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天後,在食物儲藏室留下答應要贈予看守人的果酒,安斯拎著小型行李箱,和來時一樣獨自沿著泥巴路走到三十多天前抵達的小丘。身處自然中,血族那較常人敏銳的五感無一不急速運轉、分析接收到的訊息。宛如鱗片的雲朵鋪滿半邊藍天、熱氣一陣一陣從腳底蒸騰而上、不斷往來的風將遠方河流的淡薄氣息以及濕土的味道送進他的肺,感覺很樸實美好。

  薔薇小屋所在的原野位於奧林大陸一隅,遠離人類的活動範圍,又不屬於各非人種族的領地。這裡地形大致平坦,幅員遼闊,尚未被探知到,基本上保持了原始的自然風貌。安斯偶然間發現這塊土地,基於先佔先贏的心態,他堂而皇之的將此地納為私人所有,設下結界嚴格保護。把小屋遷來以後,負責重建工程的部下建議安斯設置傳送陣方便來往。安斯曾一度心動,但思及人類的痕跡對美景造成不必要的破壞,隨即搖頭打消這個想法。

  緩緩地吐氣阻斷心中那點思緒,安斯在小丘頂端站定,臨走前最後一次遠眺小屋所在的方向。風將他的衣襬往後掀起,長長的布料在空中劃出一道弧度,安斯隻身佇立、身影居高臨下,彷彿統領此地的萬古君王。

  這個月,就像之前待在這裡的無數個日夜,他過的平淡而滿足。下次再來不知道是哪年哪月了,或許是下週末,也可能要隔個三、五年,全憑他的主意。可是想著小屋隨時會在這裡等候他的光臨,便足以令他安心。

  拿出瞬移用的魔法卷軸往地下一丟,血族親王挺拔的背影立即消失無蹤。風呼呼地吹嘯,為陷在路面的足跡蒙上灰塵。再次出現時,安斯站在自己的領地內,他不偏不倚地落在通往城堡大門的碎石子便道中央,左右兩邊的灌木被修成整齊的方塊,和種在稍遠的草地上、剪成相同形狀的樹蔭相映成趣。

  安斯的出現沒引發太大騷動,倒是分散在城堡內外密切留意主人行蹤的一個僕人發現到他的身影。

  「閣下回來了!」那名傭人忙不迭向四方傳遞消息,他用一種快而優雅的步子迎上前去接安斯的行李,一面尾隨他進入挑高三層樓、裝潢得華麗壯觀的古堡大廳。身著制服的管家女僕、安斯的親信與領地涵蓋鄰近地區的一代血族早就恭候在此,見親王閣下氣勢十足地走過來,紛紛鞠躬致意:

「尊貴的大人,歡迎您歸來。」

  「啊,我回來了。」安斯停下腳步,大方地享受眾人對他頂禮膜拜。拎著行李的僕人識時務地拐彎,爬上通向二樓的龍紋木扶梯。在場的血族沒有一個低於三代以下,這種場合顯然不是一個侍僕能參與的,還是先把閣下的行李送回房間較為妥當。

安斯閒適的站著打量眾人的臉。親王不說話,氣氛一下凝滯起來,嚴肅、正經,卻不讓人窒息。列隊歡迎的人在大廳中央站了三排,低頭俯身的姿態毫不妨礙安斯辨識誰是誰。他在其中認出不少熟人,他們多半是他的後裔。當然,也有新生的高階血族被父母親拉過來在他面前露臉——無論什麼時候,和領導打好關係都是重要的事啊——安斯想。血族的階級分明,站得越前面說明此人若非地位崇高,就是和親王關係良好。安斯看到了威爾遜和安娜,倆人站在第二排靠右的位置,態度恭謹,眉眼柔和,這提醒親王閣下一件事。

  「在我外出的一個多月,有勞諸位為我打點事務,辛苦了,我真誠的感激你們的努力。」安斯正經八百的發言。嚴格來說,上述的話只是場面話。血族對上位者的服從要求之嚴超過教廷,況且所有血族都向黑暗之神發誓效忠親王,安斯本來沒必要講什麼慰勞屬下的話,但他覺得這麼做感覺不錯,部下們聽了似乎也高興,於是就繼續說了。

  「悠閒清淨的日子過久了,就算是我也希望熱鬧一下。難得這麼多人齊聚一堂,晚上就來舉辦宴會吧。庫房裡有用的寶物都拿出來,找來所有能出席的人,我們好好慶祝一番。」安斯微微一笑,視線由人群的一端移到另一端。

  「是,謹遵從您的吩咐,閣下。」聞言,在場的血族興奮得眼睛一亮。享樂是血族的天性,這個特性由黑暗之神創造一代血族至今傳承了二十個世紀從未改變。再說,晚宴由閣下主辦,層次和一般血族為了消磨時間舉行的小規模派對截然不同。別說參加,哪怕只是得到邀約,說出去都極有面子。

  「我希望餘興節目能多點創意,別總找法師來耍把戲,也不要辦拍賣會或跳舞,那些太無趣了。」安斯搓著下巴,交代重點似的叮嚀道:「其他具體事項交給你們規劃,做得好的有賞。晚點再見,可以散了。」語畢,親王閣下隨性的背過人群往樓上走。迎接他的血族們嘩的一聲作鳥獸散,管家和幾個高階血族留在原地圍在一起討論晚會主題,有的女吸血鬼則咬著嘴唇懊惱沒多帶禮服和配件來。

「威爾遜、安娜,等一下。」安斯趁想找的人離場前叫住他們。

  「——是的,閣下,請問有什麼事?」永遠忠誠的二代血族威爾遜鞠躬回答,敬意十足。站在他後方兩步的安娜翻了個白眼,偷偷對他扮鬼臉。她覺得威爾遜對安斯實在太尊敬了,尊敬到安斯叫他赤身裸體沿著薩曼蘭提走一圈他大槪都不會拒絕。搞不好威爾遜有戀父情節?還蠻說得通的嘛。這麼好笑的猜測的同時,安娜警覺到親王閣下正玩味的盯著她,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如同讀出她的想法。安娜心裡一驚,連忙垂下眼簾,學威爾遜擺出謙恭的模樣。

  反正不是朝著親王扮鬼臉,那位閣下並非心胸狹隘之人,應該不會介意……吧?

  果然安娜猜對了。安斯寬宏的略過親信間的小動作,雙手抱胸,說明他的意圖:「離晚會舉行還有一段時間,中午一起吃飯吧,我想和你們好好聊聊。」

  「是?」應答的語氣帶著些許不確定。威爾遜和安娜疑惑的互看對方,不懂親王閣下找他們聊什麼。不過對方的身份擺在那邊,他們不方便反問回去,因此乖乖配合的表示記住了,中午定會準時赴約。

  對著滿腦問號的後裔和親信爽朗一笑,安斯眼神溫柔的說:「不要緊,不是什麼重要話題,只是……想知道一些過去事罷了。」

 

創作者介紹

人生是一場美麗的幻覺

yihan2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