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九點,夜行種族精神正好的時間,理昂.夏格維斯站在夏洛姆學園的餐廳門口,思忖是否要進去。

  「理昂?晚安。」

  突然有人從背後拍他的肩。回頭,看見熟悉的女性蛟人,他叫出對方的名字當作回覆。

  「珠月。」

  「怎麼獨自待在這邊?在等誰嗎?」珠月輕聲詢問,柔柔的語氣表達關心。

  「我剛練完劍,肚子有些餓,想說吃點東西。不過離午夜還早,怕現在吃了熬不到凌晨,正考慮該怎麼辦。」理昂漫不經心的說。

  「這個問題不難。」珠月露齒一笑。「先吃正餐填飽肚子,再買些點心隨身攜帶,這樣餓了隨時有得吃,不用空腹上床。」她繼續友好的勸說:「我剛從外面回來,想喝飲料。不介意的話,我們一起坐,如何?前天慶生會上你送我蛋糕,這次輪到我請客。

  「沒什麼,很遺憾那天我有事,無法親自到場,只能採取這種形式祝賀。」理昂說。

  「請別這麼說,你有這份心意就夠了。」珠月溫和的看著他。「走吧?再聊餐廳要關門了。」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覺得這麼做也不錯,理昂順應了珠月的邀約。

  十分鐘後,他們端著各自的盤子拉開椅子坐下。珠月依約買單,還在理昂選點心時主動附送飲料。

  「所以,那天你們玩得開心嗎?」吃了幾口燉牛肉,理昂擦拭嘴巴,開口詢問。

  不知為何,慶生會結束後問起這個問題,他覺得福星的表情不太對勁,回答也支支吾吾的。

  「非常開心喔!」談到這個話題,珠月整張臉亮了。「我們一起去攝影工作室拍照。大家好好,願意配合要求,實現我的願望。」

  「攝影工作室?怎麼想去那種地方。」理昂不解。

   「那家店最近新開幕,上次我經過,拿到體驗券,可以免費拍藝術照。我想機會難得,便請大家過去玩,順便留作紀念。」珠月打開放在空位上的肩背包。「照片已經洗好了,我就是特別出去拿的。要看嗎?」

  有著真皮封面的相簿被放到桌上。心想看了照片好像自己也間接參與了那天的快樂活動,理昂推開餐盤,將相簿放到面前。

  第一本相簿記錄了珠月的慶生會。理昂不曉得拍照的人是誰,大槪是參與活動的某人吧。

  第一張,大家從藏匿處跳出來給明顯不知情的壽星一個驚喜。發現朋友為自己慶生,珠月一愣,捂住嘴,遮住泛紅的眼眶。

  再來,有人拉開禮砲。珠月懷抱大大小小小的禮物,一手拿切塊的蛋糕,笑得雙眼彎彎。

  接著是眾人吃蛋糕的特寫。丹絹把蛋糕切成小塊送入口中。紅葉彎腰把自己分到的醃漬櫻桃送給妙春。洛柯羅和福星並肩而坐,兩人邊吃邊傻笑,完全就像小孩子。

  「哼……」理昂揚起嘴角。然後他不意外的看見大家拿吃剩的蛋糕互扔。你追我跑,你打我躲,每人身上都黏了蛋糕殘渣。珠月也不能免俗,臉頰和衣服沾滿奶油。

最後出席者圍成一團,以珠月為中心來張大合照。相片把所有人的笑容深深凍結在那一刻。

「你們玩得可真瘋。」理昂淡淡評論,眼神是他沒意識到的溫柔。珠月笑著看這樣的理昂,不發一語。

第二本相簿的內容和前一本相差頗大。理昂看著照片上特別的服裝和背景,挑起眉毛。

「這是……藝術照?」

「嗯,我們的主題是『中世紀』。大家選擇中意的角色讓造型師打扮,再進攝影棚拍照。很有趣喔,你看下去就知道。」

一件事有不有趣,人人看法不同。理昂心知珠月的標準未必與自己相同。

儘管如此,他承認那間工作室拍攝的作品實屬一流。服飾和髮妝設計精巧,道具則比美真品。他那些長相不差的同學們穿著特色衣服入鏡,宛如明星在拍電影宣傳照。

洛柯羅坐在王座前鋪紅地毯的台階上。他一手抱膝、一腳彎曲、姿態慵懶。王冠斜斜的戴在頭頂,權杖頂端鑲的寶石按在微啟的唇上,配上毛茸披風和豪華的袍子,十足是個誘惑國王。

紅葉和妙春的照片拍得很動感。打扮成性感女巫的紅葉騎在掃把上笑著飛向滿月,一群蝙蝠揮舞翅膀,伴隨在周遭。妙春穿黑貓連身裝,慌張的抓緊握把末端,綠色的眼睛在暗夜中反射幽幽的光。

丹絹身著素面長袍,佇立於石砌密室。火爐上吊著的陶甕冒出白煙,模糊了直達天花板的書櫃和地球儀的線條。他一面閱讀魔法書,一面就著月光檢視手中試管有無變化。

翡翠扮演女巫和貓妖的敵人,修士。地點在修道院,他倚著側庭草地種植的大樹閉目休憩。陽光穿過樹蔭,在他周身灑下無數光點,與長長的金髮相輝映,煞是美麗。 

至於布拉德,好似剛從戰場歸來。他騎著高大的駿馬,左手抱著羽毛頭盔,右手握住折斷的騎槍。鮮血噴濺到銀質的鎖子甲上,在堅硬冰冷的表面凝固,留下突兀的痕跡。

接下來眾人明顯開始亂來。理昂看到國王和修士在祈禱室內調情、鍊金術師召喚出貓妖來對付騎士、女巫笑著伸手到公主胸前亂摸……。嗯?公主?什麼時候有這個角色?

他抱著疑惑往後翻。下一秒,出現了公主的半身照。

那是個有著黑色長髮的公主,身體微傾,俯在花叢上笑著觸碰飛來的蝴蝶。

看到那張照片,珠月笑了。

「福星拍起來上相吧?我喜歡他的照片,攝影師也很滿意。雖然費了一番功夫才拍到,不過值得。」

「──福星?妳說她是福星?」理昂根本不相信,指著照片重複確認。

「對啊。年輕男孩可塑性高,換套衣服、化個妝、戴假髮就讓人認不出來。」珠月俏皮的吐舌頭。「福星本來也想當騎士,我請他扮女裝。他堅決不從,我拜託了好久他總算答應,呵呵。」

「……這樣啊。」他知道為什麼福星神情有異了。

隨口回應,理昂仍然看著照片。他的視線無法自上面移開。

公主那頭蓬鬆而上翹的髮型暗示她不是個文靜穩重的人。可她的笑有種吸引人的特質,好像冬日的朝陽。看著那張笑臉,會感到明亮和溫暖。

慢慢的,理昂從中找到室友的影子。

珠月察覺理昂凝視照片一段時間。笑著借走相簿,她抽出公主的半身照遞給理昂。

「這張就送你吧?」

「……珠月,這是你們的紀念。而且,這樣相簿就少一張照片了。」

「我相信大家不會吝惜和理昂分享照片的。」珠月輕彈背包裡的紙袋,大方的笑道。「而且我有底片,有空再去那家店加洗就行了,請別擔心。」

要接受嗎?理昂想。

為什麼不呢?那張照片確實好看,好看到他不在乎公主的真實身份,只想一直注視著,小心翼翼的藏著。

「謝謝妳的好意,我不客氣了,不過請妳別告訴其他人,包括福星。」點頭致意,理昂收起照片。「另外,我有一件事想說。」

他的態度一本正經。

「是?」

十指交錯,珠月等待對方說明。

「我覺得雙馬尾綁起來活潑可愛、精神十足,比散著頭髮更能突顯他的個性。推荐妳下次嘗試。」

「──……」珠月溫文的微笑變成找到同好的燦笑。看著對面的闇血族,她尊重許諾。

「好的,理昂,我記住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ihan25 的頭像
yihan25

人生是一場美麗的幻覺

yihan2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