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林大陸上最長壽的生物,名為血族。若非受到致命傷害,他們能活到近乎永恆。作為血族的一員,安娜.賈斯汀見證過數次時代變遷,然而這個特性同時影響她的記憶:她記得多,卻也忘得多;她記得的事並不完整,大部分失去脈絡和細節,只剩模糊的印象。僅管如此,那些事能通過時光考驗留存在她心中,多少象徵其意義不凡。

  比如安娜會經常舉辦聚會,讓所有她的後裔彼此認識、建立交情。她永遠不會忘記海茵茨閣下去世後自己陷入的卑微處境。她擁有今天要歸功於親王賞識,但她不奢望他會眷顧她的兒女。因此安娜鼓勵他們互動,免得哪天她走了,他們落得和她當時相同的下場。

  這回,安娜將聚會地點選在錫蘭公國的茉莉花港。這個港口城市以貿易而廣為人知,和它奔放浪漫的風氣同樣馳名的,還有那美味可口的海鮮。

  命令僕人查出市內最受好評的餐廳、親自預約了席位,安娜給全部的後裔發出通知,約好十天後相見。

  接著她收拾行李,打算先到港邊的旅店落腳。

  運氣好的話,也許能找個男人,來場短暫美麗的戀愛。

  幻想各種可能的情景,她不禁微笑。

  時間過得很快,眨眼間便到了聚餐當天。安娜精心裝扮一番,坐進由兩匹高大駿馬拉著的豪華車廂,俐落地往餐廳出發。受邀的血族們在店前靠近碼頭的廣場旁或站或坐,等著迎接他們的母親。這群人優雅的舉止和精緻容貌彷彿磁石,吸引來往的人注目。

  喀喀喀,馬車止步。所有血族撫胸行禮,同聲道:「母親大人,晚安。」

  「嗯,進去吧,別站在外面吹風。」一隻戴著絲質蕾絲手套的手伸出車門縫隙,有著紅色微卷長髮的性感美女讓車夫扶著下車,眾人簇擁著她推開餐廳的琉璃雙扉門。

  迎賓侍者反應敏捷,早在一行人浩浩蕩蕩走向櫃台時辨識出客人的身分。對照預約者姓名和人數,賈斯汀一家被請到頂樓。那裡擁有最佳的視線,以及最寬敞的空間。

   平日只對貴賓開放的空間被佈置成露天自助餐的會場,兼具遮陽和美化功能的帷幔選用明亮的藍白兩色,與大地色系的地板和簡樸的餐桌椅營造出閒適的渡假風格。站在扶欄內向外眺望,足以將整個港口的風景收入眼中。沿海的方向吹來含有鹹味的風,幾隻海鷗在海面嗷叫,不時俯衝到遊輪上叼走乘客餵食的麵包。

  安娜是在場唯一一位三代血族,輩份最高,理所當然的坐到主位。簡短的致詞一番,她以浸泡碧檸花的水代替酒喝了一口,宣告餐宴開始。

  其他血族學著她跟旁邊的人碰杯,氣氛隨即熱絡起來。此刻階級高低不重要了,所有人都是家人,彼此有說有笑,態度親昵。

  安娜環視現場,發現新生血族就招到身邊,詢問父母和姓名、記下臉孔特徵,然後送出事先準備好的見面禮。

  「母親您真偏心,只顧著關心新生兒,都不理我們。」一個四代血族撒嬌似的說。她是個嬌小的女孩,留著一頭褐色短髮,語調輕快。

  「妳都幾歲了,還吃什麼醋?」安娜調侃道。「最近怎麼沒跟我連路?又跑去哪裡了?」

  褐髮女孩笑吟吟:「我混在人群中慶祝鮮花節,從查理曼到梅克倫,整整玩了一星期。後來收到您的信函,就擱置行程趕過來了。」

  「這樣很好,反正我們時間多,到處旅行能增加見識。」安娜輕笑。她知道有些血族耐不住寂寞,選擇陷入沉眠放下朋友後裔不聞不問。但這個女兒懂得經營生活,讓她放心不少。

  「今年鮮花節我也有參加,開幕式上的第三個出場的舞團表現非常精彩,他們似乎在喬治九世的登基典禮上獻過舞,可惜親王閣下沒出席。」另一個四代血族說。他坐在安娜右邊,是個黑髮黑眼、眼神銳利的中年男子。

  「這還不簡單?下次閣下生日再邀那個舞團去表演就好啦。」褐髮女孩爽朗一笑,好像在說一加一等於二這麼簡單。

  「不好意思……」將安娜送的禮物緊緊抱在胸前,一位剛接受初擁的六代血族鼓起勇氣發問:「我常聽人說起薔薇小屋,據說親王閣下現在待在那裡。請問閣下和那裡有什麼淵源嗎?」

  聽完他的問題,安娜附近的血族都頓了一下。六代血族見眾人忽然不作聲,以為說錯話,嚇得猛啃指甲,不知如何是好。

  「親愛的,別擔心,」安娜安慰他:「這件事對年長的血族而言不是秘密,可是涉及閣下的隱私,不能隨便掛在嘴邊。我解釋給你聽,以後不要隨便提及,好嗎?」

  「嗯。」發問的六代血族點頭。其他新生血族也湊過來聽,當作瞭解這個世界的規矩。

  「在說故事之前我先問一下,你們知道希爾一世嗎?他是教皇,本名叫雅尼克.希爾。」

  「希爾……是發明紙的那個人嗎?」歷史比較好的人回答。

  「沒錯,就是他。從魔物手中拯救大陸、致力種族和平、開創黃金年代的傳奇教皇。」安娜聲音平靜,語速緩慢,新生血族們不自覺地摒住呼吸,專心聆聽她說話。

  「雖然薔薇小屋看起來是親王的所有物,但它其實屬於雅尼克,是他過去擔任嘉德主教時購置的住所。小屋原本座落在聖佩羅安的貴族區,你們去哪裡,應該還能找到遺址和紀念碑。

  「雅尼克和親王曾有一段情,小屋裡有個房間,就是閣下專門使用的。雅尼克走後,閣下傷心欲絕,需要慰藉,又不願看到他的房子落到別人手上,乾脆將小屋連圍欄和花園一併挖起,安置到只有他知道、可以安心的地方。」

  「親王為什麼認識那位教皇?」

  「從時間點來推測,當時他們應該是敵人,怎麼會在一起?」

  講到最能引發共鳴的八卦問題,幾位女性變得眼神灼熱,語調激動不已。

  「咳,女孩們,注意一下態度。」黑髮男子提醒,散發出來的威壓瞬間鎮住新生血族。

  「都是自家人,不必太拘束。」安娜拍拍男子的手,示意他放鬆。「剛才說到哪啦?噢,我想起來了。

  「特倫鎮的幽靈古堡,是親王閣下、雅尼克和我最初相遇的地方。古堡那時的主人與閣下跟雅尼克有過節,他們倆個扮成血族來參加舞會。我覺得這倆人看起來很陌生,於是上前攀談,就這樣認識了。」安娜的眼神因回憶而遙遠。「那晚真的很驚心動魄啊……閣下和雅尼克幾乎聯手屠光了在場的血族,我因為幫助他們得以存活。混亂過後,我請親王接受我的效忠,也有幸成為他的親信。親王和雅尼克在逃亡的途中碰到對方。我相信有些戀情確實是命中註定。」

  「好夢幻喔!」有人陶醉的說。

  「然後呢?」提問的六代血族詢問。

  然後?思及不完美的後續,安娜深呼吸:

  「你們知道,神官壽命再長,也比不上血族。當皺紋逐漸爬上雅尼克的臉,親王依然英俊年輕,那個時候,他們領悟到,愛情結束了。分開倆人的不是死亡,而是時間。總之,雙方和平分手,不過還是好朋友。

  「雅尼克在教皇的位置上又待了三、四年,接著他退休搬回小屋,和另一位法師情人到嘉德的魔法學院教書。

  「然後……沒有然後了,雅尼克和法師去世,故事結束。」安娜仰頭,喝光剩下的水,沒說在更早之前,她也失去一個深愛的人。

  「只剩下親王一個,獨自活下去?」

  「是的。」

 「我收回前言,這實在太不夢幻了!」陶醉的人哭著抹眼淚。

  「親愛的,這就是人生。」安娜寬慰道。

 

創作者介紹

人生是一場美麗的幻覺

yihan2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