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柔嘉盤坐在大方桌前,持筆在紙上繪圖。調色瓷盤、筆架筆洗等用具隨意放置,一排畫好的紙擱在桌緣,寬敞的桌面略顯凌亂。

  完成作品,謝柔嘉收好筆,呼出一口氣。不可思議的事發生了,伴隨顏料漸乾,佈滿色塊和線條的紙張竟自行褪色,變回全白。這不尋常的現象絲毫未驚動謝柔嘉,她叫丫頭進門,指示她們將紙收好。

yihan2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