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完選修課,布拉德抱著從收發室領來的紙箱走回寢室。室友不在,他自己開門,步入室內,將箱子放到床旁邊的書桌上。

  深吸一口氣,暫時忽略寄件人身份,他拿美工刀劃開封箱的膠帶,低頭審視箱中物。真空包裝的香腸、鹹豬肉和肉絲。皆為老店製作,沒提前預約買不到的美食。

  再吸一口氣,布拉德翻開最外層的搖蓋。宅配單上收件人寫著他的名字,寄件者是萊諾爾.阿爾伯特。他哥哥。

  ──簡直莫名其妙。布拉德困惑的想。

  這個禮拜以來,每當他結束例行課程,總會接到收發室的簡訊,通知他來領郵件。他已經累積三個一模一樣的紙箱(加今天這個,共四個),差別在於裡面附的東西不同。昨天是燒鴨、肉鬆和烤鴨,前天是滷牛腱與叉燒肉,大前天是肉酥、豬肉乾及牛肉乾。莫非萊諾爾想餵肥他?

  ──慢著,在變肥之前,他得先知道萊諾爾怎麼變殷勤了。他和萊諾爾不對盤,感情也不算好,兩人只在長假見上一面,平常你過你的我過我的。如今萊諾爾突然表現友好,有幾種可能……

  布拉德嘆氣。

最先收到宅配食物,他很意外,立刻傳了簡訊道謝。萊諾爾沒回覆就算了,還依照一天一箱的規律持續送吃的給他,背後動機大槪不單純。

揉按緊蹙的眉頭,布拉德瀏覽通訊錄,打手機找他哥。

響三下手機就被接通。布拉德覺得萊諾爾早就算準他會打來。

「哥?我收到你寄的箱子了,謝謝。」布拉德生硬的說。

「收到啦?這樣就好。那些香腸不錯,用碳火小烤配啤酒更是一流,吃不完的話不妨分一點給同學,作為感謝照顧的禮物。」萊諾爾聽起來心情很好。

「──哥,我就老實說了。你有什麼事想叫我幫忙?趁有空的時候講開來,用不著拐彎抹角。」

「哈哈哈,這麼直接,不愧是我弟。」萊諾爾大笑,語氣爽朗。「你怎麼知道我有事麻煩你?」

「你不是那種會無緣無故對人親切的人。說吧,希望我做什麼?還是……」布拉德想到修學旅行途中,那個以小氣聞名的風精靈主動提及要請大家吃飯時,某位朋友說的話。「萊諾爾……你……快死了嗎?」

「沒禮貌!你說誰快死了。」愉悅的聲音瞬間惱怒。布拉德不用想也知道萊諾爾一定氣到冒青筋。真爽。但他也察覺他在忍耐。為什麼?

「我的時間寶貴,倘若沒事找我,身體也沒病,就聊到這吧。再見。」布拉德把手機自耳邊移開,作勢掛斷。

「──等等!等一下,布拉德?!」

狠話撂完,手機那端傳來預期的急呼。明明有求於人還擺架子,真受不了。

「有話快說。」

想歸想,布拉德再次把手機貼近耳朵。

「咳!我就說了。」萊諾爾恢復一貫的從容,平靜開口:「布拉德,你和芙清的弟弟關係如何?」

芙清?福星的姊姊?那個又美又冷的女醫師?

一秒間,布拉德猜出萊諾爾要他幫什麼忙了。

「我們是朋友。所以咧?」

「請你想辦法,幫我向他打聽芙清的喜好。」

「……不要。」沉默一會,布拉德拒絕。「我不介入別人的感情世界。你可以親自找福星或問芙清。修學旅行的時候,你不是在醫療中心和她相處了三星期?什麼都沒觀察到?」

「布立德,我來回答你的問題。」萊諾爾鎮定的說,似乎衷心盼望他理解。「第一,我沒有賀福星的電話,如果你告訴我,我願意親自請問他。第二,若藉由詢問得知對方的喜好,也許會被記住,送禮時就少了驚奇感。懂得留意對方的需求,並在適當的時機贈送相符的禮物,能做到這點才算成熟的男人。懂嗎?小朋友。」

「也就是說,那三星期裡,你什麼也沒留意到?那你都在那邊幹嘛?」無視諷刺,布拉德反問。

「……看芙清工作,例如整理資料和做研究。」

「就這樣?」

「是。」萊諾爾苦笑。

聽到這邊,布拉德慶幸自己比兄長幸運。珠月尚未接受他的心意,至少兩人同班,還有共通的朋友能敲邊鼓,告白成功的機率比沒交集又沒人脈的萊諾爾高。

可那又如何?自己想追的女生,自己努力吧。

布拉德淡淡應了一句,喔。

「布拉德,我從沒遇過像芙清這麼特別的女性。剛開始,我以為女生喜歡的東西都差不多,無非是珠寶、首飾、名牌包包之類的。但是,不管送上多昂貴的禮物,她始終不變,對我無動於衷。她不太說話,只顧著工作,無意間瞥到我才想到我在。不可思議吧。」

「……你的口氣似乎不挫折,反而很開心?」

「其實都有。」萊諾爾回答。「你能體會吧?拚命想獲得喜歡的人青睞的心情。」

「啊啊。」布拉德深有同感。他想到一個問題。「你們認識多久了?」

「時間長短不重要,重點是直覺很肯定。布拉德,我可能就陷在她那邊,再也爬不出來了。」

腦中浮現那張姣好的臉,萊諾爾微笑。

「看來你是認真的。哥,恭喜你,找到心儀的對象。」布拉德決定先說好聽話。「可惜我還是不想涉入你的愛情世界,所以,請你靠自──」

「這件事就交給你了!布拉德,我的弟弟。」萊諾爾搶在布拉德推拒前打斷他發言。「我會記得你的好意……拜託。」

布拉德呆了。萊諾爾在拜託他?

「你不出聲,我就當你同意了。」萊諾爾鬆了一口氣,隨即又叮嚀:「對了,記得問芙清愛吃什麼,我想學烹飪,下次有機會可以做給她吃。」

「?????」

太過震撼,布拉德失手將手機摔到地上。學烹飪?萊諾爾?他一定聽錯了。

「請你複述一遍剛講的話。」他撿起手機二度詢問。

「喔?幫我向芙清的弟弟打聽她愛吃什麼,我想學烹飪,下次有機會可以做給她吃。」萊諾爾狐疑地照做。

「……你真的是萊諾爾嗎?或是別人假扮的?萊諾爾最看不慣男生做家事,怎麼可能說想學烹飪!!」布拉德的反問夾著一絲警戒。

「人都會變的嘛,不用介意。」被弟弟懷疑非本尊的萊諾爾輕鬆的說。「還有,我打算轉到北校。已經遞出申請了,結果半個月後出爐,到時再告訴你。」

「你──要來北校?」布拉德不曉得該說什麼了。「莫非,也是為了……」為了追芙清。

「跟你寧可過敏也要吃海鮮的道理相同。」萊諾爾壞笑。「好啦,不講了,等你的好消息。」

語畢,嘟的一聲,結束通訊。

緩緩將手機放置桌面,布拉德複雜的情緒全寫在臉上。

在不到十分鐘的言談間,萊諾爾徹底顛覆他花了幾百年建立的硬漢形象。

因為覺得那是女人待的地方,萊諾爾向來遠離廚房。

因為外貌英俊實力堅強,萊諾爾身邊始終不缺女伴。

他沒看過他自願接觸鄙夷的事物和對哪個女生認真。如今他變了。

說到賀芙清,布拉德覺得她人挺好。話少了點,有時很直接,其實相當照顧福星,對他們也是。

聽福星說,他請北校的人幫他獲得夏洛姆之星,萊諾爾開的條件是要他約芙清出席晚宴。之後芙清以了解舞伴為由,叫萊諾爾去找她。福星說跳舞時,萊諾爾看起來身體欠佳。

在了解的過程中,芙清究竟做了什麼,讓萊諾爾產生質變?過去他是狼王,現在倒像忠犬,成天跟在女王身邊──

是說,狗這種動物,不就是由馴化的狼演變來的……?

「福星?是我。待會一起吃晚餐吧。你和翡翠他們約在哪?我去找你們。」

放下心裡千萬個感觸和疑惑,布拉德連絡了福星。

他不喜歡萊諾爾,這個感覺依然沒變。看在他轉性以及那句拜託的份上,勉強幫個忙吧。僅次一次,下不為例。

這麼告訴自己,掛掉手機,布拉德由箱子取出鹹豬肉,預備晚餐帶去送同學,順便完成兄長的請託。

 

創作者介紹

人生是一場美麗的幻覺

yihan2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