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皇國中央,湖心城堡的辦公室,身著白袍的教皇陛下正盯著來自嘉德帝國的攝政王閣下,眼神嚴肅無比。

  「四成如何?這是最低底限了,以往教廷不會這麼好說話。」

  「……可以再便宜一點行嗎?」

半晌,攝政王反問,同樣嚴肅無比。

  教皇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克里斯,如今嘉德帝國在各國中具有指標性地位,一但捐獻金比往年少交快一半的事傳出去,那些公國一定會要求比照辦理,這樣下去教廷恐怕在改革完成前就因為發不出薪水倒了。」

  「你知道,魔法公會要求帝國將贊助合法化,這筆新支出的款項可能造成帝國的財政問題,我不能厚此薄彼。」克里斯面癱著臉解釋。

  如他預料,教皇愣住了。

  大陸聯軍殲滅魔物之後,世界進入了新局面。教廷放棄壟斷信仰,承認魔法公會的正當性,對外交際上一反先前的保守強硬,主張互利雙贏,這便是教皇和攝政王坐在這裡,隔著一張桌子講價的原因。

  「……也是,我沒考慮到,各國經費有限,同時支援教廷和公會有點勉強。」教皇陛下優雅的疊起雙腳,十指交握放至膝上。「不如這樣吧,本來固定給教廷的捐獻金金額減半,另一半可交給魔法公會充作資金,這樣雙方都有錢拿,各國皇帝和大公也用不著另外設法籌錢,如何?」

  「……成交。」這個提議確實不算太壞,克里斯想了想,接受。

  「就這樣囉,還有什麼事?」

  「沒有。」

  「——感謝女神。」深深嘆息,雅尼克整個人埋在沙發裡。

  從踏進教皇國,攝政王便將心思全放在公事上,這會終於有了空閒時間端詳愛人的臉。

  瞧見雅尼克的疲憊,他繞到沙發後,動作輕柔地為他按摩肩膀。

  「你還好嗎?」克里斯悄聲詢問。

  「……還好。」簡短的應付問話,雅尼克不再言語,雙眼一眯享受貼心服務。及腰的銀髮因按摩的力道微微擺動,不時有幾縷碰到克里斯的手。與記憶中順滑的質感相反,宛如枯萎的乾草。

  這下輪到克里斯皺眉。當他盤算著做些什麼,門外傳來巴特的聲音:

  「陛下,西蒙閣下來了,要請他進來嗎?」

  雅尼克連忙起身整理衣服,迎接新訪客。

  「克里斯,不好意思,會面結束了。」

  「嗯。」伸手撥好教皇略亂的額髮,攝政王跟著站起來。

  「回去的時候小心點。」

推開辦公室的門,雅尼克親自送客。攝政王和候在外頭的西蒙短暫致意,由執事神官引至傳送陣。法聖則被親切的請進門。

「陛下,您好,但願我沒打擾到您。」西蒙朝克里斯離開的方向擠眉弄眼。

「您請別開玩笑了,我們只是在談公事。」苦笑著示意白鬍子老人隨便挑一張沙發坐下,雅尼克命人端上招待用的茶點。「您今天來,聽說是為了極端法師?」

「是的。」講到正題,西蒙收斂神情,語氣認真。「公會有十足的誠意和教廷共同應付這個問題,但不知道教廷對此的看法和堅持,因此泰勒會長拜託我來一趟,探探您的口風。」

極端法師是指少數怨恨教廷,拒絕和解的法師。他們希望公會沿續昔日的作風:捉拿神官、送去審判、公開處決。在教廷和公會高唱和平的當下,這些人仍暗中襲擊神官,造成雙方的衝突和困擾。

「我理解公會想保護法師的心情,若公會也能重視神官作為人應有的權利,我自然願意合作。」雅尼克望著西蒙。「泰勒會長也許有跟您透露公會的立場?還請您告訴我。」

接著法聖和教皇就此議題展開交流。溝通、爭取、退讓、聲明原則,二小時過去,雙方總算達成共識。西蒙帶著教皇的口頭承諾滿意的告辭,剩下的就看公會是否同意教廷的意見。

頂著無懈可擊的笑容和優雅儀態,雅尼克送走早上第二位訪客,然後咻地一聲關上門,迫不及待的倒向沙發。

這份工作果然不是人幹的,雅尼克心想。

作為教廷最高的領導人,著實較先前的想像辛苦。抱持各式各樣目的的人川流不息的造訪,或許是試探、或許是請託、或許是示威、或許是討好,他面含微笑一一應對,整天下來,常有不知今夕何夕之感。

這是否變向的告訴他,該將工作更多的分派給那些主教及大主教?

 有些壞心地想著,巴特的稟告聲再度響起:

「陛下,梵舍里奇大主教到了。」

亞瑟?他來幹嘛?啊!他們約好中午共進午餐,梵舍里奇要跟他報告在各國設立學校的籌備進度。

「好,我這就出來。」不捨的和沙發道別,教皇掛上完美的微笑,趕赴下一個邀約。

光明女神保佑,今天快結束吧。

 

雅尼克忙碌的時候,克里斯也沒閒著,攝政王的職責給予他莫大的權力,亦擔起相應的責任。他剛剛和內閣開會,聽取各部會的簡報、下達幾項指示、調動一些人,稍晚要和弗朗斯三世會面,關心他的學習和生活近況。

不過在此之前得抽空到休息室躺一會。他累了。

揉揉眉心,克里斯剛想起身,侍從官拿著一封信走進內間:

「閣下,法聖安娜斯塔西夏的回函送達了。」

敏銳的捕捉到關鍵字,克里斯立即振作精神:「拿過來。」

有了在查理曼帝國以精靈族的真心池池水調成藥劑辨識出神官被魔物附身的功績,加上西蒙的引薦,克里斯得以和阿娜斯塔西夏會面,就製作魔法藥劑展開切磋,兩人建立不錯的交情。這次,他有事麻煩這位法聖閣下。

侍從官將信封雙手交給他。法聖並不容易找到,他們分散在大陸各地潛心研究魔法或教導學生,只有關係親近的人和公會裡的少數人才握有他們大槪的動向。克里斯閣下能在寄信當天收到法聖的回覆,真的運氣好。

俐落地拆開封蠟,克里斯攤平信紙,一目十行的閱讀內容。侍從官站在對面,不知道信中寫了什麼,不過攝政王看到最後舒了口氣,想必是好事。

「離會見皇帝陛下還有多久時間?」克里斯問。

侍從官檢視記載行程的羊皮:「您應該在下午六點和陛下見面,現在是四點二十八分,還有約一小時半。」

扣掉往返的時間,他能夠在實驗室消磨一下。

「幫我準備馬車,我有事回王府,待會再入宮晉見陛下。」克里斯下令。

「是,我馬上去為您安排。」侍從官回答。

馬車車廂搖晃安靜,有種催人入夢的魔力。克里斯倚著厚而軟的坐墊,源於思考的活力在那雙深邃的褐色眼睛裡閃現,彷彿一陣旺盛的火。

阿娜斯塔西夏附上的配方並不複雜,其中五種材料自己的實驗室就有,困難的是有些藥草要到遠離人群的自然環境去找。比如黑暗森林。

回頭選一個行程少的日子,親自跑一次吧……

 

太陽拉著染紅大半邊天空的晚霞墜向地平線,正式宣告白日即將終結。天光亮度驟降,寂靜取代散去的喧嘩,黑夜在教皇國境內投下深而長的影子,令人本能的感到畏懼。所幸湖心城堡早已亮起點燈火,明亮的光代替太陽,為在夜間行走的人們指示方向。

遠方冒出的光點逐漸匯集成海洋。按著酸疼的後頸,雅尼克瞄了眼努力一天的成果,露出解脫的表情:「公文批完了。」

梵舍里奇頷首:「您辛苦了。」

「關於極端法師的問題,我記得公會接受了教廷的提議,明天要到查理曼簽署相關條約。此外,最近我要留意哪些事?」雅尼克問。

「也和公會有關。」梵舍里奇思索。「他們來函聲稱,教廷廣設醫院的措施使得大批魔法藥劑滯銷,嚴重影響部分以此為生的法師的生計。不過我認為公會沒有指責的意圖,反而有點想入駐醫院,看能否分到好處的意味。」

「嗯……晚飯後把公會的信送過來,我再研究看看。」雅尼克心中已有主意。

「是,陛下。」

「教廷內部呢?對財政改革反應怎樣?」

雖然教廷不缺錢,但基於整頓的需求和戰後重建等理由,雅尼克毅然進行了政財改革。他將教廷名下的產業委託民間經營、清查帳本、公開交易明細、取消每個月固定發給高階神官的福利津貼、減去主教和大主教的二成薪資。為宣示教皇本人的決心,雅尼克只領取半薪,直到改革結束。有最高領導人帶頭,計畫在無異議的情況下順利推動,迄今已快滿一年。只是雅尼克不覺得,大家就真的服氣了。

「……高階神官似乎對您不是很諒解。可以的話,來一場演講激勵他們?」梵舍里奇謹慎地斟酌用詞。

雅尼克深知豬隊友的危害遠高於神對手,隨即表示他會找一天實行這個建議。

談完要事,梵舍里奇恭敬地退步出辦公室。雅尼克打了個哈欠,懶懶地趴在桌上,不想動也沒食欲。

他決定了!到圖書室找本書好好放鬆閱讀。天曉得他多久沒看書了。

嗯,就這麼做吧。想像久違的悠閒夜晚,雅尼克預備告訴巴特他待會的行蹤。一個人由侍從神官領著,沿螺旋扶梯慢慢走上二樓。雅尼克睜大眼,喜悅讓他說不出話。

「陛下,您要休息了?」艾富里連忙問道,深怕自己來的不是時候。

「艾富里,親愛的,好久不見。」面對親手調教的部下,雅尼克的微笑比對一般人燦爛。

當初七位主教升為大主教,他私下問過艾富里是否想回中央,卻遭到婉拒。艾富里聲稱自己對地方事務的熟悉度不足,不想接受調派,而且克里斯很照顧嘉德神官團,他不願貿然離開,增加克里斯的困擾。

「是的,很高興見到您一切安好。」艾富里躬身。

「要進來坐嗎?」雅尼克指向辦公室。

「不,我今天只是受到請託前來轉交東西,待會就要走了。」擺擺手否決,艾富里自魔法袋取出一個木盒,呈給雅尼克。

「請託?誰給我的?」

「是攝政王閣下。前幾天的傍晚,他邀我到皇宮小坐。」艾富里簡潔地交代這次來教皇國的來龍去脈。

以艾富里的大主教身份,叫他跑腿絕對是大材小用,然而他卻笑容滿面。除了和克里斯的交情,他也有自己的考量。總之,艾富里完成託付,滿足了和教皇見面的心願,開開心心的走了。

重返辦公室,雅尼克好奇的打量克里斯送他的東西。

盒子是木頭製的,表面磨光,正面鑲了黃銅扣鎖,沒有鎖孔和鑰匙。懷著像得到聖誕禮物的雀躍心情,雅尼克指尖一勾,掀開盒蓋。

兩款密封在透明琉璃瓶的魔法藥劑靜靜躺在紅絨布外表的襯墊裡,還有一張小卡片。

卡片沒有問候語和署名,簡單的註明『美髮藥劑』,附上三、四行文字介紹效能和使用方式。

雅尼克手指一抖,險些讓藥劑摔下去。

美容或保養身體的魔法藥劑非常普遍,任何一家魔法藥店都有出售。這兩瓶藥水外觀毫無設計感,液體顏色平淡,不像市面販賣,而是克里斯親手調製的。

恍惚中,他憶起早些年,在親王府聽克里斯說製作藥水花了三天的事。

帝國攝政王要做的事不比他少,克里斯要處理國政、鑽研魔法、隨小皇帝年齡增長,又得操心孩子的品性和教育問題,時間如此緊湊,還設法調出兩瓶藥水,不累嗎?

沒有再深入思考,雅尼克驀地想往外衝。但他立即恢復冷靜,甩甩頭,加了件外衣,把盒子放到魔法袋,才快步踏出辦公室。

「陛下,您這是?」已經升格為聖騎士的巴特瞧見這架勢,不由得追問。

「我要去嘉德,晚上不回來,告訴梵舍里奇公會的信下次再給我,明天直接在查理曼見面!!」

愕然的目送教皇全速跑下樓,巴特的問題終究沒說出口:

您這麼趕,是要做什麼?!

不意外的在艾富里回嘉德分教會前追上他,教皇和困惑的大主教一同消失在傳送陣啟動發出的刺目光芒之中。

 

「閣下,加油,這是最後一份文件。」

鼓勵似地說著,侍從官在帝國裡擁有說一不二地位的上司面前放好公文。

聽到最後一份四個字,冷著臉的攝政王心情好了一些,提起精神批示,命人分發下去執行。

侍從官把文件堆成一疊,以便抱出去請人送到相關單位。他手放到門把的那一秒,攝政王開口:「今天還有誰要來?」

回憶羊皮上的行程,侍從官笑著搖頭:「報告閣下,沒有。三點來的萊恩侯爵是最後拜訪的客人。」

很好。

「時間差不多了,我要回府。」克里斯說著閉上眼。

「是。」侍從官聽命,關門,退出辦公用的內間。為降低雜音,他放輕力道,門鎖未卡緊,偷偷循施力方向反滑回去,產生一道比指節寬的縫。

侍從官沒察覺,向來敏銳的克里斯也是。身為一個熱衷學術的人,與人打交道花的心力是沈浸於書和研究的數倍。他時常祈禱唐恩快點長大,好接手皇帝的職務。自己真心不適合這份工作。

想著想著,他睡著了。

睡前忙於動腦,克里斯的睡眠不好。意識沒有下沉到無夢的深淵,而是浮在睡眠之海表面,與清醒僅有一線之隔。感官持續截取和輸入訊息,迂迴提醒他現實的動靜。

隱隱約約,似乎有人在說話。聲音不止一個,壓得很低,聽不清對話。

「陛下,不好意思,您特意來訪,可是閣下在休息,不方便見您。」從門縫瞥見克里斯閉目養神,侍從官抱歉的說。

「沒關係,我也沒跟他約好,突然想到就來了。希望不會造成你的困擾。」

教皇的笑容不知為何格外耀眼,被對方的微笑迷得忘我,侍從官努力平復心思:「那請您在休息室稍坐,我待會再回來。」

「好的,謝謝你。」

侍從官去撤掉備馬車的命令並張羅招待客人的點心,音源消失,恢復平靜,克里斯感覺意識下沉,一點點遠離水面。

「這布蘭卡茶泡得真好,濃度適中,我喜歡。」

「能得到陛下的讚美,我們感到榮幸。這裡有御廚烘焙的小蛋糕,您可以配茶一塊品嚐。」

聲音變得稍微清晰。克里斯聽了片刻,辨識出在說話的一個人是他的侍從官。另一個呢?

他的意識抵抗睡眠吸引,頑強的思索。

陛下。

能被這樣稱呼的人,在奧林大陸不會超過十個。這些人之中,和他私交甚篤,關係好到不打招呼就能跑過來,怎麼想,都只有那個人。

克里斯猛然張開眼睛,睡意全消!

為了慎重起見,他沒有出聲表示自己已醒,反而放輕腳步,站到內間的門後面。

細細的門縫使他得以看清另一人的臉。就算只是安靜坐著,也讓人覺得眼前一亮。

——雅尼克。

克里斯推門現身,冷冷的瞪向侍從官:

「下次教皇陛下來,請立即通知我。」

「是……」即使明白自己冤枉,侍從官還是招架不住攝政王的氣勢,差點要哭了。

「咳,這壺茶有點冷了,能請你換新的嗎?」雅尼克好心打圓場。

「還不快去。」

克里斯板起臉道。侍從官二話不說,捧著茶壺一秒閃人,臨走前仍拿出敬業精神,記得帶上門。

這回門徹底關好,室內再也不會被打擾。

「你來很久了?抱歉,我睡著了。」

「該道歉的是我,吵到你休息。」

「我不累。」克里斯果斷的說,雅尼克甜甜一笑。「下次找我,隨時都能進來,沒人會攔你。」

「這樣很好。」雅尼克往門的方向張望,又把目光移回克里斯身上,不著痕跡的掃視他的臉。「今天忙完了?」

「嗯。」

「沒有別的客人?」

「沒有。」克里斯有問必答。

「那好。」雅尼克滿意的點頭,放下磁杯、越過小桌,在克里斯一步之前的位置站定。

注視雅尼克高深莫測的表情,克里斯表示:「???」

他完全不清楚他在想什麼,以及接下來的發展會怎樣。

雅尼克的行為確實出乎克里斯預料。他腳步一跨、手臂一伸、勾住克里斯的脖頸,毫不猶豫地將自己的唇印上他的。

——元素眾神在上,我一定在做夢。克里斯一面告訴自己,一面摟緊雅尼克的腰,配合他維持這個吻。

銀色髮絲間清爽的薄荷香傳進鼻腔,溫軟的觸感在嘴唇碾轉,足以使克里斯吞下疑惑,沒有不識相的打斷這罕見主動的投懷送抱。

兩人親熱了好一會。雅尼克偎在克里斯懷中,聽他的心跳由飛快到穩健。

「我收到了,美髮藥劑。是你熬的。」

「嗯,上次要走之前,我發現你的髮質很糟。」

「調製藥劑花了幾天?」雅尼克笑著問。

「一個禮拜左右。」克里斯坦白。「試用過嗎?怎麼沒效果。」

他捧起一把銀色頭絲,納悶為何觸感沒改善。

畢竟是製作藥劑的人,關心使用成效也無可厚非。克里斯不懷疑阿娜斯塔西夏的配方,只是想知道問題在哪裡。

「我半小時之前才從艾富里手上收到藥水。」雅尼克說明:「為了來見你,我把盒子帶來了。」

「喔?」

「得到美髮藥劑我很高興,可是,如果有人能順便幫忙洗頭的話就更好了。克里斯,你覺得呢?」貌似正經的說著,教皇的手探向攝政王的衣領,開始解開扣子。

聰明的男人領悟暗示,自然地接續道:

「你難得回嘉德,乾脆洗完澡再走?」

「噢……,我交代巴特了,晚上要外宿。」雅尼克含蓄地說,面頰微紅,就差沒說所以我是你的了。

克里斯眼睛一亮,抱起雅尼克逕自走進沐浴用的隔間,三兩下褪去他的衣服。

一聲聲撩人的呻吟和間歇響起的水流聲在沐浴間交織盤旋,不時隨蒸氣逸出門底下的縫隙,斷斷續續,持續到深夜。

 

過去,在阿方索八世大力支持下,查理曼帝國成為法師的大本營,好比教皇國之於神官。戰後,魔法公會得以自由發展,各國的公會勢力一時間有了突破性的成長。即便如此,查理曼的地位仍舊屹立不搖,足見其底蘊雄厚。

選擇這樣意義非凡的地方簽訂條約,法師和神官都覺得適合。

作為見證的第三方,帝國官員禮貌的請雙方進入特別出借的會議廳。法師與神官互相和對方握手致意,氣氛友好。

「尊敬的教皇陛下、泰勒會長、諸位神官和法師,大家好。今天很高興能齊聚一堂,就極端法師的問題簽訂解決條約。一千年以來,奧林大陸並不和平,價值觀和利益的對立使我們不斷內耗。如今,新的典範已經形成,我們期盼神官和法師都能做到下列事項:彼此善待、信守諾言、貢獻一己之力促進大陸繁榮。願女神保佑我們。」

地主國的皇帝喬治一世以主持人的身淘淘不絕地致詞。這些年來,經克里斯、雅尼克的支持以及政事歷練,他越發能獨當一面。

代表公會的會長、領導教廷的教皇以及查理曼的皇帝分別圍著圓桌坐下。條約具體列舉的八條細節和違背後果分毫不差的寫在三卷羊皮上,泰勒會長、雅尼克和喬治一世確定內容無誤、簽章,各帶一份回去存證,以防未來有人不認帳。

簽署的過程於短短五分鐘內結束。泰勒會長和雅尼克抱了一下。兩個本該鬥得不死不休的人此刻衷心向彼此微笑。喬治一世為和諧溫馨的場面感動,情不自禁的鼓掌。與雅尼克同行的神官和侍衛、陪會長出席的法師們紛紛拍手,慶祝公會和教廷放下仇恨,迎向光明的前景。

裡面,自然包含長期呼籲雙方和平共存的法聖西蒙。他鼓掌的聲音大於在場任何一個人。

「陛下,您用的是哪款護髮藥劑?這麼光滑柔順的頭髮,真叫人羨慕!我的鬍子常打結,摸起來又粗糙,還在煩惱怎麼改善呢!」

簽約結束,過來搭話的西蒙驚艷地望著雅尼克銀髮閃閃。

「我用的是,充滿愛的禮物。」回想克里斯的用心和幫他洗擦梳頭的溫柔,教皇眨眨眼,神秘兮兮地笑道。

 

END

創作者介紹

人生是一場美麗的幻覺

yihan2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