絹感到耳後有人吹氣,以及曖昧的聲音,嚇得手一鬆、肩一縮,猛然轉身。

  紅葉含笑的美麗臉龐映入眼簾。她手臂掛了四、五個紙提袋,顯然剛逛完街。

  「是妳啊……怎麼會來這?」

  丹絹頗驚訝,因為湊巧和她相遇,也因為紅葉出現在這個她應當不感興趣的地方。

  「當然是來購物的。怎麼,我不能來?」

  「……書店可是只賣書的喔。」他提醒她。

  「我就是來買這個的。」放下提袋,紅葉俯身拾起丹絹本來在看的東西。

  「美妝雜誌?果然,像妳的風格。」丹絹嗤笑。

  「該笑的人是我吧。」紅葉雙手抱胸,不懷好意的說。「你一個大男生站在這裡翻女生看的刊物做什麼?想變性了?」

  「才不是!」離譜的結論讓丹絹差點不顧形象吼出來。「之前靈魂交換,為了研究妳那些瓶瓶罐罐,我翻了這類雜誌。內容除了講化妝,還介紹一些去眼袋和保健體操之類的撇步。挺實用的,所以我現在還會看。妳不是很懂那些嗎?還需要買?」

  「下週我要參加一場晚宴,衣服已經選好了,只是不知道化什麼妝,因此想買雜誌回去參考。」

  「這樣喔?那天妳穿什麼?」

  「鏘鏘鏘~在這邊!」紅葉一手拉起訂製的衣服給丹絹看。「剛剛才做好的,漂亮吧?」

  「這件的設計簡潔飄逸,配這個妝吧?蠻搭的。」丹絹拿過紅葉手中的雜誌,翻到某頁,指著示範的模特兒說。

  這個行徑讓紅葉語塞。她以為丹絹會覺得無聊、換話題或笑她,不料竟反幫忙拿主意。這是怎樣?

  按捺詢問「你怎麼了?」的衝動,紅葉慎重評估丹絹推荐的範例。

  「這個妝化得很漂亮,不過看起來太素了?參加宴會,亮眼點或許更好。」她取過雜誌,快速瀏覽。「瞧,這個既搶眼又有特色,和我也配。」

  丹絹搖頭,不甚同意。

  「那個妝很搶眼,妳平常也搶眼,兩兩相加並無新意……講好聽是這樣啦。說難聽點就是死板、缺乏變化。」

  「……你嘴真壞。」

  紅葉有些不悅,但叫她意外的是,丹絹能對造型說出一套自己的見解。

身為男生,丹絹掌握的這類知識不如她。可他天資聰明,很多事一學就會。

萬一,他講對了?

  「──你這麼有信心,要不要和跟我比一場?」

  「啊?」丹絹愣住。紅葉忽略他的反應,繼續往下說:

  「我們來決勝負。反正要出席宴會,我來當模特兒,你化你選的妝,我化我選的妝,各拍成照片讓大家挑。多數人挑中誰的照片,誰就贏。如何?」

  「這……」

  丹絹似是遲疑,紅葉再鼓動:

  「輸的人得當大家的面向贏的人說『你好棒!』。嗯?」

  「……可以加上『丹絹大人』這個稱呼嗎?」想到才華公開受肯定,丹絹心動了。

  「沒問題!」紅葉將雜誌塞給丹絹,提起紙袋,拉著他去櫃台付帳。「打鐵趁熱,待會我們就去挑雜誌用的化妝品!!」

  「哈囉,各位,來一下好嗎?」

  兩天後,二節連上的共同課下課時,紅葉請朋友聚到身邊。

  「紅葉,有事要幫忙嗎?」福星走近,關切的問。珠月、布拉德、翡翠和洛柯羅跟著圍過來。座位上的理昂沒起身,眼睛卻也望向這邊。

  「是啊,我遇到難題,想問你們的意見。」摸摸福星的頭,紅葉拿出兩組照片。「這個週末我要參加宴會,不確定妝該怎麼化。這樣或那樣?請大家選好看的告訴我。」

  照片平放桌面,一組有兩張,一張全身照,一張為頭部特寫。

  聽見同伴拜託,眾人紛紛拿起照片,端詳。

  「咦,紅葉,這是妳嗎?好漂亮!像電視上常見的名模!」福星由衷稱讚。

  照片中的人如同夜之女神的化身,穿著一套黑色禮服。禮服的剪裁極大方,U型繫帶在鎖骨下和寬鬆的連身長裙相連,露出雙臂和白晰的長腿,予人純真性感的味道。

  第一組照片化的是煙燻妝。用金色眼影強調眼部,配上翹起的濃密睫毛和深邃的眼線,散發酷酷的美感。

  第二組主打的賣點在臉部肌膚。粉底液和遮瑕膏創造出光滑質感,使臉如果經過拋光,晶瑩剔透。

  「福星嘴真甜。」紅葉環住福星的脖子,勾起誘人的笑。「說說看,你喜歡哪一組?」

  「我喜歡這組!」福星小心捧著照片,認真說道。「這是裸妝對吧?紅葉的皮膚好細緻,讓人好想摸!」

  站在背後傾聽,丹絹昂首,得意的享受他人讚美。紅葉轉向其他人。「你們呢?」

  「福星選的這張吧。沉靜的氣質放在吵雜的宴會中,說不定相當突出。」翡翠接話。

  「我有同感!勇於嘗試美艷以外的絡線,給妳一百分!」洛柯羅朝紅葉豎起大姆指。

  「我也認為裸妝好看。狐精是變化萬千的,擁有各種面目,紅葉改變風格,和這個形象相契。」珠月眼中閃著驚艷的光。「再說,這妝確實化得高明。蜜粉刷的不多不少,層層疊起的唇蜜營造豐盈的效果,堪稱完美。」

  「是喔。」紅葉點頭。「布拉德,理昂,你們有什麼看法?」

  「珠月喜歡的就是我喜歡的。」布拉德果斷回答。

  「我不懂化妝,無法評論。」理昂輕描淡寫。

  「……看來我想得不錯。」

  微微吐氣,紅葉一下一下梳理頭髮,悠然說出這句。

  「哼哼!」

  丹絹詭異的悶笑引起大家注意。回頭一看,他飄飄然的,像灌滿氣的汽球,即將升空飛走。

  「丹絹,你在高興什麼?笑得好扭曲。」福星好奇。

  「決選出來了,我贏了。」沒理睬他人發問,丹絹向紅葉說。

  「聽到了!放心,我沒忘。」紅葉掏耳朵。

  「那妳快說。」他催促。

  「好啦,聽好喔。」快速拍兩下手要所有人安靜,紅葉斂起輕浮的神色,正經八百的開口。「丹絹大人,你贏了,好棒好棒!」

  「喂,這是怎麼回事?你們事先說好啥我們不知道的?」翡翠嗅到不對勁。

  「我們之間有個小約定。我挑的妝和他挑的,哪個較受肯定?你們都喜歡他的,我輸了,於是履行承諾讚揚他。」紅葉笑著安撫抱住她的妙春。「順便一提,那個你們激賞不已的裸妝,正是丹絹化的。」

  「「「「「咦?????」」」」」大家不可置信,同時驚呼。

  相處快三年,第一次得知丹絹有這種技能。

  「噓!別叫得這麼大聲,會吵到別人!」自己也不好意思了,丹絹急忙制止。

  「會做衣服又會化妝,丹絹好能幹,果然真人不露相。」珠月感佩的說。「可是,你們怎麼會一起討論打扮?」

  「前天我去書店想買彩妝雜誌,恰巧碰到丹絹在翻同一本,便和他聊開了」紅葉說。

  「你在翻彩妝雜誌?」福星困惑的看著眼前人。「丹絹,你對女生的東西有興趣?你想當女生?」

  「不對!賀福星,你說的話為什麼跟這女人一樣?!」又聽見離譜言論,丹絹惱怒。

  「放心,就算當不成室友,我們仍是朋友。」翡翠鄭重的按住丹絹。「即使轉到女宿,發生了不愉快,也可以找我談。珠月她們會照顧你,不用害怕被排斥。這年頭,變性已非新鮮事──」

  「不要把妄想說得像真的!我會翻那些雜誌,但我是男的,不想當女生!」

  「……福星,過來。」不熱衷討論的闇血族說話了。

  「?」

  「以後離他遠一點。」理昂指著丹絹告誡福星,讓人想到大人警告小孩別接近危險人物。

  「夏格維斯,你這是什麼意思?!」無故被打上奇怪的印記,丹絹快爆炸了。「紅葉,幫我解釋啊!!」

  「丹絹,謝謝你帶給翡翠美好的回憶。我會努力代替你,做一個稱職的室友。」

  「洛柯羅,今後也請多指教。」

  「閉嘴!休想!不準亂指教!」

  面對一片混亂,紅葉微笑觀看,默不作聲,心裡打起算盤。

  她考慮出錢送丹絹接受正規的造型訓練。或許,未來有機會養出一位知名造型師?

  呵,不是沒可能的喔。

 

  完

創作者介紹

人生是一場美麗的幻覺

yihan2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