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蔚琛這個角色非常有意思。他是這部小說中地位最尊貴的人,在情感上卻幾乎與其他人沒有連結,因此顯得頗超然。他的定位模糊,不是正派也不是反派,用顏色來比喻的話,應該是界於黑白之間的灰色。在昔日的遭遇上,他和亡妻荊芫一人活得艱辛一個死得淒慘,可被封為本文最苦情的夫妻。儘管是配角,他在性格刻劃的深度上卻超過男女主角,是我看過的小說中最讓人印象深刻的。

      要討論宇蔚琛的超然和定位,得先從他的過往談起。宇蔚琛並非皇室中人,而是出生於皇族宗親的一支,永德王府。永德王府在原文中提到的成員有四個:永德王爺、永德王妃、兩人所生的長男和次男。那個時候皇宮正因儲位之爭鬥得天番地覆。皇帝已有屬意的繼承人,但該皇子膝下無嗣,這點為對手所攻訐。後來該名皇子和他的皇子妃(未來的葉太后)決定向親族領養兒子。經過一番考量,永德王府雀屏中選,王府的次男——宇蔚琛——被過繼出去,身份由宗親躍升為皇族。子嗣的問題解決,該皇子被選為太子,接著當上皇帝,宇蔚琛的身份亦由皇子之子升格為太子,理所當然被視為未來的皇帝。

      宇蔚琛是在十五到二十歲之間被過繼的,確切年齡不明。可以肯定他在改姓宇之前娶了一個妻子,名叫景芫。宇蔚琛成了太子,景芫隨他入宮,是為太子妃。宇蔚琛和景芫感情甚篤,彼此恩愛,育有一女,名喚永和。關於這對夫妻在身為太子和太子妃時期的事文中沒有描述,不過大槪和宇泓墨裴元歌夫妻大同小異:丈夫任職朝廷或為皇上做事,妻子打理宮務及孕育子女。幸福的日子結束得很快。某一天,悲劇發生了。那陣子宇蔚琛奉命到外地出差,景芫出宮遊玩,在街上逗留,無意間被傳染天花。隨後天花在皇宮和京城大爆發,奪走兩千六百多條人命。景芫、永和與永德王府的人全數罹難,同時死去的還有景芫腹中的孩子、皇帝的其他寵妃和若干宮女太監。

      日出月落,物換星移。時間逐漸流逝,疫情慢慢平定。帶著難以言盡的傷痛,人們繼續走下去。失去了景芫,太子妃一位空出,宇蔚琛娶了養母的侄女,葉玉臻為妻。再後來,他接下皇帝一職,統治整個大夏。從景芫死亡到宇泓哲與宇泓墨較勁這三十年間宇蔚琛的經歷是一片空白,無從得知他遭遇過什麼。但由有個名為寧王的攝政王和他在十七年前叛亂來看,他的皇位也曾不好坐。

      很快的,宇蔚琛五十歲了,到了面臨他的皇爺爺也曾面臨過的重要抉擇的年齡:立太子。新一代裡適齡的皇子有三個,其中以葉玉臻所出的宇泓哲和柳塵香撫養的宇泓墨呼聲最高,雙方各有一派支持者,常彼此找碴互掐。約略在這個時候,宇蔚琛和裴元歌相遇了。宇蔚琛心血來潮拜訪裴府,見到裴元歌。裴元歌的容貌震撼了他,激起藏在內心多年的回憶、哀慟和危機意識。他的預感是對的。太后在生日宴上發現裴元歌長相酷似景芫,又才華洋溢聰明伶俐,拿定主意要用她為葉氏固寵。裴元歌當然不肯。她無意入宮,更討厭被擺佈。察覺到皇帝和太后有嫌隙,她找機會向宇蔚琛表明心意,投靠到他那邊。

      在裴元歌暗中協助下,皇帝廢掉了皇后,削弱葉氏在後宮的勢力和整體影響力。他和養母,太后的恩怨,也一步步浮出水面。

      原來三十年前的天花感染事件是太后和葉氏所為,目的在於:

      1.讓葉氏女成為太子妃,擴張一族權勢。

      2.消滅皇帝身邊可能威脅皇后的嬪妃,強化葉氏對皇帝的影響力。

      3.宇蔚琛不會因顧念親生父母損及葉氏的利益,從根本上解決永德王府日後成為大患的問題。

      三十年前天花傳染時,宇蔚琛已了解此事並非天災、乃是養母和葉氏引發的人禍。可惜他並非皇帝,無權問責。加上勢單力薄、算計輸人、若揭發葉氏,恐喪失生命。連報仇的資格都沒有,宇蔚琛只得忍氣吞聲,裝作不知情的活下去。往後的日子裡,他絲毫不提景芫,也不違逆養母。他一面對她和葉氏表現得孝順尊重,一面不動聲色扶持別人對抗他們。裴元歌和李明昊的出現加快了皇帝除掉太后的歷程,兩者的鬥爭不再低調,反而日趨明朗。判斷局勢對己有利之時,太后舉兵逼宮。她以為謀逆有望成功,卻落入皇帝佈下的長長陷阱,給他一次清理葉氏最好的理由。希望所在的宇泓哲被斬、親近的兄長一家誅九族、族人被賣為奴或遭流放,葉氏可說全滅。皇帝以孝道為藉口留下太后一命,奪去她的權力,送她進冷宮,讓她品嚐辛苦維護的東西被毫不留情的鏟除的滋味。

      終於,終於,在景芫、永和與永德王府中人死去的三十年後,宇蔚琛替他們報了仇。

  講完過去,現在,可以探討他的兩項特質。

  本文開頭說過,宇蔚琛的立場給人超然的感覺,建立於對他人沒有感情的基礎上。他性子淡默,心地冷硬。為了廢掉皇后,可以假意寵愛趙婕妤,然後冷眼任由懷上身孕的她被毒死。為了對付葉氏,他自邊疆將裴諸城調回京,可一旦察覺他無法揣摩己意,又會果決的放棄他。宇泓墨和王美人的分離更證明宇蔚琛做事只考慮目的,不在乎旁人感受,更不會因此譴責自己。但是觀看原作,可以發現這樣一個近似沒血沒淚的男人,總是會被景芫、永和和永德王府給觸動。真的很奇妙。不曉得他是所愛的人皆因自己不察被害心生自責因此藉由不再愛人來處罰自己?或是痛失重要他人造成的打擊太大導致他不想再愛?亦或是當上皇帝後所見盡是阿諛者找不到值得再愛的人?又是否是在潛伏的三十年間心被磨得比鐵還硬連帶失去愛人的能力?我自己感覺是以上皆是。

  大致上,人和人之間是相互的。你怎麼對我,我也怎麼對你。宇蔚琛沒付出真心,自然不會得到真情。況且還有個皇帝的身份擺在那邊,別人看見他就先跪了,不巴結算計已屬難得,怎麼也想不到獻上真心。宇蔚琛隱約向裴元歌抱怨這點,也在她的提點下看開。本以為宇蔚琛會這樣孤高隔絕的過一生,所幸後來他發現裴元歌和景芫有關係,對她特別的好,兩人建立起類似父女的奇妙情感。對他這個某層面上孤立於眾人外的人來說,有個待自己真誠又體貼的晚輩在身邊,彼此關心照顧,多少彌補了早年痛失妻女和家的傷痛吧。

  至於定位問題,說起來稍微複雜。

  一般的小說,以嫡女無雙這部作品而言,在創造之初,即把男女主角列為正派角色。他們不是完全的無私或善良大方。他們會耍手段謀害人,但行事有底線、比反派角色多幾分道德,不亂找人麻煩。以男女主角為基準,和其交好之人多半可列為正派,與其敵對的角色則歸於反派,兩派界線鮮明。這個立場會換,不是不變的,卻少有好壞難定或超脫其上的存在。

  宇蔚琛微妙的地方在於他曾警告裴元歌小心太后,做事前會考量她的感受,後來竟誤信讒言試圖拆散男女主角這對可愛的小情侶,冷落宇泓墨、將裴元歌嫁給李明昊這個人渣,完全如了柳貴妃的意——害我那時看文氣到快吐血。好險宇蔚琛還算明理,給裴元歌辯駁的機會,指出自己的迷思。否則她的一生被李昊毀了的話,我一定恨死他。總之,即使宇蔚琛勇於認錯懂得改過、在看穿柳貴妃後調整認知、配合宇泓墨打壓宇泓燁、給他機會立功角逐太子,可惜他差點破壞男女主角一生幸福的印象太深,我忘不了。宇蔚琛這人一度由白轉黑,再由黑洗白,這樣算好人還是壞人?對於一個擁有灰色靈魂的角色來說,很難輕鬆地將他歸類到這邊或那邊。

  最後,我要用幾句話總結宇蔚琛的一生:

  早年家庭平凡溫暖、成年進宮痛失至親、中年隱忍等待契機、晚年媳婦承歡膝下。

  歡迎對這個角色有興趣的人點連結看文,品味宇蔚琛豐富精彩的一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ihan25 的頭像
yihan25

人生是一場美麗的幻覺

yihan2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